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吳桐山】既不信任 如何效忠?

【吳桐山】既不信任  如何效忠?
圖:資料圖

文:吳桐山

政府就《逃犯條例》修訂提出讓步方案,包括可以在個案移交協議中列明公開審訊、不得強迫認罪等條件,但泛民議員仍然不收貨,他們繼續追問如何保證內地遵守協議。整件事歸根到底,就在於泛民議員、香港的反對派,對中央政府不信任。

誠然,這種不信任有其歷史原因,但吳桐山想提出,這種不信任背後有嚴重的邏輯悖論,是衝擊香港政制的思想根源。

或許有人說我無限上綱,信任與否是當事人的自由,難道這些人不能不信任中央政府嗎?但我就問一個問題,這些聲言不信任內地的立法會議員,都是就任的時候,宣誓過「擁護《基本法》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裡的「效忠」是什麼意思?全國人大常委會2016年11月的釋法說明,「《基本法》第104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如何理解這裡的用詞「及其」?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曾經在立法會提問:「上述公職人員(即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作就職宣誓時宣誓效忠的對象,除了特區外是否還有中國?」時任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在立法會上解釋了一輪,最後是這樣作結的:「有鑑於以上分析,《基本法》第104四條中規定擁護《基本法》的法律承諾,其宣誓對象不可能只限於香港特區。」很明確,立法會議員,是宣誓了擁護中國及特區的。

政府已經做出修訂,移交逃犯的要求,必須由中央機關提出。這裡就產生了一個悖論:已經宣誓擁護這個政權的議員,轉個頭說:如果我不信任這個政權怎麼辦?我多次強調,效忠是最高要求的承諾,效忠是指用出全力、竭盡忠心,不信任如何能效忠?如果我是政府官員,我會將這個問題拋回給泛民的立法會議員:你既不信任,則必然不效忠,那麼你已經違背你的就任誓言。一個人問我:「我不信任我宣誓效忠的對象怎麼辦?」這個問題只有你自己可以回答。

香港回歸內地已經近22年,當前阻礙香港經濟發展、阻礙香港與內地融合的最大障礙,正正是部分人的不信任心魔。哪怕22年來,中央政府連番推出惠港措施,每每在香港經濟低潮期出手扶助,一些「死硬派」仍然說:我就是不信任。但必須搞清楚,這些人口中的不信任對象,是特區的「母體」,是法定的主權擁有國。他們的不信任,只能將自己排除出去,自外於特區和國家,除此之外不能有其他結果。

其實,信任是一種很微妙的東西。美國可信嗎?大家正在中美貿易談判中,見識到美國人如何反口覆舌、翻來覆去地玩弄權術,反對派走去告洋狀的時候,怎麼就不問問自己:我為何能相信他們呢?反倒是對著自己的國家,特區自己的權力來源,天天在問「我怎麼能相信我自己呢?」這是一種病,得治!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江純力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來論】走資歸咎修訂 發死人財不羞恥嗎?

《逃犯條例》修訂繼續被反對派炒作,在城中炒得熱哄哄,當中涉及很多複雜問題。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我相信反對派以至現時大部分反對的民眾,對條例都是一知半解,存在各種誤解,這方面就留給專家去解釋。在條例...

2019-05-31 18:04

【朱家健】已照顧不能說的秘密 更沒有反對修例的借口

香港特區政府在聆聽各方見解,接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聯署要求,基本上接受方案的部分建議,並就《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內容作出微調,包括(1)移交逃犯門檻由3年刑期提高至7年刑期;(2)移交要求需由當地中央機構提出...

2019-05-31 10:18

【陳凱文】「港人港審」涉違《基本法》

在《逃犯條例》修訂的問題上,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提議「港人港審」,即是港人在內地犯罪的行為,交由香港法院審判。

2019-05-30 20:4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