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吳桐山】從許智峯自辯見識反對派的腦回路

【吳桐山】從許智峯自辯見識反對派的腦回路
圖:資料圖

文:吳桐山

許智峯在立法會搶手機案開審,他在庭上的自辯,令人腦洞大開,學到唔少嘢。

搶手機是犯法,不過可以狡辯為:我是懷疑你犯法,所以要搶你部手機來搜集你犯法的證據。這個神邏輯就好似話:你告我強姦咩?我話我系懷疑你鬼上身,幫你驅邪而已。全球不少地方都發生過這類驅邪性侵案。許智峯的自辯就跟此類神棍差不多。

如果你在街上看到暴力事件,例如有人打小孩,固然可以出手阻止。但如果你只是懷疑,例如你見到有人戴口罩墨鏡鴨舌帽鬼鬼祟祟,你能否直接衝上去打人一餐?雖然你可以懷疑,但無證據,戴口罩墨鏡鴨舌帽也未必一定是想做壞事,好多反對派支持者上街遊行的時候都是如此裝扮。面對這種懷疑事件,你實在維護治安心切的話,應該報警通知警察來調查。

在許智峯口中,自己是見義勇為,但反過來問,我們能否人人都當自己是警察去查案呢?警察有權見到市民之後,喝停、查看身份證、搜身,只有警察有權懷疑你而採取行動調查,其他人包括立法會議員沒有這種權力。

許智峯懷疑政府職員犯法而搶手機,手機搶到手了,他找到證據了嗎?他聲稱他發現有三至五個保留了超過三個月的議員資料,而超過三個月就違反私隱條例盡快刪除的原則。但是偏偏他下載的檔案,全部都不超過三個月。一個人發現了「證據」,卻偏偏沒有下載「證據」,只是下載了一堆不構成「證據」的文件,但他又肯定是有犯罪「證據」的,只不過他沒找到。這種可能性存在嗎?我只能說,如果這樣可以脫罪,根本任何罪都可以脫。

許智峯的自辯,其實暴露了整個反對派近年所有為反而反的行為的神奇腦回路:當正自己是神,只有自己是代表真實、正義,其餘所有東西都是假的。許智峯口口聲聲說政府職員搜集的資料違反私隱條例,但其實早在他搶手機之後幾日,私隱專員已經重申過,這些議員出席、投票的信息不涉及私隱。按道理不是早就一錘定音了嗎?但在反對派眼中,自己是神,只有自己是對的,其餘一切都是錯的,因此懶理你私隱專員如何解釋,他就是不聽、不信、不認同。反正「神」口中的私隱條例,是自己立法的,他說是就是。

就是這種歪理邏輯,支撐著反對派近年的一切所作所為。例如他們經常說某某行為違反《基本法》,例如高鐵「一地兩檢」,《基本法》訂明解釋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全國人大常委會都說了符合《基本法》了,但反對派仍然不聽、不信、不認同,繼續說違反《基本法》。我真的很好奇,反對派口中的《基本法》是什麼《基本法》?是他們自己立的法?也只有他們才有解釋權?如此一來我們也不用理會反對派的所作所為了,反正他的法不是我的法。

在「後真相」時代,反對派妖言惑眾地構建出一個「平衡空間」,當中的是是非非與香港的政治和社會現實根本是兩回事,再多的爭論都是徒然。我們必須堅持自身的價值觀,做好自己,教育好下一代,讓一切歪論無所遁形。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來論】不能輕易放生許智峯的理由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疑因不滿被監視,逐搶去女行政主任手機一事終於開審。

2019-03-29 09:49

【來論】到底誰誰在唱衰香港司法制度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日在立法會行政長官質詢時間嚴詞批評非建制派議員,任何人詆毀香港司法制度、聲稱香港沒有司法獨立或稱香港司法獨立是「廢話」者,都是在辜負香港市民,並希望他們撫心自問,是否應經常如此詆...

2019-04-04 09:02

【來論】大律師公會「誤導論」的誤導

香港大律師公會日前再就修訂《逃犯條例》發表意見書,聲稱特區政府強調修例是填補漏洞的說法「誤導」,因香港在現行法例下仍可與內地、台灣及澳門外的其他司法管轄區進行個案移交,而限制與內地進行移交是因為兩...

2019-04-03 13:3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