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大狀界的黃色經濟圈

【來論】大狀界的黃色經濟圈
外界質疑法律援助署對外聘大律師處理案件方面有欠公允。圖 :星島

文:龔靜儀

修例風波引起的一連串暴亂事件,隨著警方調查工作相繼完成,愈來愈多相關的個案被轉介法庭審理。部分性質較嚴重的案件,也陸續地被安排了在區域法院甚至高等法院原訟庭進行審訊。近日,法律援助署被外界嚴重質疑,外聘大律師處理案件方面有欠公允。

昔日,有機會加入法援署的大律師名單必須有一定年資,及擁有相關處理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案件的執業經驗。另一方面,在現行機制下,被告有權挑選心儀的法援大律師打官司。近月情況是隨着大量反修例示威案件出現後,被告大多選擇相同政見的大律師,而法律援助署對黃絲被告之順應要求,最終令一些本身未能合乎資格的黃絲大狀,也得以順利地加入法律援助署名單。

法律援助署容許未合乎資格的大律師去代表反修例案件的黃絲被告,堪稱把關不力,莫視應有機制的規定。儘管被告有權要求指定律師,法律援助署也不應以所謂的「以受助人的利益為依歸」,便將多年以來沿用的機制親手打破。須知道法律援助署支付予代表律師的專業收費,全部來自公帑。

站在納稅人的角度,納稅人平日辛勤工作,準時交稅,現在被黑暴運動打破了飯碗或破壞了生意,還要用他們的血汗錢替黃絲「港獨」分子支付龐大的律師費,給予那班支持縱暴的黃絲大狀,這又是公平的嗎?更甚者,法律援助署現在公然地與暴徒、黃絲大狀裏應外合,容許本身未符合接辦法律援助處案件的黃絲大狀,去加入法律援助署名單。到底,法援署內部作相關決策的人士為何有這決定?

另一方面,對於個別大狀的能力,到底是作為內行的法律援助署,還是作為外行人士的黃絲被告認識得比較多?容許被告人去選擇代表律師,是真正的「以受助人的利益為依歸」,還是只是「以受助人的選擇為依歸」?要是被告人要求安排有相同政治理念,但能力欠奉的律師和大律師,法律援助署即使從善如流,又是否真正地保障到被告的利益?

多年以來,香港有很多司法覆核案件,申請人也是由法律援助署代表,這些申請人往往指定某個主要由黃絲大狀組成的政黨之成員去代表他們,這就是大狀界的「黃色經濟圈」之雛形。從修例風波初期開始,網上已流傳著不少黃絲大狀公然地在座談會上教導暴徒,在遊行示威現場走「法律罅」的教學片段。此舉難免令人聯想,黃絲大狀也和黃媒、黑記,及經常出現在暴動現場的所謂義務急救員、銀髮族、議員、家長車司機等,均是以不同方式去支援着暴徒。

隨著修例風波的被檢控人士數目愈來愈多,需要尋求法律援助的黃絲港獨被告數字也大幅攀升,對代表大律師的需求也愈來愈多。現在法律援助署竟然與這些黃絲分子裡應外合,連本身不符合成為法律援助代表大律師的黃絲大狀也納入名單。

要是這情況持續,大狀界的「黃色經濟圈」只會愈滾愈大,也替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黃絲「港獨子,打了一支極有效的強心針,令他們更加義無反顧地傾盡一切全力去分裂國家、顛覆中央政權、從事恐怖活動,及勾結外部勢力。不管最後審訊的結果如何,黃絲「港獨」分子在犯法的一刻,必然會深信可以用公帑聘用到他們心儀的大狀,免除了他們要自行籌集律師費去聘用心儀大狀之顧慮。

《港區國安法》宜規定所有收取公帑作為報酬的人士,包括法律援助署等政府部門的外聘大狀,也要簽署或宣誓效忠《基本法》,去杜絕黃絲大狀一方面賺政府的公帑,另一方面卻千方百計地去對黃絲「港獨」分子提供法律各式各樣支援,包括如何地以走盡「法律罅」的方式去「違法達義」。

作者為執業大律師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CK Li

編輯:DL

編輯推薦

盧永雄:大狀界鼓勵亂局無視法律 是拖延23條立法核心力量

大律師公會就「國安法」發表聲明,指全國人大無權訂立「香港國安法」。相信阿爺看完大律師公會的聲明,不但不會放緩立法,反而會加快立法。

2020-05-27 18:31

【陳凱文】大律師公會,你真搞笑!

似乎好多人都估不到,北京會索性不等港府重推廿三條,而係自己落手制定港區國安法,仲要設立駐港國安公署,所以決定出來之前,立即顯得不知所措,回應亦變得亂七八糟。以大律師公會為例,近日那些回應,根本係前...

2020-06-22 10:56

【講呢啲】大律師公會的傲慢與偏見

港區國安法草案日前公佈,該法案進入最為關鍵的立法階段。大律師公會卻不惜賠上專業聲譽,以傲慢與偏見的態度看待立法,該會副會長葉巧琦竟然說「特首指派法官聞所未聞」等讓人啼笑皆非的言論,不禁讓人遺憾,也...

2020-06-23 15: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