橙新聞

【來論】被消失的報紙 被嚇壞的讀者

【來論】被消失的報紙 被嚇壞的讀者

區議員是區內保長,居民的事就是區議員的事。資料圖片

文:施梓柵

有報道指出,杏花邨屋苑的業主委員會(住宅)突然取消了平日供居民免費取閱的報章,事緣杏花邨業主委員會(住宅),在未有告知所有業主的情況下,臨時在閉門會議增加取消在屋苑內擺放免費派發報章的議程,議決過程未經諮詢及投票,此舉造成該屋苑的部分居民不滿,居民指他們選閱報章的權利被剝奪。

部分屋苑的居民竟不知什麼時候被拍了「大頭大特寫」,被不明神秘勢力四處張貼在區內的石牆上,有刑事恐嚇之嫌,被「起底」的居民大感無奈,並報警求助,其實,區議員是可以介入提供協助或轉介的。

報道指出該屋苑業主委員會的其中一名委員,是被形容為公民黨樁腳的東區區議員黃宜,該報章更指出,有地區人士透露她「帶頭大叫亂港口號」、「在邨內公眾地方貼滿文宣」,並多次與支持反對派政客,包括曾公開支持在立法會拉布「攬炒」的郭榮鏗,並與公民黨鄭達鴻做聯合街站派傳單。另外,該名區議員竟在以公帑支付的區議員橫額上,為A報章作訂閱宣傳,涉嫌濫用公帑,並與區議員身份不符。

本來帶有政見是很正常的,但若區議員把政治帶進地區,卻未免以政治騎劫了民生。其實,業主委員會成員透過民主選舉晉身議會,成為區議員甚至立法會議員,本身也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只要不要公器私用,沒有濫權,並無不妥,但部分身兼業主委員會成員的區議員,又要兼顧區議會會議和地區事務委員會公務,又要為自己的正職而打拼,又要出席業主委員會會議和活動,真的還有時間去分身處理居民的個案或投訴嗎?

其實,所謂地區民生,並不只是喊喊口號,或為商品宣傳,也不是帶政客「遊區」,而是如果區內居民發生「被起底」、「被欺凌」事件,區議員有責任跟政府部門和區內大廈的管業處召開會議作出適當溝通,應該徹底處理區內的保安問題,以令區內居民可以安心地如常生活消費,區議員沒有特權去選擇地服務居民,更不能無影無縱。區議員是區內保長,居民的事,就是區議員的事;居民的擔憂,就是區議員的工作,居民若因區內水浸或被恐嚇等外來因素而生活在惶恐,區議員可以適當地跟進。

如果業主委員會成員本身是區議員,並以區議員身份、以區議員資源、在區議員告示板或橫額公開呼籲訂閱A報,卻以業主委員會成員身份,在業主委員會會議審議「取消在屋苑內擺放免費派發報章B報、C報、D報」的議程,是否存在潛在的角色或利害衝突?是否應該避席?

若同時身兼業主委員會的區議員,除了需要權衡服務居民的時間分配,更要避免雙重角色在某些議案的提出、動議、和議、審理、修改、投票的衝突,應該避席或作出利益披露,以避免瓜田李下和尷尬。

區議員若連服眾都未能做到,又憑什麼去服務民眾呢?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港區國安法」究竟動了誰的蛋糕?

隨著「港區國安法」草案主要內容公佈,中央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第二步加速推進。從全國兩會釋放出「兩步走」解決香港維護國安問題至今,「港區國安法」如同一面鏡鑒,僅...

2020-06-25 10:53

【來論】請教李國能法官:如何處理法官的雙重效忠問題

終審法院首任首席法官李國能就人大港區國安法草案發表聲明,認為由特首制定法官審理國安案件以及中央機構行使管轄權會損害香港司法獨立。我們可以理解李國能是善意的提醒,然而在沒有了解事實情況的時候就急於發...

2020-06-24 11:09

【來論】培正副校引政治入校園 公然挑戰教局豈能坐視?

有培正中學家長向傳媒表示,培正中學副校長鍾偉東有份參與反「港區國安法」聯署,擔心他將政治帶入校園。及後傳媒發現,除了鍾偉東外,還有該校歷史科老師及二十多名中一、二生聯署,傳媒致電鍾偉東追問,他辯稱...

2020-06-24 10:2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