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為什麼暴徒要將暴力不斷升級?

【來論】為什麼暴徒要將暴力不斷升級?
圖:AP

文:卓偉

周六日在上水及沙田爆發的暴力衝突,令人觸目驚心,這不單在於一班暴徒彷彿與警員有什麼深仇大恨,要將警員置之死地,更在於近四次所謂遊行後的衝突,都有不斷升級之勢,一次比一次暴烈,一次比一次有組織。市民不禁要問,在修例工作已經「壽終正寢」,現屆政府根本不可能再推動修例的情況下,在特首已經連番道歉,監警會亦正就這場風波進行調查之下,為什麼暴徒仍然要將暴力不斷升級,當中原因何在?

暴徒在近兩次衝擊不但將暴力升級,更故意將衝擊引入人流如鯽的商場,引發現場極大混亂,造成震驚全港社會的畫面,幕後操盤手此舉有兩個目的:一是製造轟動事件,為風波添柴加火。在修例「壽終正寢」之後,社情民意對修例的不滿已經不斷冷卻,近幾次遊行人數正出現持續下滑之勢,少者一萬幾千人,多者亦不過幾萬人,都是反對派在這場風波中的「基本盤」。相反中間市民參與度大幅減少,原因正是市民不希望看到風波持續下去,損害市民生活,希望風波就此平息。這個民意趨勢幕後操盤者不可能看不到,但他們的盤算是要將風波炒作至臨近區議會選舉,而且現時對於政府的打擊仍不夠「致命」,所以仍然要讓子彈飛多一會。

抗爭行動有其自身規律,在膠著時期,挑起事端的一方往往會將行動不斷升級,藉此打破膠著局面。一班暴徒在近兩次衝擊中變本加厲的行動,暴徒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瘋狂襲擊警員,甚至咬斷警員手指,以利器刺向警員,圍毆倒地警員,將廣場變成「戰場」,儼然就是「顏色革命」一貫的「襲警」伎倆,目的就是製造更大的風波,將事件再次升溫。

然而,由於暴徒行徑過份凶殘,已經不是表達意見,而是純粹仇警發洩,反而引發民意極大反感,他們以實際行動證明自己是名副其實的暴徒,連反對派也急急出來轉移視線,由攻擊警員改為指責高層部署不當。反對派政客都是政治動物,他們就是看到民意轉變,看到市民對於警員的同情,才要急急調整策略,暴徒升級暴力結果卻是弄巧反拙。

二是暴徒希望藉著連場暴力衝擊,向特區政府施壓要求特赦。一班暴徒現在要的,不是什麼撤回修例,不是林鄭下台,也不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是要求特赦,這些暴徒由612的立法會衝擊戰,到七一暴力「佔領」立法會,到近4次暴力衝擊,其罪行已是「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將來法庭審訊,相信將會從重發落。面對沉重的刑責,他們要自保,首要是要迫使特首特赦,這樣才可以逃避刑責,並且為未來的衝擊取得「免罪金牌」。因此,他們不斷將暴力升級,不斷製造轟動事件,就是要威迫特區政府就範,令特區政府為怕暴力升級而同意特赦,這樣他們才可以逃過沉重的刑責。他們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不斷升級暴力,原因正在於此。

暴徒不是義士,只是一班反社會的暴力分子,如果是義士,為什麼不願為自己行為承擔責任?為什麼連面上的口罩都不敢除下?古今歷史有哪個義士會如這班暴徒般藏頭露尾?他們要升級暴力,也不過是出於畏懼,是色厲内荏的表現。對於暴徒的施壓,政府更沒有退卻的理由,特赦想也不用想,違法就要受刑,企圖用暴力脫罪只是妄想。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環時社評:法律不會輕饒香港的暴力襲警者

反對派團體周日(14日)於沙田遊行,最終演變成暴力衝突。大批暴徒於晚上進入沙田新城市廣場後對警員拳打腳踢兼投擲磚頭、雨傘,多名警員受傷,包括數名警員手指折斷,亦有警員一度被打至半昏迷。環球時報發佈題為...

2019-07-16 09:19

【來論】如何看待警員被咬斷手指

昨日,沙田遊行後,有示威者非法集結,部份遊行人士熟練地指揮大眾,向前線傳上頭盔和雨傘等物資,準備衝擊的示威者亦戴上口罩。不久,有人向警員施襲。視頻中可見,部份警員裝備不足,落單後給人圍毆,並有人以...

2019-07-15 15:30

人民日報海外版:暴力禍港者不會得逞

反對派昨日(12日)發起反修訂《逃犯條例》集會演變成大規模衝突,事件引起各界關注,《人民日報海外版》今日就事件發表署名文章。

2019-06-13 08:3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