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窮得只剩造謠煽恨 這場暴亂還能苟延多久?

【來論】窮得只剩造謠煽恨 這場暴亂還能苟延多久?
資料圖

文:卓偉

科大22歲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墮樓重傷,延至周五不治,對於一條年輕性命的傷逝,各界都感到惋惜和痛心,更加不希望見到類似的悲劇再次上演。然而,煽暴派卻沒有放過消費死者的機會,他們甚至在周同學未過身前,已經做好了大量的橫額、宣傳品,炒作悲劇,對警隊作出種種沒有證據的指控和抹黑。

他們等的彷彿就是周同學的死去,讓他們有了理由在這個周末發難,到各區發動暴亂,到處縱火打人,無目的破壞、襲擊警員,他們以所謂悼念為名,實際上就是借悲劇鬧事,大力煽動仇恨,將更多青年學生推上暴亂的前線,他們就是希望繼續製造悲劇。

反對派政客同樣在事件中醜態畢露,紛紛借悲劇抽水,為區選造勢,大吃「人血饅頭」,《蘋果日報》甚至有文章呼籲市民去投票以尋求真相云云,利用悲劇助選之意已是躍然紙上。縱暴派及反對派不斷製造仇恨、挑動仇恨,不過是為了政治利益,青年學生的安全完全不是他們考慮,否則,為什麼要不斷推動青年學生走上抗爭最前線,讓他們不是受傷就是前途盡毀,這是愛護青年嗎?煽暴派現在高喊所謂「血債血償」,但又是誰煽動當晚到將軍澳搞事,導致這宗悲劇發生?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這些煽暴派才是殺人兇手,這些人難道一點良知都沒有嗎?

由始至終,這是一場由仇恨和謠言煽動出來的風波,尤其在逃犯條例修訂已經完全撤回,政府可以回應的訴求都已經回應的當頭,這場風波已經沒有意義,接連不斷的暴亂,除了破壞,除了將大批青年學生「送頭」之外,根本是毫無意義,企圖以暴亂迫中央、迫特區政府就範的企圖,經過5個多月已證明此路不通,靠暴亂奪權更是天方夜譚,現在的暴亂除了自殘之外,完全沒有一點意義。但問題是既然沒有意義,煽暴派還在樂此不疲的挑動,罔顧青年學生安危?

原因很簡單,他們要將這場暴亂延續,不但要延續至區議會選舉,更要延至明年1月的台灣大選,將這場暴亂的政治效果發揮到最盡,所以必須讓這場已經出師無名的暴亂持續下去。所以唯有不斷製造仇恨,以造假造謠的方式不斷挑動仇恨。在政治運動中,仇恨是最容易挑動,也是最容易產生巨大力量。煽暴派及幕後大台為了煽仇添恨做了大量宣傳工作,太子站死人、新屋嶺輪姦、女學生被警殺,多荒謬的都有,煽暴派以至將每日所有的自殺案,都通通算到警隊身上,企圖三人成虎,不斷重覆警隊打死人的無稽謊言。

警員為什麼要打死人?為什麼太子靈堂祭祀的人無名無姓?為什麼連自殺女學生母親都出來澄清謠言還要死咬不放?這些問題煽暴派一律避而不答,一味重覆以謠言「洗腦」,他們不必強求廣大市民相信,只要部分激進青年學生深信不疑就可以,這樣就可以不斷為暴亂增添新兵員,以延續這場強弩之末的暴亂。

煽暴派的操作固然是連場悲劇的黑手,但同時,煽暴派不斷製造各種謠言,也說明這場暴亂已經窮得只剩下造謠煽恨,現在核心的暴徒抓的抓,走的走,已經潰不成軍,每星期的破壞搗亂,靠的是那些被煽動的青年學生,當中主要以大學生為主,所以近日暴亂的主戰場已經到了各大學學園,當然大學校長的退縮和怯懦,也助長了這些學生的氣焰。但當一個暴亂只能靠造謠和煽仇來維持,說明他們已經失去了主流民意支持,運動也變成了純粹的破壞和發洩,對社會民生破壞愈大,將令暴徒更加孤立,窮得只剩造謠煽恨,這場暴亂還能苟延多久?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Emma

編輯推薦

【來論】黎智英「覲見」佩洛西傳遞出什麼信息?

佩洛西及後在Twitter上載有關會面照片,並將香港近月衝突形容為「為香港的民主和法治進行非暴力抗爭」。黎智英事後更充當「傳話筒」,代佩洛西向亂港暴徒「傳話」,聲稱擔心香港暴力升級、希望非暴力抗爭云云。

2019-10-25 11:01

【時評】司法疑「厚美」而「薄中」 究竟這是誰家之天下

香港是法治之區,違法者不論出於任何原因都應該依法懲處,此案違法內容沒有爭辯,東區法院迅速結案並判處入獄,本來外界不應有太大爭議,但問題是法官對於噴污美領事館大門的罪行高度重視,迅速處理,但對於近兩...

2019-08-21 20:59

【吳桐山】暴力之下檢視香港的輿論失控

幾個月的暴力活動仍未完全平息,雖然法院頒下禁制令,禁止在網絡發佈煽動暴力的言論,但執法難度大。

2019-11-08 16:2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