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施永青】「攬炒」令後物質年代提前結束

【施永青】「攬炒」令後物質年代提前結束

示威者癱瘓香港的運輸系統,嚇走訪港旅客,令香各行各業都經營得非常困難。圖:AP

文:施永青

新一代年輕人比上一代更積極參加社會運動。他們的思想激進,行動勇武,令上一代難以理解。有人把這種現象解釋為後物質年代的特色。

所謂後物質年代,是指社會的生產力達到一定水平後,人們已不用為物質生活的需要而營營役役,因而可以把注意力放在追求非物質的精神生活上。新一代年輕人已不願意為兩餐而放棄個人尊嚴,他們對人權、自由與民主方面的要求亦會比上一代執着。為了捍衛這類精神上的財產,他們會在行動上顯得十分勇武。

然而,這類精神上的概念十分複雜,年輕人既不了解這些概念的源起,亦不了解這些概念在當今世界的落實情況,很容易憑一時的感情衝動,而幹出既傷害自己又傷害社會的事情。很多時,他們名義上是在捍衛這些信念,卻在行動的時候,完全違背了自己最想維護的基本信念與原則。

當他們自以為已得到大多數人支持的時候,就以為自己有權去壓制少數人的不同意見,他們很容易認為,只要目標崇高,那就採用甚麼手段都是合理的。他們會侵犯少數人的私隱,甚至把別人的親屬也拖下水。他們會不顧其他人是否願意,也逼別人與他們一起去「攬炒」。誰要是與這類行為「割席」,他們就把作這樣選擇的人趕上民主自由的對立面。我真擔心,憑著現時年輕人對人權、自由與民主的膚淺認識,他們掌權後,行的也只會是一種「民主暴政」。

我曾嘗試向年輕人解釋何謂民主暴政,但他們都聽不入耳,結果我只能以現實的後果去警告他們。我告訴他們,他們現時的所作所為,可能會很快改變他們所處的環境,其中一項重大的影響,是會令香港的後物質年代提早結束。屆時,年輕人的選擇將會失去現有的物質基礎。

我們社會現有的物質基礎都是上一代創造出來的。新一代即使有心守業,有時也未必守得住;更何況現時的年輕人對物質根本不珍惜。從他們肆意破壞公物時那種輕率態度,就知道他們未當過「物力維艱」的古話。他們可以不經意地一棍敲掉地鐵入閘的收費裝置,亦可大量拆毀街邊欄杆,剪斷紅綠燈的電線……一切都好像不用成本一樣。

他們對自己手上的物質亦不珍惜,每次行動完畢,就把穿過的衣服丟棄,連頭盔與雷射筆都不帶回家,好像資源永遠都可以無限量供應。

最要命的是,他們根本不理會自己的行動會對香港的經濟與民生,帶來多大的影響。他們癱瘓香港的運輸系統,嚇走訪港旅客,令香港人自己也無心消費,各行各業都經營得非常困難。這是鄙視物質,不事生產的必然結果。

如果反對派仍是堅持「攬炒」的策略不變,香港的經濟很快會步向嚴重衰退,往後,香港人將很難有機會有實質的加薪機會,可能連找份穩定的工作亦不容易。屆時,後物質年代將提前結束,人們又得為口奔馳。希望屆時社會上仍有人會對人類的命運有終極關懷。

作者為中原地產和中原集團的兩位創辦人之一兼董事局主席,免費報紙《am730》創辦人,創立施永青基金會

原文刊發於《am730》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施永青】各持己見 悲劇收場

「反送中」運動看來已難逃悲劇收場。原因是運動的參與者都自以為公義在手,所以有道理用強制的手段迫對方接受自己的那套。理念上的衝突於是演變成為權力上的衝突,最後變成行為上的衝突,希望透過武力去強制對方...

2019-08-13 12:10

【施永青】為甚麼我還是選擇做建制派

有反對派的朋友看了我近兩篇的文章後對我說:「你既然清楚了解港人為甚麼不肯接受中共的操控,理應支持他們才是,為甚麼你大部分時間都站在建制派的一邊,專與反對派作對?那豈不是在助紂為虐?」

2019-07-17 10:06

【施永青】年輕人為甚麼這樣不滿?

因《逃犯條例》而引發的暴亂一發不可收拾。我發覺參與者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年齡由不到20歲到30餘歲的都有,其中不少還是女孩子。這反映對社會不滿的已不是個別人士,而是一整代人。

2019-06-14 10:5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