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律政司基於哪些公眾利益不檢控疑犯?

【來論】律政司基於哪些公眾利益不檢控疑犯?

律政司是基於多方面因素而作出檢控。資料圖

文:龔靜儀

2020年1月13日,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發表演講。在發表演說期間,戴啟思曾談及2019年的反《逃犯修訂條例》而引發的一連串的遊行示威事件,指有關的社會事件令人痛心,嚴重暴力行為與和平示威權利背道而馳。在數千名被捕的市民當中,包括學童及不少大學生,也有很多上班族及退休人士,他們當中部分有機會面對涉及漫長刑期的嚴重控罪。不過,「大致上,他們都有著良好品格(good character),代表著香港社會一大部分人」。戴啟思進一步提出,律政司基於公眾利益作出檢控決定是最為重要的,儘管個別人士或某類案件證據充足,也不一定要交由法庭審理!

正如戴啟思在演辭中強調,根據《基本法》第63條,律政司於刑事檢控方面,是「不受任何干涉」的。而根據律政司的《檢控守則》,檢控決定並不單單取決於警方是否有足夠證據令被告入罪,基於公眾利益作出檢控也至為重要,即使證據充分,個別人士或某類案件亦不一定需要交由法庭定奪。

事實上,律政司雖然在決定是否檢控疑犯時,是有一定程度上的酌情權,但這些酌情權不是胡亂地使用的!疑犯是否擁有良好的品格,會是考慮的原因之一,但不一定每一個擁有良好品格的人士,都會被獲得以檢控以外的其他方式處理案件。

實際上,如果一宗案件在調查完成後,是證據充分、鐵證如山及有達至定罪的合理機會的,但律政司卻選擇不予起訴,甚至無條件將疑犯放生,便難免予公眾人士一個私相授受及執法不公的感覺!1998年,廉政公署拘捕星島集團三名現任或前任行政人員,指控他們誇大其下報章發行量,串謀詐騙廣告客戶。當時集團主席胡仙被認定串謀,但當時的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最後以證據不足和公眾利益為理由,決定不檢控胡仙。2013年11月,當日有份參與是否被檢控胡仙的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在接受報章訪問時,曾透露在1998年,他是認為有足夠理據去起訴胡仙的,但他的決定最終被梁愛詩推翻。不管怎樣,當日律政司的最終決定不檢控胡仙,的確曾在整個香港社會掀起極大的風波及廣泛的討論!

在考慮一個人是否有良好的品格的時候,一般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各方面:

(1)沒有刑事定罪紀錄;

(2)擁有良好的教育背景;

(3)從事受人尊重的職業,例如身為專業人士;

(4)在事業上擁有成就;

(5)長期服務社會;

(6)樂善好施,經常參與、支持各類慈善活動;

(7)家庭成員是否也擁有良好的職業及教育背景。

在某些案件中,的而且確,要是一個人擁有良好的品格,及只是基於一時之錯,犯下了一些「輕微案件」,律政司可考慮對其格外開恩,以審訊以外的一些方式處理,例如批准這個被告「自簽守行為」,不用留有案底,也是合情合理!

不過,在近大半年暴亂事件中,涉及大很多嚴重傷人、嚴重刑事毀壞、縱火、管有各式各類攻擊性武器……如此一來,要是律政司過份寬鬆地對大部分暴徒予以放生,則只會發放出一個錯誤的訊息,令搞事的人誤以為犯法不需承擔法律後果,而變本加厲地做出更多傷天害理的違法行為,也間接鼓勵更多本來不敢出來以身試法的人士,去加入黑暴行列,更加肆無忌憚地去破壞整個香港社會。

另一方面,是不是真的要是涉及犯案人士的數目眾多,便要將他們放生、不予檢控,因為他們代表香港社會一大部分人?如果以這個方針去決定是否對違法人士檢控,只會釋放出一個錯誤的訊息,令違法者誤以為可以「人多蝦人少」,只要犯案人數夠多,便一定可以不用受到法律制裁。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維護法治,在於嚴謹的執法。單單為了維護違法人士「以犯法手段爭取自己的所謂權益」的自由,而踐踏了其他奉公守法人士過正常生活的自由,又豈是法治社會所能夠容忍及接受的?!

作者為執業大律師

責編:CK Li

編輯:WHon

編輯推薦

譴責有人縱火破壞沙田法院 大律師公會:最嚴厲侮蔑及挑戰法治

沙田法院大樓大閘外的花槽昨晚疑遭人縱火,現場冒出白煙,並遺下懷疑易燃液體鐵罐。香港大律師公會強烈譴責昨晚有人縱火破壞沙田法院。

2019-11-14 15:42

【火燒法院】大律師公會:嚴厲譴責對終院及高院縱火破壞行為

位於金鐘的高等法院及位於中環的終審法院,昨日懷疑被人縱火。大律師公會就昨晚縱火及破壞行為,予以最嚴厲譴責。

2019-12-09 14:19

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發聯合聲明 譴責高院大樓出現辱罵法官塗鴉

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發表聯合聲明,關注有報道指高等法院大樓昨日出現具名針對法官的辱罵性塗鴉,形容有關塗鴉令人髮指,應予以嚴正譴責。

2020-01-02 19:1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