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寒柏】香港如何走出暴動的困局?

【寒柏】香港如何走出暴動的困局?
圖:資料圖

文:寒柏

連日來,香港爆發多次暴動,輿論偏頗,市民一面倒的指責警方。暴徒橫行無忌,目無法紀;每周在不同的社區攪事,不僅非法集結,還多次襲警,使用的武器層出不窮,有長鐵傘、鐵枝、棒球棍、磚頭、丫叉、弓箭和改裝氣槍等等,亦曾向警員撥腐蝕性液體及粉末,實在越來越過份。

由於部分泛民傳媒及議員惡意抹黑,市民取態偏頗,警員動輒得咎,面對暴徒之際只能以消極驅散為主,很少拘捕。儘管警方克制,警員忍辱,但依然給香港市民謾罵。暴徒亦逐漸把動亂升級。警隊士氣低落,暴徒又有恃無恐,香港如何方能走出這困局?

抓緊宣傳:要主動地把暴徒之惡行通統拍攝下來

筆者認為,政府或警隊應該盡快成立自己的「專業拍攝隊伍」,是自組又好,是外聘也罷,絕對值得多花人力和物力。政府或警隊每次面對違法佔領及暴動時,皆以多角度把暴徒的惡行拍攝得清清楚楚。可以有高空的俯瞰,亦可以有正面及側面的鏡頭,甚至有拍攝人員緊隨警隊,以第一身角度拍攝清楚。

筆者不知道在編制、組織和法規上如何走得通,但政府眾多智囊,有不同的部門,就算警隊內行不通,難道連整個香港政府也無辦法成立一個「專業拍攝隊伍」?如果政府已有這個功能,則明顯沒有善用,要盡快改進。值得一提的是,曾有人建議參考歐美等國的做法,在警員身上都裝上拍攝鏡頭,卻竟然遭到很多泛民議員反對,實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因此,現在是非常時期,港府也別要再搞什麼咨詢及預算審批了,最好以現有的資源調撥,立刻成立這隊拍攝小組。

無論如何,政府或警隊要立刻成立「專業拍攝隊伍」,記錄所有暴徒的罪證及惡行,才可挑戰反對派在輿論層面上的「制高點」;這建議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反對派媒體舖天蓋地的惡意抹黑警隊,不僅以歪曲事實的方法報道,部份反對派還以記者身份一同阻差辦公,甚至參與暴動。我們又豈能任由反對派記者報道假新聞?還三番四次的搬弄是非?

二是客觀環境之下,單靠建制派媒體的資源是不夠的。長久以來,所有媒體的資源及人手也不足。而且,很多香港人只愛看反對派傳媒,甚至乎完全不理建制派媒體。香港現時唯一的免費電視大台,明明也是偏幫泛民,只是不夠「黃」,一樣給人抹黑及罷看。此外,反對派媒體多次造謠中傷政府及警隊,建制派媒體則經常為了要幫忙僻謠而疲於奔命。所謂「造謠容易僻謠難」,建制媒體所需的人力及資源也不對等,可謂「事倍功半」。所以,為了幫助政府及警隊僻謠,為了報道事實之真相,社會極需要政府及警隊主動給予的「第一手資料」。

由於反對派傳媒偏頗,而且經常造假,為了讓市民得知真相,不要再被蒙敝,政府或警方應該第一時間、主動地把相關的消息和短片發放出去。既可把短片上載至官方網站或社交媒體,亦可把相關報道發放给所有傳媒及電視台。建制派媒體得到「第一手資料」,自然懂得公正的評論;部份反對派媒體,亦會因為警方第一時間發放真相及短片而無法厚着臉皮去造謠。

現時,警方雖然也會在社交網體發放消息,但上載的圖片及短片不多。如果政府能以最快的方式把暴動之現場情況播放出來,並且增撥資源,在整個傳統媒體及網上社交平台上採取主導,定可全方位建立自己的權威及喉舌。

其實,並非所有學者、專家、網紅、意見領袖和傳媒都是「反政府」的。只是正常情況之下,大家有不同的背景,當然是各自為政。相比起來,「反對派」一心想政府倒台,並處心積累的奪取香港管治權,各個功能都有着清晰的目標,甚至有同一個「雇主」,可謂同氣連枝,自然是合作無間,聲勢浩大。因此,只要政府或警隊能主動的拍攝及發放相關的「新聞圖片」、「短片」、提供所有「第一手資料」和專業意見,致力還原真相,除了反對派之外,其他學者及媒體於收到所有政府資訊之後,自然會各施其職;政府的整個「宣傳戰線」便會如「水到渠成」一樣,肯定可以有效遏止反對派的諸般鬼魅技倆,把所有暴徒的惡行遏露出來。

換句話來說,這「宣傳戰」不只關乎警隊,還與整個香港政府的聲譽有關,目標是把暴徒的惡行遏露出來。警方當然亦可主動地與電視台、媒體及學者等多加合作。最重要的是,政府和警隊需要提供第一手影片、資料及專業意見,只要站住了理據,把訊息廣發出去,自然會有成果。

豈能「圍三缺一」?須把所有罪犯一網打盡

把暴徒的惡行都拍攝下來之外,就是要認真拘捕。儘管輿論在一時間還未能完全扭轉過來,警隊仍可以不慌不忙的拘捕犯案人士。其實,歐美國家在處理暴亂時的手法,都是以拘捕為主,動輒過百人被捕。當中,並非只有暴徒,還會有示威者,學生和政客。香港在最近的一次示威暴動裡,號稱有20萬之眾,其中有很多人都曾參與非法集結和佔領,但香港警察才拘捕了49人左右,儘管比之前多,但仍遠比不上國際水平。

其實,只有把違法的暴徒盡數拘捕,才可以徹底消滅這一場「瘟疫」。否則,每次只驅散;凌晨過後,還重開地鐵站或加開巴士班次讓暴徒逃走,教他們如馬賊一樣,散而復聚,又如何可以解決問題呢?雖然用兵打仗講求「圍師必闕,窮寂莫追」,但維護法紀,保障市民安全,自然是要把罪犯「一網打盡」!豈能「圍三缺一」?

暴徒一直幪着面,多次羞辱警隊,襲擊警員,大肆破壞,違法佔路,非法集結,造謠生事,全部都是罪犯。難道深夜後,他們玩厭了,要趕乘尾班車,就任由罪犯大搖大擺的離開?為什麼不能把他們追回來?難道犯案後肯離開,就不算是罪犯?

只有大規模的拘捕,把骨幹都拿下,才可真正平息這場暴亂。縱然是在場的所有反對派議員,或被逼下場觀察的校長,哪管他是知名人士,只要他們涉嫌非法集結及遊行,皆可拘捕及檢控。

擔心律政司推卸責任,把檢控門檻提高?擔心法庭放人?擔心太多案件,處理不來?只要警方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之後的問題,就交由最高層去解決罷。何必理會法庭的人手?何須去猜度個別法官的價值觀及取向?警隊不妨大規模的把檢控工作做好再算。例如,如果律政司或法庭認為案件太多,其實也可增加外聘律師;政府甚至乎可以乘機作出一些司法界的改革。下一步事情,將來再打算不遲。

作者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著作還包括《金庸雅集:武學篇》和《金庸雅集:愛情、影視篇》等等。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CW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