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不能讓警隊負謗毀譽 不能讓岑敖暉肆意造謠

【來論】不能讓警隊負謗毀譽 不能讓岑敖暉肆意造謠

在這一年間警隊面對海量的造謠抹黑。資料圖片

文:卓偉

由去年6月至今的反修例暴亂,警隊一直處於風暴眼,在幕後勢力的發動下,對警隊進行各種捕風捉影的攻擊抹黑,標籤污蔑,以至人格謀殺,各種假消息、假新聞、假文宣鋪天蓋地而來,令警隊遭受前所未有的壓力,令警隊多年來建立的形象被肆意打擊。不過,監警會多月來對警隊進行的獨立調查,日前終於發表報告,以客觀事實澄清了種種虛假訊息,包括所謂「太子站打死人」事件,元朗721事件等,報告都詳述了事件經過,反駁了別有心者的謠言,還原了事實真相,也還了警隊一個公道。

當然,監警會的報告肯定令反對派人士暴跳如雷,因為報告並沒有配合他們的謊言,也沒有引用他們子虛烏有的消息人士說法,因而被指責為偏幫警隊。然而,為什麼監警會要偏袒警隊?監警會成員都是各行業的翹楚,有名望有地位,為什麼要偏幫警隊?而且,報告既有反駁外界的各種謠言,也有提到警隊在行動中的不足,包括對謠言回應太慢,有一些處理及應對不周全等,都有詳細提及,這樣一份內容翔實的報告不相信,難道相信《蘋果日報》或「連登討論區」?再者,反對派不服報告,大可以在內容上逐點反駁,但他們卻沒有,只是一味誅心之論,全盤否定,這說明他們也是理屈辭窮。

監警會報告還了警隊一個清白,但這只是第一步,在這一年間警隊面對海量的造謠抹黑,儘管警隊已經加強了網上的闢謠和宣傳,但各種造謠卻是禁之不斷,岑敖暉之流的反對派政客,更肆無忌憚、無日無之的網上散播各種誹謗言論。例如岑敖暉5月9日就在網媒「獨立媒體」撰文,竟聲稱墮樓的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是被警察所「殺」,煽動「香港人報仇」,更稱黑暴有槍有炸彈是「向着更高規格的裝備發展」。警方隨即去信狠批岑敖暉誣衊警隊,包庇暴徒、鼓吹暴力,警方對此表示極度憤慨,不排除採取進一步法律行動。

岑敖暉誣衊周梓樂被警察所「殺」,已經不是寫文章言論自由的範疇,而是公然的造謠及誹謗,是公然含血噴人,不但嚴重損害警隊聲譽,謀殺警員人格,更是對死者家屬的二次傷害,在他們傷口上灑鹽。岑敖暉言行之冷血,令人不齒。對於這些言論,警方不能只發警告信了事,更要有實質的法律追究行動,尤其是應該引用刑事誹謗罪控告岑敖暉。

根據現行法例,誹謗罪可分為民事及刑事兩種。一般而言,民事誹謗如被告敗訴,主要是賠錢及道歉。至於刑事誹謗則不同,被告如判罪便須入獄。《誹謗條例)(香港法例第21章)第5條就「發布明知虛假的永久形式誹謗」指出:「任何人惡意發布他明知屬虛假的誹謗名譽的永久形式誹謗,可處監禁2年以及被判繳付法院判處的罰款。」

過去香港有關誹謗的案件,主要是民事進行,至於刑事誹謗罪當局已有多年沒有作出過檢控,原因可能是入罪難度較大,或不想引起爭議等。但面對當前謠言誹謗不斷的環境,民事誹謗已經難以構成阻嚇力,一些無良傳媒、網上媒體以至網民,有恃無恐的散播各種誹謗假消息,就是看穿當局不會以誹謗罪控告,就算入罪也不過是登報道歉、賠錢了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令誹謗罪猶如無牙老虎,也令岑敖暉之流愈來愈囂張。

因此,現在警隊更應該立定決心,動真格以刑事誹謗罪控告,例如岑敖暉之流的誹謗言論,有大量的證據,人證物證俱在,警隊完全可以也應該由岑敖暉開始,通過法律渠道討回公道,也要向這些人明確表態,不要以為造謠誹謗不用承擔責任。在新加坡,政府對於攻擊抹黑造謠者,例必重錘出擊,將他們告上法庭,送入監獄,有人指新加坡政府做法太嚴苛,但問題是如果這些人犯罪事實確鑿,行為對社會有危害性,政府為什麼不能主動提告?政府自綁手腳,任由一些傳媒、一些卑劣之徒不斷造謠,這不是大度而是愚蠢。

這一年來假新聞的危害已經路人皆見,政府、警隊、建制派被大量假新聞重創,在區議會選舉期間甚至出現海量的造假文宣攻擊建制派參選人,這些現象難道可以接受?暴亂大台利用假新聞煽動大批青年小童出來做炮灰,推他們送頭,任由這些人不斷造謠誹謗,未來將會有更多青年被害,這是社會可以接受。打擊誹謗,不能靠良心,既然甘心為黑暴大台效勞者,還有何良心可言?遏止誹謗靠的是法律,靠的是重罰,警隊應該放開心理包袱,以刑事誹謗控告岑敖暉等人,特區政府也應檢討現時的誹謗法例是否入罪太難,必要時作出修訂,這並非針對言論自由,而是不能讓香港成為誹謗之都,更不能讓奮勇作戰守護香港的警隊長期負謗毀譽。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填補國家安全性漏洞 香港需危中求機

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而推遲的全國兩會大幕開啟,涉港議題吸引各界關注。包括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在內的多位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日前表示,希望香港儘快完成國家安全立法。

2020-05-21 19:27

【來論】多元了解「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一部分」

近日,世界歷史科文憑課程公開考試考題發生的開題,引起各界人士關心香港歷史教育。早前,已有中國歷史教科書表述鴉片戰爭與英人販賣鴉片的問題,歷史博物館導賞員講解香港史的內容,香港的中國歷史教育的教材、...

2020-05-19 15:00

【來論】西裝革履的江湖……

「人,就是江湖!」筆者少年時讀畢《笑傲江湖》留下最深印象的一句話。這也是金庸先生對「江湖」的詮釋!

2020-05-19 10: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