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警惕「布林陷阱」

【來論】警惕「布林陷阱」

中國要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解決臺灣問題,在香港堅持「一國兩制」方針不動搖。圖:中新社

文:武原

「日不落帝國」的「布林陷阱」

設想這樣一種情形,敵對雙方爆發戰爭,一方面積達2800多萬平方公里,治下人口3.9億,擁有世界最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僅本土軍隊就多達40余萬,裝備先進,作戰經驗豐富;另一方,總人口僅44萬,全部男性青壯年也就8萬餘人,沒有正規軍隊,這兩者之間的戰爭,會是什麼結果?人類歷史上真發生過力量對比如此懸殊的戰爭嗎?

是的,這樣的戰爭不但發生了,而且還持續近3年時間,後者一度給予前者迎頭痛擊,使其損兵折將、三易主帥,前者在付出巨大代價後獲得慘勝,其持續300餘年的擴張之路至此逆轉,這就是世界歷史上並不那麼著名卻影響深遠的英布戰爭,我寧願稱之為「日不落帝國」的「布林陷阱」。

1899年,英國處在工業革命和大英帝國巔峰的維多利亞時代。這個僅有24萬平方公里的島國,竟然征服了地球四分之一的疆域,綜合國力穩居世界第一,是名副其實的「日不落帝國」。從一個蕞爾小邦成為「日不落帝國」,決不是輕輕鬆松、敲鑼打鼓實現的。英國在歷史上先後打敗當時最強大的西班牙,與海上馬車夫荷蘭進行了長達百年的戰爭,在七年戰爭和拿破崙統治期間兩次打敗歐洲大陸第一強國法國,在克裡米亞戰爭中擊敗俄羅斯,每一戰都是舉國實力的交鋒,每一次都以英國勝利告終。英國還通過大大小小的戰爭,征服了超過英國本土面積上百倍的殖民地,以堅船利炮打開中國等國家大門。此時的英國人自信滿滿,確信大英帝國代表著那一時代人類的最高文明,有能力打敗任何可能的敵人。就在這一年,英國與南非布林人建立的兩個小國——德蘭士瓦共和國和奧蘭治自由邦,因為黃金和鑽石資源問題發生利益衝突,布林人于當年10月對英宣戰,布林民兵向南部非洲英軍發起攻擊,英布戰爭正式爆發。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戰爭——德蘭士瓦共和國和奧蘭治自由邦這兩個國家總人口不過44萬,參戰的布林人8.8萬人,以區區8萬民兵對抗世界最強大的英國軍隊,看上去無異於以卵擊石。英國陸軍部也是信心十足,認為只需7.5萬名士兵,3-4個月即可結束戰爭。

可是,就是這兩個彈丸小國,讓大英帝國付出了慘痛代價。戰爭的曠日持久和損失之慘重,遠超所有人預期。英國在接連作戰不利後,三易主帥,不斷增兵,先後動用45萬軍隊,參戰英軍人數甚至超過了布林人的總人口數。維多利亞女王為這場戰爭焦慮不已,終於1901年1月病逝。據說她最後一句話就是詢問英布戰爭戰況的,「基切納勳爵(英布戰爭第三任英軍統帥)那裡有什麼消息?」英國空前絕後的輝煌時代,就這樣落下帷幕。最終,英國在付出22000多名官兵性命和2.5億英鎊軍費開支之後,於1902年5月與布林人簽訂和約,「體面」地結束了戰爭。日後成為英國首相的溫斯頓•邱吉爾,當時作為隨軍記者參戰,在被布林人俘虜後成功越獄,一時成為英國家喻戶曉的英雄,為日後踏入政壇打下了基礎,這大概是英國在英布戰爭中最重要的成果了。英國歷史學家克里斯多夫•哈威和科林•馬修指出,「布林戰爭極其昂貴,其耗費超過19世紀英國所有帝國主義行動費用之總和。它沒有摧毀布林人,但卻摧毀了格蘭斯頓的財政體系,提高的政府開支水準,此後再也降不下來。」英布戰爭雖以英國勝利告終,卻讓其陷入極為不利的境地,英國被迫開始全球範圍內的戰略收縮,將部分海外勢力範圍轉給加拿大、澳大利亞等白人自治領。布林戰爭還改變了歐洲列強對英國的看法,它們開始認為英國是一個不稱職的霸主,躍躍欲試挑戰其霸主地位。而且,由於德國對布林人的支持,導致英德關係顯著惡化,埋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種子。

