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鄧飛專欄】六月十二日會發生什麼?

【鄧飛專欄】六月十二日會發生什麼?
圖:AFP

文:鄧飛

昨天,爆發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示威。儘管對於參與的人數,各方統計存在巨大的差異,但的確是人頭涌動。更引人關注的是,到了午夜時分,絕大多數參與遊行的人已經散去,但仍有數百戴著口罩掩飾真面目的激進分子,不僅對立法會大樓發動了衝鋒強攻,更於警察爆發激烈衝突,導致有警員被打到血流披面,畫面令人震驚。

然而,這麼激烈的場面,發動者宣稱,這只是六月十二日「包圍立法會」的一場預演而已。換句話說,激進行動的「好戲」尚在後頭。

那麼在六月十二日及其後,將發生什麼事情呢?

概括來說,有四種行動模式﹕遊行示威﹑長期佔領﹑暴力衝擊和其他形式,例如所謂的罷市之類。每一種行動不僅形式不同,所能產生的衝擊效果也不僅相同,不妨逐一看看﹕

遊行示威,如上所述,昨天已經人頭涌動,短期之內再作同樣的動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評論認為,今年七一的例牌遊行,人數肯定少不了。或許是吧,但人多又如何?說句難聽的,再多的人,也總有散去之時,而且肯定是同一天之內。第一次碰上,的確很有心理震撼感。但香港是一個示威之都,見多了,也就是見到了。一如特首和特區政府在午夜發出的聲明那樣,尊重意見表達,修例繼續進行。

長期佔領,昨天晚上激進分子在灣仔告士打道嘗試重演違法佔領行動,結果帳篷未紮好,警方已清場。經過七十九天的佔領和反佔領之間博弈,警方早就不缺經驗應對這種局面了。歷史第一次以悲劇的方式出現,但第二次就變成鬧劇的了。

【鄧飛專欄】六月十二日會發生什麼?
圖:AFP

暴力衝擊,2015年旺角暴動,以及昨晚午夜之後,就是典型例子。如果細心比較兩者,客觀來講,昨晚午夜的戰術似乎比2015年旺角暴動又成熟老練了。旺角暴動雖然藉著小販管理爭拗之際,以偷襲的方式襲擊交通警,但章法比較凌亂,同時有些戴面罩,有些死硬派卻又不戴,明顯彼此是合作但不協調。但昨天晚上就完全不同了,不但人人俱戴口罩,反映行動協調一致,而且陣勢有章有法。

先以幾個貌似弱女生的激進分子對著警察叫囂,使得警方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然後後面結成人牆的陣勢出動了,一下子壓過警方的防線,組織能力和經過預謀的戰術實踐表露無遺,甚至一下子突進到立法會門口。雖然警方最後還是取得優勢而將之剎停了,但正如激進團體所言,這只是預演。他們只是以「實戰」的手法演練一下預謀的戰術是否行得通,但行動的戰略目標卻並沒有完全暴露。什麼叫做行動的戰略目標?就是指這種暴力衝擊行動到底要達到什麼效果?而且這種效果是要能影響大局的(所以稱之為「戰略性」)?最根本的效果,當然是要迫使立法會和政府無法完成逃犯條例的修訂。然而如何通過這種暴力衝擊行動達到這個效果呢?光是「包圍立法會」五個字是語焉不詳而沒有細節的。如何在「迫使修例無法完成」,與「暴力衝擊行動」這兩者之間連接起來,就是這種行動的具體細節。

是用衝擊行動使得立法會無法進行正常開會?是用衝擊行動的暴烈性,激發更多人參與到行動中來,哪怕是從旁搖旗吶喊也好,從而增加政府和建制議員堅持通過修訂的心理壓力,動搖其意志?還是想在混戰過程中造成激進者流血事件,讓媒體迅速將之悲情化宣傳,從而大大增加輿情民情的壓力?諸如此類,都是需要預先作沙盤推演,並據此制訂預案的。據說警方昨晚部署的人數有限,引起了一些建制人士的不滿。筆者倒不覺得警方兵力不足,反而想提一點﹕驅散人群,與拘捕犯事者,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行動,昨晚主要是驅散而已。

最後是其他形式,比方說今天下午忽然冒出來的罷工罷市呼籲,有點啞然。只想問一個問題﹕在工運史上歷時最長的罷工,是上世紀二十年代中的省港大罷工,誰組織領導的?

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黃英豪】無人愿見暴力衝突重演 冀社會理性討論維護安寧

6月10號凌晨在立法會門外和灣仔街頭發生的暴力事件,令到幾乎每一個香港市民都感到深深的憂慮,難道五年前的違法「佔中」和暴力衝突又要再次重演?這是絕大多數市民都不願意看到的!

2019-06-10 09:21

環時社評:反對派勾結西方撼動不了香港大局

這本是一項正常的特區立法活動,卻被反對派和國際上支持他們的力量進行了嚴重的政治化炒作。試問,如果有殺人犯、搶劫犯在外地作案後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願意為他們提供庇護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他們...

2019-06-10 09:3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