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不能輕易放生許智峯的理由

【來論】不能輕易放生許智峯的理由
圖:資料圖

文:郭心靖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疑因不滿被監視,逐搶去女行政主任手機一事終於開審。去年4月,立法會正審議高鐵一地兩檢修例草案期間,女EO紀錄議員行蹤期間,被許智峯搶去手機,許智峯並躲於廁所16分鐘,將5封電郵從運房局的帳號,發送到許智峯的私人電郵。

每看到許智峯的新聞時,我也會在想,女EO只是在盡其責任,遠距離拍攝。不要說是立法會議員,即使是一個普通人,縱使多有不滿,也不會選擇去搶手機。尊貴的許議員運用自己男性的體格優勢,對一位女性做出一些連普通人都不會做的事,就是「蝦女人」。

最令我感到難堪的,是許智峯將女EO的手機帶入廁所,偷看他人私癮。現時我們只知道,許智峯將5封運房局的電郵,發到自己電話中,這裡已經明顯有不誠實的嫌疑。更何況,在許智峯收電話的期間,他有沒有偷竊女EO的其他私癮,堂堂一個公眾人物,理應以身作則,以前如何衝擊立法會及區議會,已經不在話下,突然間,又給出公眾一個壞榜樣,也難怪現時欠缺年青人願意投身政壇,試問見到這些情況,又有幾多人會願意走入議會呢?

更何況,許智峯憑什麼去查女EO手機呢,即使警方要查閱疑犯電話,也需要法庭的搜查令,才可查看被捕人士的電子設備。只有三種情況例如,包括防止公眾受到即時安全威脅、防止證據有流失危機,及極度緊急或易受攻擊情況下進行。許智峯本身不是警察,已經無這個權力,更何況他是立法會議員。

更奇怪的是其平時雄辯滔滔聲稱為女性發聲的女黨友們,龜縮至今。想問,究竟黨友重要還是公義重要?

只要翻看新聞,有不少個案就因為警方沒有這個權力,最終令到初步調查沒有的證據,令很多案件因而釋放疑放。當然,我不是搜查電話一定告得入,但想表達的是,許智峯今次犯案的程度,已經超越法理上的容許,而且為保障其他女性工作時不受侵犯,絕對不能輕易放手。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