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日不落帝國」,歷經無數大戰幾乎無往不勝,卻深陷兩個不起眼的彈丸小國,宣告英國持續300餘年的強盛國運達到頂點,帝國斜陽落幕,半個世紀後徹底淪為二流國家。歷史上,不少國家經歷了英國在布林類似的遭遇,在應對重大威脅和嚴峻挑戰時遊刃有餘,卻在一些不起眼、以為可以輕鬆應對的小地方、小問題上栽了大跟頭,這就是「布林陷阱」。

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複哀後人也

大英帝國之後,繼之而起的美國和蘇聯並雄世界,兩極格局持續40餘年。兩極格局的終結及當今世界格局的塑造,都可以看到「布林陷阱」的影子。

蘇聯經過二戰洗禮,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強國。20世紀70年代,蘇聯國土面積超過2200萬平方公里,占世界的六分之一,是世界面積最大的國家。人口接近3億,位居世界第三。經濟總量接近7000億美元,達到美國的60-70%。擁有300多萬常備兵力,預備役部隊超過2000萬,軍事實力與美國不分伯仲。在70年代巔峰時期,蘇聯一度在戰略態勢上壓倒美國,迫使其採取守勢,整個西歐都在蘇聯鋼鐵洪流面前瑟瑟發抖。就在蘇聯睥睨天下的時候,1979年9月,一直與蘇聯關係友好的阿富汗發生政變,新上臺的阿明政府為了鞏固統治,不顧蘇聯警告,實施「清党」,親蘇人士紛紛被免職或被殺,招致蘇聯統治集團不滿,蘇聯遂于當年12月入侵阿富汗,推翻阿明政權,處死阿明全家。時任蘇聯國防部長烏斯季諾夫信誓旦旦地保證,出兵是臨時性的,最多3-4個月便撤回。時任格魯吉亞共產黨第一書記、後任蘇聯外長的謝瓦爾德納澤,在蘇聯決定入侵阿富汗的蘇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吹捧,勃列日涅夫「對阿富汗採取的勇敢的、惟一正確的、惟一明智的步驟,受到了每一位蘇聯人的理解和擁護。」1980年6月,蘇共中央全會確認了這次政治局會議決議,「中央全會完全同意就全面援助阿富汗打退外來武裝進攻與干涉所採取的措施。」然而,阿富汗卻成了蘇聯「流血不止的傷口」,是蘇聯由盛轉衰的關節點。阿富汗戰爭歷時9年多,給阿、蘇兩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阿富汗有130多萬人喪生,500多萬人流亡國外;蘇聯先後有62萬軍人在阿富汗作戰,耗資450億盧布。1988年5月,蘇聯軍方公佈,在阿富汗戰爭中,蘇軍死亡12210人,傷35478人,失蹤311人。隨後,蘇聯被迫撤軍,至1989年2月撤退完畢。1989年12月,第二屆蘇聯人民代表大會宣佈,「1979年入侵阿富汗的決定是少數幾個人違背憲法作出的,應受到道義上和政治上的譴責。」阿富汗戰爭還讓蘇聯在國際上陷入孤立,不得不改變其全球擴張戰略;在國內直接助長反對勢力壯大,為和平演變、蘇聯解體埋下禍根。蘇軍撤出不到1個月,阿富汗便陷入內戰;兩年後,蘇聯覆亡。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屹立不倒的紅色帝國,卻栽在了不起眼的阿富汗。

