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講呢啲】回應林行止:沒錯,是牛頭對馬嘴

【講呢啲】回應林行止:沒錯,是牛頭對馬嘴
圖:資料圖

文:陳小偉

友人昨日傳來林行止前輩的文章,方才知林先生在專欄點名我這位「未具名」的「網媒評論員」,回應為何在一篇【講呢啲】這就是「香江第一健筆」的水平?的文章中「批評」林先生在《經濟衰退香港受累 摧毀公物促進增長》的觀點是「陰險」。

正如林先生所言,他未讀文章全文,只挑兩句話自然不會理解筆者的觀點,因此,如果林先生讀完全文,或許也可以理解筆者的意思。但既然前輩要筆者解釋,作為晚輩也應該好好解釋一番。

當看到林先生《經濟衰退香港受累 摧毀公物促進增長》一文,對文章中的觀點不敢苟同,故才提筆評論。又認為該文用片面的說辭(至少我這麼認為),不禁讓人覺得文章表面講經濟大道理,實則是在為激進示威者開脫,因此才會不知天高地厚的批評林先生。

一言概之,筆者的拙文觀點是認為林行止先生用經濟學的理論為激進示威者打砸破壞的行為合理化。筆者認同林行止先生所說的香港經濟發展下行是因為客觀上環球經濟步入了下行的軌道,香港作為外向型經濟體,無法獨善其身。然而,客觀事實也是,連月的示威活動令香港的經濟雪上加霜,相信正常人都不會否定這個觀點,其實林先生每天翻一翻《信報》的報紙都可以看到類似的新聞、觀點或者數據。

只不過,如旅遊人數的下跌,林先生在《經濟衰退香港受累 摧毀公物促進增長》一文的看法是:「警察無差別毆打路人,迄今已先後有四十多國政府勸人民別來香港,是來港遊客人數驟降的主因」,又說,「單純從經濟效益看,在本港的特殊條件下,少數勇武抗爭者的『大肆破壞』,不但不會傷害反而可令香港經濟受惠。」,之後便用財政盈餘投資刺激經濟等經濟學理論來支撐自己的觀點。

通讀林先生的評論全文,試問這不就是為激進示威者打砸破壞的行為合理化嗎?這也是為何筆者會忍不住斗膽批評林先生的原因。而之所以說林先生觀點偏頗,先不說他用「黑警」來形容警察,從他單純把「警察無差別毆打路人」作為遊客人數下降的主要原因,恐怕並不合適,儘管評論員文章自由發表觀點,然而作為有影響力的時評員也應當客觀才是。

事實上,批評林先生觀點的不只是筆者,真正引起林先生關注的是《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林先生隨後在《破窗兩謬論牛頭搭馬嘴》批評了《人民日報》的文章,順帶讓筆者回應。

筆者很讚同林先生的標題中,「牛頭搭馬嘴」這幾個字。事實上,無論是《人民日報》的文章,還是筆者的文章,其實都不是想和林先生針對經濟學知識辯論,誰都知道與林行止辯論經濟理論那是不自量力。

只是林先生在《破窗兩謬論 牛頭搭馬嘴》一文又再次列出一堆經濟學原理,以此來申辯他在《經濟衰退香港受累 摧毀公物促進增長》的觀點。這真的就是「牛頭搭馬嘴」,因為林先生真的不知道別人在「批評」他什麼,以為別人在和他探討經濟學(也可能知道,假裝不知道)。

最後,筆者也有新的疑惑。林先生在《破窗兩謬論 牛頭搭馬嘴》一文開頭引用「網絡上的介紹」說作為「官媒」的《人民日報》其功能之一是監督個人言論(對內地尚算熟悉的我也是第一次聽說),然後得出自己的言論被監督,又說:「對於生活在言論開放地區如香港的筆者來說,言論受如此這般的監察,是難以接受的」。

筆者也想請教作為資深時評員的林先生,「官媒」也是媒體(即便看來您有偏見),難道媒體上有一篇評論文章有反駁林先生的觀點,就因為這樣,就是言論被監督?那是不是意味著,媒體和其他評論員就應該不能反駁林先生的觀點,這樣才會讓林先生不被「監督」?

責編:CW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講呢啲】這就是「香江第一健筆」的水平?

《信報》的林行止前輩被行內稱為「香江第一健筆」。

2019-09-12 10:20

【講呢啲】比起為香港祈福,李嘉誠做這件事會更實際

民建聯今日在《東方日報》頭版刊登了全版廣告,強烈要求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大量興建公營房屋,爭取3年上樓。

2019-09-11 10:58

【講呢啲】同誠哥探討下成語「網開一面」

李嘉誠的說法隨即引來爭議。對於那些在街頭無法無天,到處破壞的激進示威者來說,他們認為李嘉誠站在他們的背後。相反,李嘉誠的話也引起建制陣營支持者的強烈不滿,被認為是在縱容暴力,置法治於何地?

2019-09-10 19:5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