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港青灣區上樓就能擁抱大灣區?

  「一國兩制」能否行穩致遠,與香港青年切身利益和發展前景息息相關。資料圖

文:王曦煜

日前,廣東省政協常委、新鴻基地產執董郭基煇在剛召開的廣東省政協會議上提交報告,建議實施為期3年的試驗計劃,將單程證來港人數由目前每日最多150,減少一半至75,相信此舉能“讓港青感到中央關懷”,緩和社會壓力,以及紓緩內地及香港摩擦。與此同時,其提議,內地大灣區九市為合資格的香港年輕人提供5000至1萬個公寓單位,讓港青感受在大灣區居住的方便。

按這位廣東省政協常委的思路,內地人不入港,港青灣區擁住房,香港的年輕人就能感受中央的關懷,緩和對內地的心態,進而擁抱大灣區了。拒絕輸入移民,因移民給香港社會帶來了矛盾和滋擾,應避免其入境成為麻煩源頭;大力優待港人灣區置業,因按郭先生的表述,“港青不願去大灣區”,那麼只有在置業上向其提供無法拒絕的優惠條件,才能吸引港青。

筆者在此想要強調的是,不論是對內地閉關拒人,還是優先向港青提供公寓,實際上仍是依循簡單粗暴的原則,企圖以“一手圍堵,一手派糖”的方式,來拆解一個牽連甚廣,無比複雜的局面和議題。而事實已一再證明,一刀切的政策圍堵,或單一的派糖引導,無法產生預期的正面效果。類似的解決問題思路,我們並不陌生,因為已有施行的先例。但其政策結果正如郭先生所言:“(當前)港青不願去大灣區”。在這一認知上,郭先生起碼是正確及到位的。

應該看到,作為香港四大地產商之一:新鴻基地產的第二代,郭先生提出的這樣政協建言,折射出香港的一部分巨賈階層,實際上缺乏對時局脈絡的思考和一國兩制的準確認知,思想上也較為局限。類似閉關拒移民的想法,實際仍是抱持著香港為“獨立王國”心態,嫌惡內地人,寄望“門關上,人走開,麻煩不再來”。但縱觀任何一個開放自由的經濟體或城市,都不會將閉關作為解決城市內部問題的出路,因為這等同,一、放棄了以其他內部政策引導和干預手法來優化城市勞動力結構,提升城市競爭力的機會;二、違背了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的頂層設計初衷,與“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促進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加強大灣區內城市互聯互通”有關設想,背道而馳。

況且,修例風波之後,香港的“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及社會經濟遭到重創,企業倒閉、減薪裁員浪潮已開始浮現,個人利益受到直接損害的無疑是青年人。而經濟下行影響社會深層次矛盾解決的空間和步調,只會進一步加重社會怨氣的積聚。在這樣的背景下,選擇在反修例風波中站到政府對立面的青年人,有多大機會因為大灣區能夠提供實習崗位和公寓,而選擇擁抱大灣區?與其將港青置於“本地冇得撈,無奈上灣區”的選擇境地,不如在一國兩制和粵港澳大灣區協同發展框架下,既讓一國兩制下香港利用獨有優勢,恢復發展活力,又讓粵港澳大灣區憑藉無可爭議的機遇優勢、制度優勢、行業發展優勢,成為港青由衷擁抱的新天地。加快兩地在制度革新和行業對接的力度與步伐,加快破除限制壁壘,提升人流、物流、資金流互聯互通水平,這些工作,相較提供實習崗位或公寓,來得更艱巨,施行週期也更長,但卻能從根本上為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產生深遠而正面的作用。

毫無疑問,一國兩制能否行穩致遠,與香港青年切身利益和發展前景,息息相關。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與香港的區議會選舉已然告訴我們:得青年者得天下。從這一角度出發,無論是一國兩制或粵港澳大灣區規劃,香港及社會各界,既要“向外開放,向外看”,同時也要多一些社會責任感和社會承擔,不要總是把問題往外推,要有向社會內部問題“循證問藥”的勇氣,也要有同舟共濟,齊心協力著手解決問題的魄力。這座城不是哪一家的城,畢竟當雪崩發生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