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講呢啲】不要用鋼筋混凝土來衡量我們的文化政策

【講呢啲】不要用鋼筋混凝土來衡量我們的文化政策
戲曲中心上月開幕。圖:中新社

文:陳小偉

民政事務局己亥年新春酒會上,劉江華局長致辭,作為分管文化領域的政策局,在談及文化方面的發展時,他用兩個方面來體現港府在文化方面的「成就」,是這麼說的:

「香港文化藝術亦有可喜的發展,西九文化區的戲曲中心,成為殿堂級的表演場地,欣賞過的觀眾均讚不絕口。隨之而來,今年香港藝術館擴建後重新開放、其後M+當代博物館、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以及在觀塘的東九文化中心,將會相繼落成,再加上籌劃中在北區的新界東文化中心、大會堂的擴建、香港文化中心的翻新等,都在未來十年發生,香港的文化發展將會迎來前所未有的蓬勃生機。

政府亦投放不少資源,鼓勵藝團走出外表演交流,成為香港的大使。除了在世界各地恆常表演以外,香港的藝團已開始走進大灣區,最近有香港的爵士樂隊在中山作戶外演出,吸引逾萬樂迷到場欣賞及三十多萬在線觀眾;亦有青年民樂團一連四晚分別在惠州、珠海、中山和東莞走埠演出;還有藝團已計劃在廣州、深圳、上海和北京巡演。可以想像,藝文界的朋友可以尋找到更大的舞台,更好發揮創意潛能。政府將會繼續在文化硬件和軟件方面作出支援,與業界一起鞏固香港作為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的地位。」

簡單的來說,就是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大型文化基建落成,一方面是支持藝團走出香港。我們不能否認上述兩個方面確實積極促進了香港文化的發展,劉局長的話也沒有錯,只是上述的論述過於片面,也讓不少文化界人士感到失落,不禁讓人問到,難道,香港文化發展是否蓬勃,只能用鋼筋混凝土去衡量?我們的文化影響力,就是給資助讓藝術團體除外表演?

2018年對於文化界來說,是一個悲傷的年份,我們失去了饒宗頤、金庸等幾位大師,大師離去讓我們悲傷,但也讓我們感到悲哀,悲哀的是大師之後再無大師。這才是最大的問題,最讓人擔憂的問題。

文化政策除了給大家銀紙走出去,建漂亮的場館之外,如何培育本土的文化土壤以及文化人才,應該是港府值得思考的地方。否則,我們建起來的漂亮場館,我們永遠只能是觀眾,我們過去引以為傲的影視產業永遠只能拍老掉牙的東西,我們的書店只能通通變成把書當做裝飾品的飲料店,我們的書展也只能變成是一年一度的教材大甩賣,我們的青年志向是成為金融才俊,文化人成為窮困的代名詞。

港府一直積極干預的自由市場經濟,因此不會對特定的行業進行扶持。但在目前香港經濟已經嚴重單一和失衡的結構之下,港府應該考慮加大對文化產業的扶持力度,給於本土文化人才資源用於創作,給於院校資源培育文化人才。遺憾的是,相較於對創科等產業的支持力度,港府在文化政策上較為落後。

最後,希望,未來香港能夠有一個統籌文化產業的文化局出現。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李仕奇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2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