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暴徒被泛民出賣?

【來論】暴徒被泛民出賣?
圖:資料圖

文:寒柏

暴徒大肆破壞中大後,離開校園,轉移陣地到理大犯案。可是,卻遇到警方的全面封鎖。暴徒以舖天蓋地的「氣油彈」反抗,多次縱火燒毀連接理大的行人橋。一時間,紅磡理大一帶火光處處,儼如戰場一樣。暴徒多次突圍而失敗,最終過千人被捕或投降。執筆之時,理大校園之內,就只剩下數十名暴徒還未肯投降而已。

新任警務處處長上場,警隊調整戰略,一改多個月以來的頹勢,似乎想把暴徒「一網打盡」。但除了警隊的部署有所改變之外,整件事情的始末,仍有不少令人難以明白之處。

首先,暴徒要佔領校園及堵塞主要道路,其實留守在中大比較理想。中大佔地很廣,總面積達134.4公頃,即大約有至少六個太古城(約21.5公頃)左右。校圈橫跨多個山頭,警方又不敢冒然闖進去,暴徒守在「二號橋」近處,其地勢更是易守難攻。而且,萬一暴徒要撤退,由於校園太大,有多處出路,要入黑後棄守及逃走,也肯定容易得多。為何暴徒要放棄中大而改佔理大呢?

坊間有傳言指,暴徒與中大學生會翻,加上校內無人「洗廁所」及「洗碗」,衛生環境惡劣,所以暴徒便轉移陣地了。

但想深一層,中大有多個書院,宿舍眾多,又有不少飯堂。一千幾百人留守,就算疏懶而不肯清潔,這個飯堂弄髒了,便可到另外一個廚房,何須急於「洗碗」?此外,每一幢宿舍都有多個廁所及浴室,校園內還有多幢教學樓,校園附近甚至乎有一間酒店;暴徒在校園內,也不致幾天就支持不住。至於暴徒與中大學生會鬧翻一說,更是無關宏旨。所謂「誰大誰惡誰正確」,校園內的所謂學生,亦不過是來自三山五嶽之輩,更不見得會聽學生會的話,暴徒又怎會受制於學生會?

其後,暴徒佔領理大校園,一樣會遇到相類近的問題。難道在理大留守,不用「洗碗」嗎?不用「洗廁所」嗎?不會有學生會指點江山嗎?但最大的分別就是,相比起中大來說,要包圍理大容易得多。暴徒要採取佔領的手段,又怎會棄守中大而選擇理大呢?

或許暴徒闖進理大,佔橋堵路之時,已打算修改戰略,例如是要把守的人輪流換班。理大在市區之內,暴徒要回家梳洗或運送物資或會更容易。當然,另外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完全沒有想過警方會改變戰略。但想深一層,反對派及暴徒作惡至今,不可能沒有「大台」,背後不缺才智高超之士,就算前線暴徒不知,難道連背後「大台」的「軍師」也不懂得當中的關鍵嗎?

暴徒棄守中大而佔領理大之理據並不算很充份,到底背後有沒有人教唆呢?觀乎《蘋果日報》老闆早在至少兩個星期前開始,已不只一次的撰文,要求暴徒暫時停火。反對派網紅及時評人也有相近似的建議。由此可見,反對派為了「區選」可順利進行,讓他們可「收割」選票,已悄悄的站在暴徒之「對立面」了。近日,暴徒的「武器庫」及「火藥庫」也被警方找了出來,肯定有人「篤灰」。此外,多名暴徒上庭,《蘋果日報》居然把法庭公告的暴徒名單也刊登了出來。

由此可見,直到「區選」之前,只要有人發起暴動,都會成為反對派的敵人。到底有沒有人建議暴徒棄守中大而佔領理大?另外,反對派與暴徒合流,手上的「黑材料」自然最多,他們又會為否「選票」而「篤灰」呢?如今,號稱「死也不割席」的泛民議員,有沒有人衝入理大校園救他們呢?

到底泛民是否已把暴徒出賣了?

作者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責編:CW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朱家健】雙料議員應該對地區更投入

區議會選舉前夕,很多候選人和義工團隊都盡最後努力拉票,原來,有部分區議會候選人同時是立法會議員,如果勝出,將身兼兩職。

2019-11-22 12:21

【來論】中央堅持挺港 力抗黑暴攬炒香港

不偏不巧,美國眾議院於香港2019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前的3天,迅速地通過參議院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後法案將會交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往後的發展,如果特朗普決定簽署,《法案》便會正式成為美國...

2019-11-21 17:23

【解局】《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究竟害了誰?

昨日,當《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會參議院通過的消息傳來後,中國外交部、國務院港澳辦、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等6個相關部門分別作出回應,提出強烈抗議。

2019-11-21 22:1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