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陸瀚民】正視四個關係 有望止暴制亂

【陸瀚民】正視四個關係 有望止暴制亂

全港有三分一的港鐵站遭示威者惡意損毀。圖:AP

文:陸瀚民

過去週末,由修訂逃犯條例風波延伸的暴力衝突愈演愈烈,全港更有三分一的港鐵站遭惡意損毀。近來,除了有很多全版廣告和譴責外,大家都希望止暴制亂,為香港解困。要平息現在社會上的燥動,就必視正視修例風波延伸出來的四個關係﹕

首先,警民關係。在此風波中,激烈示威者對警方極之敵視,近日更會主擊出擊,攻擊警務人員及破壞港鐵設施。現在的程度,已遠比過去旺角暴動時激烈。在七月一日立法會遭受破壞時,絕大部份公眾仍會譴責激烈示威者暴力行為。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市民鐘擺過去激烈示威者的一方,主要的分水嶺,就是721元朗白衣人事件。香港普羅市民不單透過現場直播,目擊市民受襲情況,更有個別警方人員視而不見等畫面出現﹔警察大隊遲了39分鐘才到達現場處理卻沒有致歉。普遍市民認為最嚴重的是,有警方高級人員及後到場調查時,傳媒直播了他們與手持大鐵棍的白衣人交談,言談間拍個肩膀,之後出來向傳媒說警方並沒有看到有人藏有武器。日前831激烈警民衝突中,雖然警方的執法行動是回應激烈示威者的違法行動﹔不過,警方在港鐵太子站的執法行動再與激烈示威者衝突,再一次讓香港人對警方的負面情緒急速升溫。愈來愈激烈的街頭衝突,只會令警民關係愈來愈不可挽回。要避免雪球效應惡化,政府就要嘗試以武力以外的方法執法,目標是緩和警民緊張關係。

第二,官民關係。縱使特區政府嘗試籌建溝通平台﹔前陣子更開了第一個預備會議,之後還有幾場不同形式的預備場次。然而,這個對話本質,應該是一個高度政治行為的舉動,簡單來說,所有的一舉一動只為一個目標﹕就是讓公眾覺得政府廣開言路,嘗試整頓風氣,當中關鍵點包括﹕籌備會議的參加人物的意見代表性,向傳媒「放風」哪個名字參與,整個也應是一個預計之中的公關溝通計劃。也先不論當中名字的意見認受性了,不過絕大部份市民均視政府為一個整體。因此,普羅市民會覺得政府一手說理性溝通,令一手卻武力用強。這是無法凝造溝通應有的信任和平和氣氛。

第三,兩制關係。其實,今次修例,引發了對「一國兩制」的關注。有年青人認為,特別是年紀較輕的高中或大學生,在2047年的時候,正值他們事業盛年收成期﹔可是,他們判斷在2047年之後,就會變成一國一制,他們覺得這將會毀掉他們一切。因此,他們不少希望現在就開展2047年香港前途問題的討論。而他們覺得,阻止他們開展討論的父輩階級社會人士的原因,是因為要維護現時的一國兩制,穩定社會以維護他們現時的利益﹔不過,到2047年的時候,很多現時父輩階級的也已經退休甚至死去。那些更年青的年青人,就是覺得父輩級十分自私了。因此,在今次的修例延伸出來的激烈情緒轉化成衝突,其中一個深層原因,就是他們要將本港社會的情況推至極端,開展整個「一制或兩制」的討論,並將父輩階層的社會人士拉進整個討論當中,也就是他們口中說「攬炒」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第四,和理非與前線的關係。有人會問,如果爭取回和理非市民的支持,可以平息暴力亂局嗎?在香港,絕大部份也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市民,他們現在容忍街頭衝突發生,主要原因是他們見不到政府有可預見而值得相信的解決方法。若果可以有方法爭取回和理非的信任,他們對暴力抗爭的接受程度就會降低,而前線作勇武的示威者向來明白和理非絕對是他們的「助燃柴火」,若他們沒有和理非的變相民意授權,激烈示威者難以持久。

如果要有望平息現在暴力衝突,我們必須正視和理順以上四個主要關係。現在報章充斥著全版廣告和譴責,筆者就希望拋磚引玉,讓我們攜手想出辦法,走出困局。

作者為前公共事務顧問

責編:EK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要探究為何港鐵要協助暴徒逃走

昨天晚上,黑衣人又在元朗搞大龍鳳。他們先是跑到元朗站發起「靜坐」,但到了九點開始,黑衣人便跑到邊圍村附近,不斷指罵駐守該處的警員,並用水馬及雜物堵塞元朗舊墟路的路口。至十點左右,警方採取行動,示威...

2019-08-22 17:41

【來論】選擇性的鏡頭 選擇性的譴責

一幅經典相片在廣傳,怎樣經典?警察的槍口在瞄向暴亂現場方向,然而,卻有逾四十名的中外本地記者的鏡頭對著該名執法的警員,問題來了,為何記者的鏡頭不應該是對著暴亂現場,拍攝狂徒的違法行為嗎?為何會反過...

2019-09-02 10:14

【解局】香港暴力示威的組織者正在躲進「暗網」

所謂「暗網」,是指目前搜尋引擎爬蟲按照常規方式很難抓取到的互聯網頁面。

2019-08-28 15:4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