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施永青】為甚麼我還是選擇做建制派

【施永青】為甚麼我還是選擇做建制派
施永青先生。圖:中新社

文:施永青

有反對派的朋友看了我近兩篇的文章後對我說:「你既然清楚了解港人為甚麼不肯接受中共的操控,理應支持他們才是,為甚麼你大部分時間都站在建制派的一邊,專與反對派作對?那豈不是在助紂為虐?」

我作出這項選擇的原因是複雜的。在現實世界,是非對錯並非行為選擇的唯一準則,還要考慮現實的可行性,及選擇足以引致的後果。我年輕時住紅番區,到處都是不同堂口的勢力範圍,我只能敬而遠之,難道有條件去警惡鋤奸?生活在塔利班控制區的阿富汗人,難道可以選擇不支持塔利班?人出生在一個特定的時空,就只能接受這個時空的制約。美國的紅印第安人雖然曾激烈反抗過,最終還是住進政府劃定的「保護區」。可見現實世界並非純是講道理的。反對派說很快會「支爆」,我看來看去看不到,所以有不同的選擇。

我認為,中共會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裏仍會繼續在中國執政。單憑香港人的力量是沒有條件改變這種現狀的。因此,香港人只能在這種現實下,作出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選擇在香港與中共對着幹,只能對中共帶來麻煩,卻沒法為香港帶來實利,甚至有機會破壞香港原先還有機會保得住的「生態環境」。我不想看到年輕人白白犧牲而徒勞無功。

再者,反對派的行為亦令我失望。他們破壞力強,建設力卻不足。他們只懂得利用民主作為奪權工具,自己的內部運作卻一點也不民主,長期沒法用民主的方法選出自己的領袖,協調自己的內部分歧。最要命的是他們會罔顧現實,去爭取一些完全沒有機會實現的目標,如「香港獨立」。此外,他們又仇商排富,對經濟亦全無認識,一旦由他們說了算,只會把香港弄得更加一團糟。我沒法把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

其實,我們的世界從來都不是完美的,香港現時的處境,以全球普遍的情況而言,其實並不算差。香港沒有戰爭,沒有大型的自然災害,政府廉潔,法制健全,治安良好,基建齊全,人才匯聚,生活方便,營商環境勝過大部分國際城市。這些都不是每個地方必然會有的。我們沒有理由不加以好好珍惜。所以我不認同為了爭取一些抽象而且不容易實現的理念,就不惜把我們現有的一切,都打得稀巴爛。《逃犯條例》修訂後會有多少人受害尚未知道,但「反送中」運動卻已弄到香港雞犬不寧。我真擔心,若以這類群眾運動方式去追求理想的話,香港會得不償失。

對於中共的所作所為,我其實有很多都不認同;但中共的存在已是一個短期裏不可改變的現實,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我們也得接受。就我所接觸,內地的普通老百姓還是接受的比較多,我也得尊重他們的選擇。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的取態仍會繼續主導著一國兩制的發展。香港要想在後過渡期能夠有更好的發展,仍需要與中共取得協調,那就需要有接觸、有溝通。但反對派卻完全拒絕這樣做。這又怎能令香港走出困局,這令我沒法與反對派站在一起!

作者為中原地產和中原集團的兩位創辦人之一兼董事局主席,免費報紙《am730》創辦人,創立施永青基金會。

文章原刊于《am730》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施永青】年輕人為甚麼這樣不滿?

因《逃犯條例》而引發的暴亂一發不可收拾。我發覺參與者大部分都是年輕人,年齡由不到20歲到30餘歲的都有,其中不少還是女孩子。這反映對社會不滿的已不是個別人士,而是一整代人。

2019-06-14 10:56

環時社評:法律不會輕饒香港的暴力襲警者

反對派團體周日(14日)於沙田遊行,最終演變成暴力衝突。大批暴徒於晚上進入沙田新城市廣場後對警員拳打腳踢兼投擲磚頭、雨傘,多名警員受傷,包括數名警員手指折斷,亦有警員一度被打至半昏迷。環球時報發佈題為...

2019-07-16 09:19

【朱家健】香港在變質!新聞不自由

香港在變質!新聞自由也不例外,有日式連鎖快餐店的廣告部職員自作主張,以辱警詞句當有趣;有飲品抽起某電視台的商業廣告,變相以經濟威嚇,或引發其他廣告商的連鎖效應,難免令人聯想到該品牌的舉動,或已令新...

2019-07-15 10:20

熱門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2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