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香港絕不能成為暴力問政2.0

【來論】香港絕不能成為暴力問政2.0
圖:美聯社

文:梁明逸

「今天是香港民主黑暗的一日。」這固然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在立法會會議室內經歷過連串暴力衝突後,向傳媒說出的一句話。但同時,也是不少香港人的心聲。事緣建制派及非建制派周六早上就召開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一事,遭到一眾非建制派議員粗暴阻撓。市民在直播當中,見到有議員擋路、有議員推撞、有議員叫罵,在議事堂內作出一連串不文明的行為。看到一幕又一幕暴力場面的一刻,心中只聯想到四個字:痛心疾首。

說到議會暴力,馬上會聯想到毗鄰的台灣。台灣的議會暴力始於上世紀80年代,當時黨外人士成為「立法院」的委員,但這些「立委」人數極少,在議會中勢孤力弱,於是他們就想到通過在議事堂內施予暴力,挑戰以國民黨為義的「立委」們。1988年,時任「立委」朱高正在「立法院」毆打另一「立委」,開始了台灣的議會暴力。自此,暴力問政成為台灣政壇的一股歪風,不管是國民黨的、民進黨的,為了吸晴,為了鬧事,「立委」們輕則口角,重則互相毆打,弄得議事堂烏煙瘴氣。

議會優良傳統殆盡

回想回歸初期的立法會,雖然立法會議員們立場各異,但大家懂得互相尊重,和而不同。直至有「長毛」之稱的梁國雄從街頭走入立法會議事堂後,良好的議政環境出現變異。他出任立法會議員期間,把街頭抗爭的一套帶進立法會,因此他在會議期間經常大吵大鬧,務求嘩眾取寵,議會內的議政風氣逐漸變壞。後來「社民連三子」梁國雄、黃毓民及陳偉業當選成立法會議員,除大吵大鬧、粗言穢語外,更向時任特首曾蔭權「掟蕉」。就這樣,香港的議會暴力變得沒完沒了,部分議員為了吸引傳媒目光,行動不斷升級,但求「夠激」,立法會會議不時上演議員的馬騮戲,市民也漸漸對此感到厭惡。

民主議政,貴乎不同政見人士相互尊重。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曾指出,在立法會內,即使議員互相唇槍舌劍,都要「言之有物」、要有準備,不是抵不住氣就可以互罵。然而,現今非建制派陣營往往一意孤行,用盡各種手段,人身攻擊、搗亂、「拉布」等,無所不用所極。今次非建制派議員為了阻止議會進行,徹頭徹尾仿傚了台灣議會暴力問政之歪風,香港議會的優良傳統至此殆盡。如此下去,香港的民主不知何時才能走出黑暗。但毫無疑問的是,心清眼亮的香港市民將會認清個別議員在議會中的惡行,在下一次選舉作出正確的選擇,向暴力問政說不。

作者為文化工作者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K Li

編輯推薦

【特寫】泛民集體人格的徹底「破產」

逃犯條例修例爭議,表面上觸發了昨日的立法會「大亂鬥」,但嚴格而言,這種看法其實有點本末倒置,畢竟,逃犯條例修例爭議的持續發酵,反而讓我們真真正正有機會清楚看到非建制派嘴臉,看到他們如何不擇手段、沒...

2019-05-12 09:18

【來論】反對派狗急跳牆不是壞事

在反對派的瘋狂搗亂之下,會議被迫結束並擇日重開。這一場暴力政治鬧劇,注定成為香港立法會歷史的一個污點,香港議會淪落至斯,實在可鄙可悲。

2019-05-11 20:51

【吳歷山】對逃犯條例的換位思考

但看來即使拖到10月殺人犯釋放之後,政府也不會善罷甘休,因為修補法律漏洞看來更重要,它關係到香港「逃犯天堂」惡名的存廢,也關係到香港核心價值、聲譽和前途。

2019-05-11 14:4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