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須嚴懲假記者真暴徒

【來論】須嚴懲假記者真暴徒

警方日前查封「國難五金」檢大量懷疑假記者證。資料圖片

文:施梓柵

網上組群流傳多張假記者的圖片,其中一張圖片顯示警方起獲至少九張假記者證;另一張圖片則為三名喬裝記者的暴徒把未有移去相機鏡頭蓋的情況下,竟然可以進行「拍攝採訪」;另一張則為多名暴徒在鬧事後在地鐵站內換衣服「變身」記者;當然,新聞直播也有拍攝到多名疑似外國特務的「假記者」在阻礙警員執法和在場指揮暴徒;甚至傳出,有「假記者」向被捕人士查得姓名後,同黨便會較警員早一步到被捕人士的家裡,對犯案證據和犯罪所得進行毀屍滅跡,「假記者」或「黑記」此舉既是暴徒的共犯,也是妨礙司法公正。

真暴徒充當假記者,在暴亂現場擾亂警方視線、掩護暴徒撤退或重組陣勢、作哨兵通風報訊、質問警員阻差辦公、阻礙拘捕和影響執法警員情緒,甚至《無線電視》曾有拍到一幕「黑記」毆打跌在地上的執勤警員。原來,一張記者證和一件記者背心,成本低,不難弄到,什麼不知名網站、一人網媒、討論區版主、獨立供稿人、投稿人、自由攝影師、外判記者、民間記者、傳媒學生、校園電台記者、甚至乎報館非編採人員也可以「記者」身份,這些「記者」身份的兒戲,令筆者想到小學時數名同學便在兩張A3紙上「出版」了「報紙」的玩泥沙玩意。

立法會秘書處也對發出官方記者證有一定的把關,長遠特區政府也應釐定怎樣才能定義網媒、轉載新聞是否屬營運網媒、「網站」「網媒」和「討論區」的分別,兼職記者是否符合「記者」資格、是否需要以「記者」收入作為主要生計來源才能稱為符合「記者」身份、「網媒」的每月或每週需要作出多少篇原創新聞報導而非轉載才能定義為「網媒」,筆者建議記者應有一個官方的認證制度,記者的基本資料和相片須由任職傳媒機構交給警務處傳媒聯絡處,再在政府新聞處登記備案,既可保障記者權益,提升專業形象,也能追究違規和操守問題的記者,並杜絕假記者鬧事或在商界混水摸魚。

現時,其中一個作為記者工會的組織記協,雖然有協助發記者證,但標準不明確,始終記協屬民間組織,不能代表全數記者,公信力更是見仁見智,記者的定義更參差,非官方部門發出的記者證始終難登大雅之堂,記者倒不如拿著傳媒公司發出的職員證或名片,對受訪對象或更可靠和保障,在採訪時更能辨認記者身份及真偽。公眾要明白,坊間很多「假記者」,包括去敲商界的門假裝可安排做專訪,但其實是要在不明刊物買廣告版位;暴亂中也有多名「假記者」參與不同程度的違法暴力行為,或充當前線暴徒的哨兵和支援。筆者認為,若揭發真記者或假記者有參與犯罪行為,在充分證據下,須把他們送官究治勿縱容,工會也不能包庇涉暴行的記者。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吳桐山】「大班」的「道歉」和記協的中立

持續多月的香港反修例暴力風波,將越來越多人捲入其中。雖然大部分港人、港商支持止暴制亂,但也有一些出位的黃絲商人,忍不住撐暴。香港大班麵包西餅公司創辦人之子郭勇維就在社交媒體上接連發帖,支持亂港分子...

2019-09-03 17:12

【來論】選擇性的鏡頭 選擇性的譴責

一幅經典相片在廣傳,怎樣經典?警察的槍口在瞄向暴亂現場方向,然而,卻有逾四十名的中外本地記者的鏡頭對著該名執法的警員,問題來了,為何記者的鏡頭不應該是對著暴亂現場,拍攝狂徒的違法行為嗎?為何會反過...

2019-09-02 10:14

【來論】記協污衊警察 誓將香港推向深淵

近日,一幅大批記者拍攝一名警察而非暴徒的圖片,在網上廣為流傳,因為這進一步證實了香港媒體的沉淪絕非一句空話。對於香港近月的動亂,本應作為事件記錄者的媒體,其中不少卻成為了事件的參與者,淪為暴徒的幫...

2019-08-27 11:3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