蘇聯解體後,美國成為唯一超級大國。美國學者福山提出「歷史終結論」,歡呼「世界正處於民主政治看似不可阻擋的勝利前進中」。但美國人並沒能高興太長時間,福山本人2017年3月在接受專訪時也表示,「歷史的終結推遲了」。究其原因,美國發動的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影響至深。2001年10月7日,因為「9·11」事件,美國以打擊恐怖主義為由對阿富汗動武,並很快推翻塔利班政權。18年來,3萬多阿富汗平民死于戰火,流離失所者不計其數。美軍陣亡近2300人,受傷2萬餘人,戰爭直接耗資超過9000億美元。但是,今天的阿富汗,仍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國土和人口處於塔利班控制之下,且近年來有進一步失控的趨勢。美國皮尤公司民調顯示,49%的美國人認為戰爭沒有達到目標,而2015年的一項類似調查顯示,56%的美國人認為阿富汗戰爭「基本失敗」。在阿富汗戰爭還遠未結束的時候,美國又於2003年3月開始對伊拉克實施軍事打擊,理由是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世界和平與安全構成嚴重威脅。伊拉克戰爭同樣曠日持久,導致美國4491名軍人死亡,47000多人傷殘,美國政府直接戰爭開支達8450億美元。如果說阿富汗戰爭是因為本·拉登發動「9·11」恐怖襲擊,美國出兵還具有道義上的正當性,發動伊拉克戰爭就是以「莫須有」的罪名,所謂伊拉克拒絕交出生化武器只是一個藉口——直到現在,美國也沒有拿出證明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有力證據。美軍依靠絕對的技術優勢,在兩場戰爭中很快取得壓倒性勝利,其後卻同樣陷入泥潭。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估計,美國在中東打的兩場戰爭,直接軍費達到2萬億美元,間接支出為3萬億美元至5萬億美元。2000-2010年,美國軍費開支占世界軍費開支總額的比重都在40%以上,2005年甚至達到48%的峰值。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在中東地區的軍事行動,絕對是我們犯下的最大錯誤。不僅消耗了大量的財力還有時間,我們的約一萬名士兵也都丟掉了性命。」雖然現在說美國衰落為時過早,但美國在巔峰時期發動的一系列戰爭,確實在很大程度上加速了單極世界走向多元化的歷史進程。可以說,美國在阿富汗、伊拉克也在某種程度上陷入了「布林陷阱」。

警惕中國落入「布林陷阱」

經過新中國70年特別是改革開放40餘年的快速發展,中國走上了一條民族復興之路。當美國陷入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泥潭的時候,中國加速發展,迎來了「黃金十年」,迅速成長為與美國同一量級的世界性大國。

201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突破90萬億元,經濟規模穩居世界第二位元,是世界製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外匯儲備第一大國、第二大外資流入國。當前,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換為中高速增長,但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中國的增速仍位列第一,對世界經濟增長年均貢獻率穩居世界第一。中國研發經費投入持續快速增長,2018年達19657億元,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研發經費投入國。到2018年,中國發明專利申請量已連續8年居世界首位,國際專利申請量居第二位。在代表經濟發展未來的獨角獸企業中,2013年至2018年全球出現的313家獨角獸企業,中國占88家,穩居第二位。今天的中國,已經逐步甩開其他國家,成為僅有的與美國處於同一量級的大國,正在「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臺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前所未有地具有實現這個目標的能力和信心」。一些評論認為,當今「世界格局已經提前進入中美G2時代」。只要沿著目前的軌跡走下去,不發生顛覆性轉折和變革,就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中國崛起。

