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朱家健】暴徒不是受害者 別混淆視聽

【朱家健】暴徒不是受害者 別混淆視聽

圖:AP

文:朱家健

某媒體在暴動前後不斷作不實和煽情報導,作為輿論卻欠社會責任,間接令香港社會陷失控,遺憾地,該媒體除了不經意動員群眾,也指鹿為馬,暗指暴徒是受害者,公然替罪犯辯護,這已不是新聞自由或甚麼的問題,而是真理的事實,難道,真的要為了那三幾塊,便埋沒人類的良知和傳媒操守嗎?

暴徒的集體攻擊政府建築物、襲警、刑毀公物、滋擾民眾,像著了魔,又想起經典電影《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故事中主角黃飛鴻大戰白蓮神棍九宮真人,信徒膜拜泥公仔,誤以為「神功護體」,疾呼口號,像喪屍般被催眠操控。

每次衝突,總有主辦方或網上動員設定了一偽議題,與《黃飛鴻》劇中的泥公仔無異,在未有瞭解來龍去脈,卻盲隨附和被蒙蔽,結果被利用了。口中的「神功護體」,就是被麻木洗腦了的後遺症,淪為妖邪集團達致不可告人勾當的工具。

暴徒衝擊立法會和警察總部,是帶罪之身,豈能以受害人身份自居?那班所謂「媽媽」,口中要保護「人家的孩子」,試問,暴徒在參與違法騷亂時,那班「媽媽」又在哪裡?是否有勸阻那些孩子?還是慫恿他們跳進火坑?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崗位和角色,某人可以是媽媽的寶貝兒子、是爺爺的乖孫、是學院的學生、但當他們在挖掘磚頭,並和警員投擲的一剎那,他們的身份已是暴徒,大家要記住,他們已鏹水、削尖的鐵枝、磚頭等作為襲警的武器,任何人或媒體形容暴徒是「手無寸鐵」,不是幫凶,就是顛倒黑白。

暴徒於七月一日當晚衝擊立法會大樓,全程電視台作直播,暴徒的暴行根本是喪心病狂,塗鴉區徽、盜取政府機密文件和電腦、翻箱倒篋、盜竊等,罄竹難書。其中,更有一名香港大學畢業生、華盛頓大學博士生的部分惡行被錄下,此暴徒在教唆他人犯罪,自己卻老早訂了機票在翌日凌晨潛逃到台灣再轉飛美國,其他暴徒卻成了他的工具,可見過去一個月多場暴動是有不明勢力在後面指點、策劃和參與的。

某媒體不能在偏頗報導或甚編故事,更不能成為煽惑仇警的文宣,若個別媒體不時作出「動員令」,又或阻礙警方執行職務,已是偏離了媒體作為「第四權」的角色,某程度是暴徒的共犯。

哪有賊自認自己是賊?暴徒強調「沒有暴徒」、他們的靠山要求「特赦」,全部妖言惑眾。破窗效應後,香港的法治傷痕累累,將需要長時間復原。

香港特區政府不妨可仿傚澳門特區政府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有法必依,有責必究,以正視聽,致力捍衛國家安全,若是次暴動涉外國勢力,或涉防務、國防和外交的國家行為,是國家事務,可交由中央人民政府處理。或許,日後未來的港澳特區行政長官若有豐富的外交人脈技巧、國際關係經驗或國家安全意識,將是兩個特區的重要資產。

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CW

編輯:Ada Fu

編輯推薦

【來論】暴徒首領被爆正「著草」 青年勿信反對派「甜言」

日前立法會大樓被個別激進的示威者衝擊以及佔領,大樓受到嚴重破壞,未來數月也難以舉行會議。近日,網上熱傳一條在立法會佔領現場的影片,影片中一名示威者除下口罩,不斷呼籲現場示威者留守,該人被傳媒揭發是...

2019-07-06 17:14

【來論】出讓底線 後患無窮

反修例風波引發連串暴力衝擊,上周日更爆發「佔領」立法會行動,修例風波樹欲靜而風不息,有人於是建議,政府應該息事寧人,尤其出於體諒年輕人的考慮,認為特首在法庭審訊後作出特赦,這樣才能避免加劇矛盾,有...

2019-07-05 11:29

【吳桐山】年青人何以成為破壞者

前一陣子,有朋友擔心香港局勢失控,我篤定地跟她說香港好得很,還轉發了示威者開路給救護車,被外媒譽為全球和平示威典範的報導給她看。沒想到不幾天就被打臉,形勢的轉變令人猝不及防,7月1日晚上立法會被砸毀...

2019-07-04 14:1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