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選擇性的鏡頭 選擇性的譴責

【來論】選擇性的鏡頭 選擇性的譴責

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國際機場被毆打,記協去了哪裡?資料圖片

文:施梓柵

一幅經典相片在廣傳,怎樣經典?警察的槍口在瞄向暴亂現場方向,然而,卻有逾四十名的中外本地記者的鏡頭對著該名執法的警員,問題來了,為何記者的鏡頭不應該是對著暴亂現場,拍攝狂徒的違法行為嗎?為何會反過來對著在執勤的警員?這樣不正是在妨礙警員辦公嗎?更有的「記者」以拍攝為名,堵塞警員前進,掩護暴徒逃走之實,又或只選擇性質問警員而不去質問狂徒,甚至向暴徒通風報訊,向他們指出警員佈防的薄弱點,或指出逃走路線,實質是暴徒的共犯,甚至本身已是參與暴動的暴徒。

選擇性的鏡頭,其實只是為暴徒護航。

另一個組織,卻在坊間惹來批評!是何方神聖?怎樣批評?同樣與記者有關!正是記者協會。記協的譴責像「聰明的鎗」,發射方向和方法無譜「估佢唔到」,鍾意便譴責,唔鍾意便唔譴責,中新社女記者被狂徒圍堵,要脅刪去相片,記協對這次暴力事件卻零譴責;另一次似曾相識,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國際機場被毆打、洗劫、褲子差點兒被脫下仍不向暴徒屈服,但是記協又去哪裡呢?按自己意願的譴責,就是選擇性譴責,這有什麼中立客觀可言?

選擇性的譴責,其實只是為暴徒護短。

選擇性的鏡頭,選擇性的譴責,正是記者業界害群之馬的「傑作」,他們沒有捍衛新聞自由,更凸顯他們的不專業及失德,濫用了他們新聞工作者的平台,不公允的新聞拍攝,不公道的聲明,正是香港變得暴戾的幫凶。

新聞從業員戴上有色政治眼鏡,便有偏頗的立場,不是不可以,而是不應該,新聞自由也不是要新聞偏頗,更不是要過濾了的「故事創作」。香港有言論和表達自由,新聞工作者也可以有政治立場,但卻不能藉自己的偏頗立場去誤導大眾,否則便是不盡不實,沒有傳媒操守,也失去公信力。

如果相片取材較全面反映實況,如果聲明譴責客觀對事不對人,如果記者能秉持新聞專業和操守,如果記者能持平中立並良心報導,香港不會出現如斯亂局!可見選擇性的鏡頭和選擇性的譴責在某程度上縱容了狂徒的暴行,令他們越趨猖狂和失控,這些「隻眼開隻眼閉」的記者也責無旁貸。

新聞自由不是無縱,更不是縱暴護短,而是把事件的真相如實報導,相反,無中生有、斷章取義、對暴行零報導的傳媒,已背離了新聞工作者的操守,他們是在製造輿論,同時也在侮辱輿論。風波平息後,某些媒體的猙獰真面目已圖窮匕見,已失去公信力,要不讀者會離棄這些媒體或記者組織,要不投資者和股東會撤資,要不優勝劣汰,這些偏頗的媒體和記者將會自食其果。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記協污衊警察 誓將香港推向深淵

近日,一幅大批記者拍攝一名警察而非暴徒的圖片,在網上廣為流傳,因為這進一步證實了香港媒體的沉淪絕非一句空話。對於香港近月的動亂,本應作為事件記錄者的媒體,其中不少卻成為了事件的參與者,淪為暴徒的幫...

2019-08-27 11:39

【來論】寧靜的銅鑼灣街頭,是福是禍?

一場「反修例」政治風暴持續三個多月至今,旅客人數大減。上周五晚上,走過銅鑼灣街上,儘管某些著名食店仍有不少客人,但大街小巷都擠滿遊客的情況卻已不復存在。

2019-08-29 12:23

【來論】法律不可被隨意踐踏 要嚴懲「乘霸王車」行為

香港眾志的臉書上的新帖內容,刊出該組織的主席及另一名女成員在地鐵「跳閘」時被指罵,然而,該組織主席卻惡人先告狀,其實,眾志臉書的管理員真是「豬隊友」,把這兩名成員「搭霸王車」的罪證公開,把眾志釘在...

2019-08-28 10:3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