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暴徒火燒裁判法院 香港法治瀕臨崩潰

【來論】暴徒火燒裁判法院  香港法治瀕臨崩潰

沙田法院門外火光熊熊。圖:星島

文:龔靜儀

2019年11月13日,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長入稟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要求禁止警方在沒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許下進入校園。高等法院法官陳嘉信在聽取雙方陳詞後,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同一天,於晚上約9時,沙田法院大樓大閘外的花槽遭人縱火,約兩米高的樹頂也冒出火光,法院門外火光熊熊。其後現場被發現懷疑易燃液體鐵罐。

距離沙田法院門外被縱火之前5天,於2019年11月8日,約晚上10時荃灣前裁判法院範圍內一顆大樹,被汽油彈擲中起火。這次事件,是自2019年6月反逃犯條例修例遊行示威集會活動中,首次針對司法機構的行動。據悉,事後有自稱是火魔法師的暴徒向傳媒承認責任。

這次導致火燒前荃灣裁判法院的導火線,是於2019年11月7日,署任總裁判官蘇惠德於處理一名15歲中學男生被搜出經改裝雨傘、行人仗,及雷射筆的案件時,在裁決前引用《裁判官條例》(香港法例第227章),將第1項控罪「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修訂為「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並裁定被告所有罪名成立,及質疑被告若真的是和平表達訴求,為何攜帶具有保護自己的全套裝備?於辯方求情後,主審裁判官將案件的判刑押後至2019年11月25日,並索取被告的勞教中心、更新中心、教導所及青少年罪犯評審委員會報告。被告還押懲教看管。

《裁判官條例》第27條賦予了主審裁判官於申訴、告發或傳票的欠妥之處進行修訂之權力。在法律公義之下,署任總裁判官在11月7日運用權力去修訂第1項控罪,完全是合情合理。

短短的前後6天,黑暴兩度因為對司法機構的裁決不滿,懷疑先後火燒前荃灣裁判法院及沙田法院。兩次的火燒法院事件,正發出了一個非常危險的訊息,黑暴是要告訴全香港社會,要是司法機構的裁決令他們不滿意,他們便會持續向法院報復。如此的縱火行為,正是在恐嚇司法機構的法官,要是作出不利於黑暴的判決,針對司法機構的暴力便會持續。至目前為止的兩次,是火燒法院外圍。往後會否是像他們破壞美心、優品360、中資銀行的手法一樣,強行打開關閉了的司法機構大門、入內大肆破壞,甚至將汽油彈擲入法院內燃燒?又或是當司法機構裁定某一位暴徒罪成的時候,其同黨會搶犯,並將汽油彈擲向主審法官?

近月,黑暴在香港社會的暴力及破壞不斷升級。暴徒兩度火燒法院,挑戰法治,令人感到是恐嚇法官不要再作出不利於他們的裁決,使大家擔心香港的法治岌岌可危!

香港國際機場及港鐵公司之前已經成功向法高等法院申請了臨時禁制令,禁止暴徒破壞機場和港鐵設施。實際上,暴徒是否有遵守這些禁制令?更令人諷刺的是,中大學生會竟然入稟法院,要求用禁制令來阻止警方進入校園執法!黑暴本身根本視法庭的禁制令如無物,卻期待如果他們成功向高等法院申請到臨時禁制令後,便能將警方拒諸中文大學的門外。在黑暴的心目中,根本沒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們本身甚至自恃高人一等,認為香港法律是不適用於他們的,因而在多個月來不停地挑戰及踐踏法律!在連登討論區,黑暴辱罵他們不滿意的法官的留言比比皆是,部分留言的內容更是關於如何向法院報復。

整個香港社會在多月的暴亂以來,已經來到了一個被黑暴玉石俱焚的境地。兩度火燒法院,各大討論區上對法院及法官辱罵及報復的言論,已經令香港的法治瀕臨崩潰!

要成功挽救香港社會,廣大市民需要一班無畏、無懼、不偏、不倚、不枉、不縱的優質司法機構法官,用有效率及公平的裁決,去維護香港的法律公義,將黑暴繩之於法,以適當的刑罰告訴他們犯法是要付出代價的。今天對暴徒的縱容,只會令他們誤以為違法達義是正確的,及繼續以暴力去傷害整個香港社會!

作者為執業大律師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靠「口水」無法止暴制亂

香港經歷數天的混亂局面,中文大學更烽煙四起,淪為真正的暴徒大學。暴徒們打算用「拳頭」爭取他們的所謂「民主」,更採取反人類的做法消滅異見者。儘管港府不願意承認,但香港已經被恐怖主義的籠罩。然而,港府...

2019-11-13 12:47

【朱家健】黑記假記騎劫記者會 禮崩樂壞

日前,警務處的兩個記者會,分別因冒充記者的人士和多名記者阻撓而被腰斬;一名持有失效CNN記者證的女子,被懷疑假冒記者在警務處記者會胡鬧,她的真正身份受到質疑,因為該女士與同日廣傳的一段色情片的女主角「...

2019-11-11 11:50

【吳桐山】暴力之下檢視香港的輿論失控

幾個月的暴力活動仍未完全平息,雖然法院頒下禁制令,禁止在網絡發佈煽動暴力的言論,但執法難度大。

2019-11-08 16:2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