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近距離的干擾

【來論】近距離的干擾

很多身份不明、自稱記者人士在暴亂現場穿梭,阻礙警方。圖:星島

文:懿德

留意到記者協會發出了一個公開聲明,指出警方「向記者施襲踐踏新聞自由」、「近距離向記者施放胡椒噴劑及發射催淚彈,表示極度憤慨」、「再次向行政長官及警務處長提出嚴正交涉」。本來若聲明公道公正,正氣凜然,但若持雙重標準,則可圈可點。

首先,過去三個月香港各區發生了在多場衝突,很多身份不明、自稱記者人士在暴亂現場穿梭,更在警察防線最前面擾攘,某報曾拍到某公開身份是記者的洋人,為暴徒通風報信提供逃走路線,新聞直播也拍攝到穿上記者背心的人士多次阻擋警員的拘捕行動,而有警員也明言質疑「記者」的目的,警員也提出若站在前線是具危險性的。這近距離的干擾警員執法,怎麼倒過來惡人先告狀,誣陷警員近距離向記者施襲,根本是一派胡言,牛頭不對馬嘴。

另一疑問,究竟記者是做報導新聞?還是編導故事?記者應為新聞的主角?還是不應在新聞持有任何角色?我們要記得,暴亂現場是犯罪現場,並不是戰場;暴亂是犯罪行為,並不是民間內戰!暴徒的身份是罪犯,並不是義士或戰俘!這些記者的身份,只是新聞的紀錄者,這數場暴亂從來不存在戰地記者!即使是開戰雙方的戰爭中,子彈橫飛,記者只會躲在戰場大後方或高處,偷偷地拍攝珍貴的鏡頭,或搖控無人機拍攝,怎會以血肉之軀在「交戰區」以身犯險?記者也沒有特權,新聞自由從不是執法的擋箭牌,在正義面前哪有借新聞自由護短之理?記者的「第四權」怎可以駕馭市民安全和法治秩序?在平民百姓眼中,部分不知所謂的假記者,更是煽風點火的罪魁禍首。

要譴責的話,警方絕不應該是譴責對象,相反,警方應是表揚和稱讚對象!要譴責的話,為何譴責對象不是目無法紀的暴徒?要譴責的話,更加要有一套客觀的標準,一視同仁,先譴責圍堵《中評社》女記者的滋事者及扮演「和事佬」的那囂張拔滬港台記者;繼而譴責在香港國際機場非法禁錮、襲擊和洗劫《環球時報》記者的眾暴徒;再譴責在記者會上滋擾廣東台女記者的行家;還要譴責刑毀塗鴉《大公報》招牌的黑衣蒙面暴徒,他們不正是記協口中的「踐踏新聞自由」嗎?市民就暴徒針對這些記者的滋擾和襲擊,也「表示非常憤慨」,也要向「暴徒大台」「提出嚴正交涉」。

若把譴責作為政治工具,沒有客觀標準可言,只是言語暴力的延伸,這類偏頗和只針對守法方的譴責,與暴徒手中亂投的磚頭又有何分別?若一個平台,只有選擇性的譴責,沒有公允的聲明,則只把譴責作為「紙上武器」,針對地向不同立場的人和事「開炮」,算是什麼「嚴正」,又有什麼公信力可言?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選擇性的鏡頭 選擇性的譴責

一幅經典相片在廣傳,怎樣經典?警察的槍口在瞄向暴亂現場方向,然而,卻有逾四十名的中外本地記者的鏡頭對著該名執法的警員,問題來了,為何記者的鏡頭不應該是對著暴亂現場,拍攝狂徒的違法行為嗎?為何會反過...

2019-09-02 10:14

【來論】記協污衊警察 誓將香港推向深淵

近日,一幅大批記者拍攝一名警察而非暴徒的圖片,在網上廣為流傳,因為這進一步證實了香港媒體的沉淪絕非一句空話。對於香港近月的動亂,本應作為事件記錄者的媒體,其中不少卻成為了事件的參與者,淪為暴徒的幫...

2019-08-27 11:39

【講呢啲】記協究竟代表誰,可以代表誰?

將同行進行劃分,打擊一部分人,討好另一部分人,不禁讓人想問到底是誰在製造對立?而記協究竟代表誰,可以代表誰?

2018-07-31 12:0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