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鄧飛專欄】國家安全法的教育必須專業化

【鄧飛專欄】國家安全法的教育必須專業化

筆者認為特區政府未來應該成立專責的安全法教育規劃工作部門。(圖:星島)

文:鄧飛

雖然目前港區國家安全法(下面簡稱為「安全法」)的法律細節尚未出台,但在特區要推動國家安全法教育,則是沒有什麼異議的共識。畢竟執法是除患於已然,而推廣教育才是防患於未然。一個健康而穩定的社會局面,當然是防患於未然最好。另外,推廣安全法教育,本身也是有助於消除香港社會對安全法的不必要的疑慮心理,有利於有效落實該法和重建社會穩定。

筆者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對安全法教育的期望可以用一個詞來加以概括:專業化。只有專業化的安全法教育,才能真正準確無誤地推廣該法,才能真正有效地消除不必要的疑慮恐懼。那什麼叫做專業化呢?至少包括兩個方面:法律的專業化和教育的專業化。

先看法律專業化。無論怎麼說,安全法首先是一部法律,法學本身是一門非常專業的專業學科,從基礎概念到法學思維(legal reasoning),從法律條文到司法案例,不僅有大量有別於日常用語的專業術語,但同時又是直接規範日常生活的具體行為,是融合抽象學理和現實規範的學問。什麼行為是分裂國家?怎樣才算是顛覆?與外國機構正常接觸來往和接受外國政治組織干預的分野在哪裡?

常常在新聞中聽聞的執法機構、檢控和審判三者,有何不同分工?甚至經常提到的大陸法和普通法,對安全法的執法又有什麼影響?諸如此類,涉及非常專業的知識,絕對不可能把這些當成「常識」(common sense),然後在學校課堂或公眾教育中望文生義,隨意解讀。這既不專業,也不嚴肅。

過去香港教育改革中存在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錯誤理解「常識」的含義,硬是把許多涉及專業科學知識的教學內容,當成無需系統而有條理的學習,更美其名曰常識、通識云云。這不僅使得相關專業知識的學與教變得非常碎片化,而且培養出一種好像無需認真對待、無須系統學習的輕慢態度,最後變成不懂,卻自以為懂。其他學科知識倒也罷了,但如果連法學都這樣,尤其對基本法教育、安全法教育一樣保持這種態度的話,就連對合法與違法的邊界的理解都模糊了,那等於變相製造混亂,更加讓人無所措其手足。一言以蔽之,專業的法學必須專業教授,不能假所謂校本之名義,而行外行之教學。

再看教育專業化。法學畢竟是高等教育階段的專業,同時中小學基礎教育階段的老師也是少有在大學是學習法學的。因此,要在基礎教育階段有效地推動安全法教育,除了需要有法學專家予以指導之外,同時需要有教育專家尤其是課程專家參與其中,與法學專家共同合作,把安全法所涉及的專業法學知識、概念和理論等內容,轉化為適合基礎教育階段學生能夠理解掌握的課程內容和教學語言,保持法學之專業但內容深入淺出,這才有利於在學校進行真正適切的安全法教育。

因此,特區政府未來應該成立專責的安全法(甚至憲法和基本法)教育規劃工作部門,成員包括法律專業人士和教育專業工作者,共同研發安全法的課程、教材、教學法和各類教學資源,編制不同學習階段(也就相當於通俗講的不同年級)。學生應該掌握和能夠掌握的憲法基本法和安全法的學習素養(literacy),既不能在低年級講授過深的內容,也不能在高年級仍流於所謂的趣味問答。在這些課程框架的基礎上,再規劃所應具的教學時數、是否納入現有的八大學習領域,和相關的師資培訓等等後續工作。

這些才叫專業!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CW

編輯:DL

編輯推薦

【鄧飛專欄】欠缺情感關懷的中史教育

在香港到中國歷史教育,我們不能僅僅從傳授知識是否準確的角度來考慮,更要從情感教育的角度來促進中國歷史教育!中國歷史,不是如同外國歷史那樣,視之為一種與己無關的外在知識,而是應該從培養學生認識歷史,...

2020-05-01 18:34

【鄧飛專欄】凡事預則立:淺談香港國安法的實踐

當全國人大公佈將制定港版的國家安全法律,以堵塞存在於香港的國家安全漏洞時,令人振奮和鼓舞,對於打擊有外力干預而日漸恐怖主義化的黑暴之亂,香港終於有了有力的法律工具和依據。凡事預則立,把宏觀的人大立...

2020-05-25 16:02

【鄧飛專欄】誰不亂 誰就笑到最後

隨著防疫戰的全球蔓延,中國與美國之間的戰略競爭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一個可能真正比拼輸贏的階段。用最簡潔的語言來表達:在這個越發走向持久戰的防疫戰的過程中,誰爆發無可收拾的社會內部大動亂,誰就會輸,而...

2020-03-18 12:1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