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吳桐山】居住難致婚姻有名無實的悲歌

【吳桐山】居住難致婚姻有名無實的悲歌
蘇屋邨重建2期入伙延誤,受影響居民到房署總部請願。圖:文匯報

文:吳桐山

14日有單新聞,深水埗蘇屋邨完成重建多時,第2期共7幢樓宇去年9月開始預派,原定於11月開始入伙,但至今消息全無,搞到十多人到房署總部外請願,要求盡快交待延誤原因及確實的入伙日期。

申請公屋隨時要等六七年,獲分配之後還要等落去,不知何時可以入住,其焦慮心情可以理解。香港新一代苦於做無殼蝸牛,其付出的代價是極其沉重的,我最近才接觸到身邊一些個案,有青年到了結婚年齡仍沒有單獨居住能力,結果名義上結了婚甚至已生育小孩,但仍然是丈夫妻子分開與屋企人居住,未結婚先分居,最後在等上公屋期間已婚變,離婚收場。

【吳桐山】居住難致婚姻有名無實的悲歌
蘇屋邨正進行重建工程。圖:星島

我自問已奔四,結婚多年,但早年也有相似經歷。大學畢業之後礙於租金成本高,一度與家人同住。但我著實覺得與家人同住是不可能的任務,兩代人差距太大,尤其是上一代人有著極強的尊卑觀念,很多時會強迫下一代按照他們的價值觀行事,名為「為你好」。因此,我一直覺得兩代人同住是對年輕人的創造力和衝勁最大的伐害。於是我離開香港回內地發展,開始只是住城中村,隨著收入的增加逐漸改善生活,也在這段期間結婚。到我的工作經驗累積之後,有能力在香港自己居住,又回流香港工作至今。

【吳桐山】居住難致婚姻有名無實的悲歌
樓價高企,基層市民難以負擔私樓,但公屋輪候時間又愈來愈長。圖:星島

每個地方都有優缺點,但香港的居住問題,令年輕人無法有自己的居住空間,這一點是無法接受的。借用「烏龍議員」游蕙禎的名言:「想去扑嘢(做愛)都搵唔到房去扑,呢個係好現實嘅」。嚴格來講,香港的個別物種——缺乏父幹收入較低的年輕人——已經到了連雄性和雌性交配的場所都沒有,這已經不是人權的問題,而是連基本的動物權利都無。請恕我說的直白,因為只有這樣說,那些眼裡只有動物權益的保育團體才會重視。

到我回流香港之後,女兒開始上幼稚園,我才驚訝地發現,原來女兒一些同學的父母,竟然是未結婚已分居,而且一直分居,在等上公屋。恕我愚昧,夫妻因為異地工作而分居多有所聞,但夫妻明明在同一個城市,甚至在同一個區,明明結了婚有子女,卻要分開與原來的家人居住,我的第一反應是:你這婚結來做乜?說得難聽一點,咁同搵個炮友捐精有咩區別?

【吳桐山】居住難致婚姻有名無實的悲歌
高不可攀的樓價,令不少年輕人感到沮喪。圖:星島

婚姻的關鍵不是拿一張證書,而是兩個人組織一個新的家庭,在一起生活。所謂相見好同住難,一男一女約出來行街睇戲食飯,和日日起居飲食、養育子女,完全是兩回事。結婚有個俗稱叫「過門」,無論是女方嫁給男方,還是男方入贅,都要「過門」才算結婚啊。如果夫妻結婚後仍然分別與自己的原生家庭一起住,都沒有「過門」,雙方生活沒有發生重組,嚴格而言這根本不算已經結婚,這段有名無實的婚姻,悲劇收場的機會好大。

最近我就聽到一個真人真事個案,夫妻結婚後,妻子與子女住在娘家,丈夫仍然與自己六七口家人一起住,夫妻在申請公屋,結果在已獲配公屋等拿鑰匙入伙的過程中,已離婚收場。沒有人去統計過究竟香港有多少年輕人因為住不起而被迫夫妻分居,但就我身邊都接觸過好幾個個案,不能說很個別,足見香港的居住難對人性的伐害已到了何種地步。

【吳桐山】居住難致婚姻有名無實的悲歌
毗鄰深圳樓價較香港低。圖:星島

我對這些年輕人的建議,就是離開香港,無論是去內地還是其他國家,甚至去非洲闖蕩一番,成敗都叫做是自己的一片天地。內地大城市雖然近年房價也高,但買不起可以租得起,在內地租一個獨立居所,成本仍然只是香港的幾分之一。香港縱有千般好,但憋屈到連動物交配的空間都無,這是絕對一票否決不可接受的。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李仕奇

編輯:s.Kong

編輯推薦

【吳桐山】刁難《國歌法》迷失理智

《國歌條例草案》將於本月內提交立法會首讀。「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就《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本來就是應有之義,偏偏反對派對此諸多刁難,提出種種似是而非的反對和質疑意見。香港本來是一個言論...

2019-01-11 08:55

【吳桐山】警惕蔡英文當局無視善意成反華傀儡

國家主席習近平2日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發表講話,闡述大陸最新對台的方針政策。

2019-01-03 09:57

【吳桐山】土地發展拆東墻補西墻的掩眼法

政府上周公布下季賣地計劃。連同一鐵一局以及私人發展在內,下季共提供3950伙,連同首三季供應約9900伙,全年私樓供應為13850伙,未達全年1.8萬伙的供應目標。私樓土地交唔到數,發展局局長黃偉綸的解釋是,因為...

2018-12-31 09:2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