隨著中國日益強大,特別是綜合實力全面逼近已經主導世界大半個世紀的美國,中國不可避免地成為防範和打壓的對象。而且,中國的崛起不同於以前的德國、蘇聯等國,這些國家畢竟來自歐美內部,而中國是自工業革命以來唯一對歐美國家主導的國際體系構成重大挑戰的域外國家,這對美國乃至整個西方世界,都帶來巨大震撼。現今的中國,即便是想繼續埋頭發展不引起別國注意,也已然是不可能了。美國知名政治學者米爾斯海默2013年就斷言,美國不會對中國發展做出任何限制是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會相信的鬼話,「美國對競爭對手毫不留情,美國會花大氣力限制中國的實力增長」。特朗普政府上臺以來,防範和壓制中國崛起,成為這一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鮮明特點,且這有成為美國社會共識的趨勢。美國單方面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挑起貿易摩擦,打壓中國高新技術發展,是美國日益嚴重的對華警戒防範的集中體現,已構成對中國發展的嚴峻挑戰。對於這類重大問題和重大挑戰,當然應予以高度重視,但卻不必過於擔心,相信中國有足夠的理智和方法應對,不會構成方向性、顛覆性的改變。而且,適度的外部壓力,還能增強內部凝聚力,防止盲目樂觀。較之這些重大挑戰,更要提防的,是在大好發展形勢下,喪失應有的警惕和審慎,以致在大挑戰、大考驗面前應對自如,卻在小地方、小問題上引發連鎖反應、蝴蝶效應,落入「布林陷阱」,從根本上逆轉中國國運。

經過40餘年人類歷史最大規模的高速增長,整整兩代中國人已經習慣于經濟快速增長,認為高增長對中國來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國家的進步,讓國人自信心大幅上升,也導致一些盲目樂觀、妄自尊大的情緒有所滋長。近代以來中國的悲慘遭遇,還讓一些國人急於揚眉吐氣,有的迫不及待地想嘗一嘗「當帝國主義的滋味」。當前,中國正處在將強未強、爬坡過坎的關鍵時期,一方面,國內矛盾持續處於易發多發階段,且多種矛盾交織、國內矛盾易受國際因素影響,平息化解難度增大。近年來,臺灣問題、香港問題突顯,由於對兩地離心傾向的擔憂和對內地力量優勢的自信,一些呼籲「一勞永逸」解決的聲音有所增強,對此應當有足夠的冷靜和戰略定力,在做好最壞打算的基礎上,仍然要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解決臺灣問題,在香港堅持「一國兩制」方針不動搖。另一方面,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警戒防範、摩擦壓制在短期內不會降溫,在某些時候、某些問題上還可能升溫甚至尖銳化,比如,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領土爭端、海外利益保護、朝鮮問題等,是進是退,是戰是和,如何拿捏尺度,善加運籌帷幄,無不對政治智慧和管控能力帶來重大考驗,必須有理有力有節地加以應對,防止在小地方、小問題上栽大跟頭,甚至將中國拖入「布林陷阱」。

世界大勢,興衰無常,殷鑒不遠,國無例外,惟願吾國始終謙謹戒懼,量力而行,珍惜來之不易的百年不遇大好國運,沿著大道早日實現由崛起到復興的歷史性跨越。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反對派不僅是阻止宣佈施政報告 更是阻止民生改善

2019年10月16日,反對派議員運用非常危險的暴力手段,阻礙行政長官宣讀施政報告。施政報告的內容並非關於任何政治立場或政治訴求,而是牽涉經濟、社會、民生的一份極重要的文件,而且更與未來一年甚至數年的市民...

2019-10-16 15:28

【朱家健】民陣遊行可被視為選舉廣告

食髓知味!民陣擬在10月20日又申請的舉辦遊行,過去數個月,遊行彷彿成了週末嘉年華,遊行途經之路線,部分地鐵站停用,其他市民須繞道而行。香港基本法保障表達市民意見和集會自由的權利,但部分集會濫用宗教名...

2019-10-16 15:34

【梁文聞】刺殺一警 可救十人?!

周日,某一網上群組出現一個令人心寒的發帖,聲稱「今日刺殺一個魔警,明天可救回十個陳彥霖!」,又表示「香港首位魔警刺客誕生!刺殺魔警,將持續在港上演」……同日在觀塘,有警員在觀塘執法,在港鐵站附近撤...

2019-10-16 10:4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