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吳桐山】令人哭笑不得的香港記者問題

【吳桐山】令人哭笑不得的香港記者問題

警方記者會上記者提問。圖:AP

文:吳桐山

香港暴力風波已經持續百多日,而且以現時的情勢發展,看不到結束的趨勢。因為示威者的訴求既然得不到滿足,政府當局也沒有能力讓他們付出有阻嚇力的代價,為什麼要結束呢?我沒有答案,所以我覺得邏輯上不可能結束。

香港當前最大的問題不是暴力,而是真相的兩極、黑白的淪陷。最近大家可能都經常看到警方的記者會,我也做過媒體,跑過港聞,與這些記者一樣去PC,香港記者的問題好多時令我困惑。他們的問題有兩大特點。

第一,他們總是關心一些很細節的地方,而忽略受眾關心的大趨勢。例如10月1日警方開槍打傷一名攻擊警員的暴徒之後,大部分香港記者都針對開槍的細節發問,他們的問題細節到無法回答的程度。例如:警員開槍的時候為什麼要瞄準那個位置,而不瞄準其他位置,當時警員的考慮是什麼,是不是想殺死他還是打傷他。諸如此類。

說句良心話,警察受襲作出還擊,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由暴徒的鐵枝打下來到開槍,也就零點幾秒的反應時間,誰會想到這些問題?你試過打架嗎?你打架的時候,出的每一拳、每一腳,都是出於什麼動機?是想打死還是打傷?為什麼打這邊不打那邊?為什麼出左腳不出右腳?你回答得出來嗎?你打架的時候根本不可能想這些東西,更多的是自然反應。你以為這是動畫片嗎?足球小將起腳射門的那一刻,那零點幾秒,還可以插入兩集,描述球員在那零點幾秒之間想了從他童年到長大的種種事情?那是動畫片!你為什麼不問一下,警員開槍的那一刻,有沒有想到香港的命運、國家的大局、社會主義價值觀,乃至太陽系和宇宙的生成呢?這些問題是極度無稽的。

第二,就是邏輯犯駁。例如記者多次問到:為何警方在民居附近釋放催淚彈?還有一個記者的原話是這樣問的:「你們警方說黑衣人在民居放火危害民居,難道你們警方在民居附近放催淚彈就不危害嗎?」

真的很無語。任何事都有因果、先後,暴徒施暴是因、警方驅散是果,警方的行動是對暴徒行動的回應,是被動的。如果可以這樣問,那消防員就沒法工作了,「你們消防員說,大火會把房子裡的財物燒毀,難道你們噴水就不會把裡面的財物浸爛嗎?」醫生也沒法工作了,「你們醫生說疾病會讓我痛苦,但你們打針、做手術,也痛苦啊。」這是三歲小孩的邏輯,三歲小孩一般都寧願忍受病痛而不去打針,因為三歲小孩還認識不到,打針只是痛一時,但疾病會一直持續甚至惡化,導致更嚴重的後果。拜託香港記者不要總問三歲的問題了,問個五歲的行不行?

香港亂局持續這麼久,我相信廣大市民最關心的,應該是亂局可以如何收科?特區政府、警方有何辦法?如此下去香港經濟、市民生活會如何?但是這些貼身,對市民大眾有實質影響的問題,香港記者幾乎從來不問。我不是說細節不重要,包括那名中學生在內,任何人受傷都是令人痛心的,但認識事實既要微觀也要宏觀。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吳桐山】武力是止暴制亂底牌

經過了幾個月的社會動蕩,民間要求止暴制亂的呼聲愈來愈大。與此同時,也愈來愈多人多特區政府的手段和能力表示失望。在剛剛過去的週六日,黑衣人的暴力繼續升級,社會上出現愈來愈多兩派互相打鬥、街頭浴血的情...

2019-09-26 11:33

【吳桐山】防守能力為零 敗事可有餘

過去一個星期日,暴力繼續席捲整個港島北,更出現不少民間打鬥,情況令人憂慮。不過我留意到,有人發現黑衣人的數量有所減少,還沾沾自喜,覺得看到出路了。我認為這種想法非常天真幼稚。

2019-09-19 09:45

【吳桐山】美台亂港 各取所需

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在7月底的時候曾表示,今次香港反修例爭議提升之快速、規模之龐大,組織看似鬆散卻非常精密,與過往的群眾運動明顯不同,故有理由相信這次風暴有幕後推手,或是外部勢力介入,「種種...

2019-09-12 10:4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