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國際觀】新泰王崛起,重整內外王權

【國際觀】新泰王崛起,重整內外王權
現任泰王哇集拉隆功。圖:法新社

文:郭濟觀

新泰王崛起,重整內外王權

前任泰王在2016年10月駕崩後不久,新泰王登基即位,但因正值在位70年,加冕典禮延後。最終在2019年1月1日,泰國王室正式宣佈將會在5月4至6日為現任泰王舉行加冕典禮。但其實在加冕典禮前,現任泰王在過去3年間,已借助軍政勢力開始不少王室社政權重整的工作,同時聯同軍政府加大力度打擊對王室的異見分子。

泰王與軍隊,一同政變鞏固權力

早在2014年,當時泰國經歷長期的政治暴亂(紅衫軍對黃衫軍),兩股政治勢力內鬥,是傳統保王派(連同傳統精英)及新崛起民選總理塔信之間對峙,前者一心想保權,後者即想奪權,兩勢力的政治鬥爭促使國家大亂,泰國皇家陸軍(Royal Thai Army)期後以和平及安全之名,根據《1914年泰國戒嚴法》實施全國戒嚴,陸軍總司令巴育·占奧差命令徵收內閣權力,強行中止《泰王國2007年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Kingdom of Thailand, Buddhist Era 2550)。表面上,軍隊是為重治亂局而奪去政權,但實質上是軍方決定保護王權,而借「和平」名義推翻民選政權。其實反映泰國「君主軍政同一條船」其實也相當明顯,政變後軍隊嘗試拘捕塔信,而總司令占奧差最終也得到時任泰王默認成為泰國總理,促使泰國實質成為「君主軍政獨裁統治國家」。

【國際觀】新泰王崛起,重整內外王權
抗議軍隊政變的示威者在曼谷勝利紀念碑示威,他們和軍隊的對待情況。資料圖:MashableAsia

在2016年,泰國總理及陸軍總司令占奧差根據《泰王國2014年臨時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Kingdom of Thailand (Interim) 2014)的第44條法令,將所有立法,行政和司法權力授予給現任泰王瑪哈。「軍王」之間的默契和合作當然使大眾惹起疑心,所以有不少聲音不滿王室的舉動。2016年,德高望眾的前任泰王駕崩,新泰王在政局不穩時登基,加上新泰王的形象問題,使王權備受衝擊,軍隊為了鞏固新泰王瑪哈的權威,加強執行《褻瀆王室法》(Lese-majeste law),升級執法力度,嚴厲打擊任何對王室的負面評價。事實上,泰國當局不僅針對那些發布或分享侮辱泰王資料的人,甚至打擊尋找相關資料的人。例如:在2017年,名為WiChai的男子因在Facebook分享了10條有關攻擊泰王的資訊,最終面臨35年的監禁。根據《衛報》的報導,自從2014年的政變後,已有超過100名人士因違反《褻瀆王室法》、《公投法》等「保王」刑事法律,而面臨極嚴重的監禁後果。

【國際觀】新泰王崛起,重整內外王權
軍政及國王關係。圖:經濟學人

一同修憲,一同擴大權力

現任泰王曾一度拒絕了由軍政府指派的委員會撰寫的《泰王國2016年憲法(草案)》(Draft Constitution of the Kingdom of Thailand 2016),而主因是該草案並不能有效反映泰王的「權威」(Majesty’s authority)。期後,他高調介入憲法起草過程,提出3大修改,分別是(1)取消泰國樞密院(Privy Council of Thailand)及攝政王制度,而國王能夠自由選擇指派代理人履行他的職務;(2)擴大君主權,終止王室法令及行政命令的副署要求;及(3)重奪皇家危機權力(Royal Crisis Powers),將危機權力從憲法法院轉移到國王。

最終2017年的新憲法為未來軍政立下基礎,一方面全面鞏固了軍隊在政府內部的影響力,用以限制政黨影響力;危機權力(Crisis Power)依然是由憲法法院管轄,同時加強了法院彈劾民選領袖的權力。軍政府決定不採納其餘2個要求是,相信是因為他們也不希望新泰王權力過於大,影響軍隊政權,由「君主軍政政權」變成「絕對君主政權」,至於將「取消泰國樞密院及攝政王制度」的要求納入新憲法,主因是這要求並不動搖到憲法實權,及反映兩者間的政治妥協。

泰王幕後發功及建立民間政治力量

雖然現時新憲法仍然限制了不少王權,但新泰王在幕後得到不少重要政治影響力。在2017年,他成功完全控制了皇冠產權局(Crown Property Bureau),持股價值超過400億美元,並將所有過往的王室資產轉成為個人財產。除了得到大量財政實力外,他也非常努力開展民間工作。最明顯的是,泰國王室推動了名為「志願精神」(Volunteer Spirit)義工計劃,目的是成立一個由王室統領的民間平臺,吸納愛王之人,讓他們宣誓效忠及為王室效勞。成員們現時一般只是幫助政府及社區處理民生問題,但其重點並不是義工計劃的具體工作內容,而是背後的政治根源和權力醞釀。簡單而言,他正為自己建立有別於硬式的軍隊勢力及傳統政黨的「保王」政治力量,而是一群力量基礎來自王室的民間「王軍」,讓他們能夠做一些政府及軍隊可能無法做到的事情。

【國際觀】新泰王崛起,重整內外王權
「志願精神」成員。圖:南華早報

在未來的泰國大選中,泰國的民主制度是否有能如從前一樣,基本上沒有可能了。過往民主制度嚴重影響到君主的權力,促使軍隊政變保王,現變成名乎其實的軍政府。理論上,現時泰國民眾力量被大大減少,唯一能限制軍政府力量的只有新泰王。但他本人毫不關注民眾權利,就連修憲過程中,只是一心希望藉助軍隊勢力及關係擴大自我權力,同時在背後不斷投放資源發展民間王軍。當然,一隻手拍不響,泰國民眾在過往的憲法公役,61.4%選民投票支持採用新憲法草案,投反對票的只佔38.6%,大比數通過軍政的新憲法草案,其實也說明,民眾已非常厭倦泰國權力鬥爭所製造的政治亂局。另外,筆者為保障自己,也不方便公開個人名字,免得需面對泰國《褻瀆王室法》的檢控(笑)。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K Li

編輯推薦

【國際觀】巴西:抗華或防華?

事實上,就算當時軍政府採取極權政策,透過打壓國會及法院的權力,大幅限制個人自由,全面全力打壓反政府聲音,但仍能得到美國的認同,吸引大量外資投資,巴西在60年代末及70年代初的「經濟奇跡」(Economic Mirac...

2019-01-11 17:03

【國際觀】巴西,明日的軍政、極權、反左的世界

博爾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在2019年1月1日正式上位成為巴西總統,一方面反映當地人民對現時左派領導的不滿,另一方面顯示右翼興起,重新執政領導巴西。

2019-01-08 10:32

【國際觀】巴西,人民渴望軍政新時代

63歲的博爾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是前陸軍上尉,一直擔任里約熱內盧州的聯邦眾議員。他的軍事背景、種族主義、厭惡同性戀及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ness)的意見,被外界稱為「巴西特朗普」。但在經...

2019-01-04 17:51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