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國際觀】巴西:抗華或防華?

【國際觀】巴西:抗華或防華?
資料圖

文:陸子瑋

本人上一篇文章也詳細解釋到,1964年至1985年的軍政期間,美國和巴西軍政府一直保持極度緊密的政治和經濟關係,巴西軍方能夠在1964年政變成功,美國中情局在前線及幕後提供大量支援,有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事實上,就算當時軍政府採取極權政策,透過打壓國會及法院的權力,大幅限制個人自由,全面全力打壓反政府聲音,但仍能得到美國的認同,吸引大量外資投資,巴西在60年代末及70年代初的「經濟奇跡」(Economic Miracle)有一定程度是有賴於當時美國政府的支持。

美巴關係、中巴關係

軍政政權在80年代經歷過兩次石油危機後,巴西對美國應對石油問題的解決方法極為不滿,因為經濟問題嚴重影響巴西出口貿易,兩國處於緊張關係。在1985年,巴西堅決拒絕簽《核不擴散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及將武器出口向利比亞及伊朗,促使美國將巴西列入黑名單。失去美國支持,同時經歷經濟不濟時期,軍政極權勢力急促下降,失去執政的合法性(legitimacy),促使巴西民主運動黨上場,結束軍政極權,這也一定程度反映當時巴西軍政政府的命運,其實是「成於美國、敗於美國」。

政權的轉換,也同時帶來正面影響,美巴關係在1990年後,關係持續好轉。直到2013年,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Joseph Snowden)爆出稜鏡計劃(PRISM),揭露巴西是美國其中重要目標之一,隨後時任左派巴西總統米歇爾·特梅爾(Michel Temer Lulia)決定取消探訪華盛頓之行以示不滿,使兩國關係一度進入冰河期。

中國有機可乘增加和巴西的外交及經濟關係,在2014年,中國不斷擴大與拉丁美洲的經濟聯繫,同年中巴之間的貿易額近800億美元,中國大量投資亞馬遜的巴西電力傳輸線,以及進口巴西飛機和食物等等,緊密的經濟聯系使兩國進入「蜜月期」。這也迫使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15年主動探訪巴西破冰,兩國關係才回復正常,但左派政府巴西依然對美國的稜鏡計劃耿耿於懷,也使其餘4年裡,兩國關係沒有太大進展。相反,中國在2005年至2017年,對於投資巴西的力度從未減弱,佔了整個拉丁美洲投資的55%,中巴商會(China-Brazil Business Council)主席Luiz Augusto de Castro Neves,更形容:

「中國可以在幫助巴西經濟從停滯中復蘇過程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China can play a very important role to help the Brazilian economy recover from stagnation)

防華戰略,內閣部署

但索納羅的當選將會為兩國關係帶來新挑戰,不少評論已預測,他會跟隨60年代的軍政府的執政風格,拉攏美國,發展更深入的經濟及軍事關係。尤其自參選以來,索納羅將中國描述成「掠食者」,更以「中國並不在巴西裡購買,而是正在購買整個巴西」(China isn't buying in Brazil)一句,反映他對中巴經濟貿易現況的負面理解和不滿,期後明言中國不應該被允許擁有巴西土地或控制其產業,不會向中國出售國有資產,尤其能源和基礎設施方面,會變成「購買整個巴西」(China is buying Brazil)的不利局面。事實上,2010年前,中國的大部分貿易都來自能源供應和食品等商品,而現時主要是能源、電信和金融服務。事關電信產業關係到國家戰略工作,這也解釋了為何索納羅早期已決定將基礎設施部長和科技部長由軍官負責。

【國際觀】巴西:抗華或防華?
基礎設施部長Tarcísio Gomes de Freitas。網上圖片

基礎設施部長— Tarcísio Gomes de Freitas,在黑針軍事學院(皇家砲兵、設防及規劃學院前身,在1792年成立)出身,和索納羅同一軍校畢業,在軍隊服役17年,巴西軍隊工程師及陸軍上尉,曾任聯合國海地穩和特派團的巴西工程公司技術部門負責人和聯邦審計長辦公室運輸區審計總協調員。他並不只監管國家基建工程,也包括國營和私營鐵路、高速公路、航空機場等戰略建設。

【國際觀】巴西:抗華或防華?
科技部長Marcos Pontes。網上圖片

科技部長— Marcos Pontes,一名美國培育的航空工程師,畢業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海軍研究生院、航空技術研究所(ITA)系統工程碩士,過去為巴西空軍中校,首名NASA巴西宇航員和第一位進入太空的南美洲人,現為聯合國親善大使,及在美國航天局NASA工作,持續幫助巴西政府發展航天高科技。他將會負責制定和實施國家科技政策,也掌管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聯邦,州,地區和市政機構以及處理該主題的立法委員會,成員涉及到國防部、政府政務部等。

本人相信,索納羅的安排是想借助軍事背景人員,能在政策及軍事上,有策略地對抗及減低中方在能源和基建方面的影響力。Freitas安排為基礎設施部長,一方面是他對Freitas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想籍著他的軍人思維及工程審計專業知識,嚴格監管和控制中國在巴西的基建投資項目。同樣,Marcos Pontes初安排在國家科技政策的負責人,也是防止中國在巴西科技方面的入侵,並且他希望Marcos的背景更容易得到美國信任,日後展開更密切的美巴科技合作項目。

親美反華雙拳政策不可行,需經濟利益「行頭」

面對現時巴西的經濟困局,索納羅一方面需要快速及有效解決內部的社會問題(毒品、有組織性犯罪團體、罪案問題等等),另一方面是需要保持國內經濟增長。就有如國際事務副規劃部長Jorge Arbache在接受Reuters訪問時,也清楚表示巴西現時極需要國外投資者,因為國內投資遠遠少於需求。事實上,現時中國仍是巴西其中最大的投資來源;據巴西規劃部稱,中國在2017年在巴西投資了209億美元,這也是自2010年以來最多。

美國總統特朗普希望通過對中國(可能還有巴西)等出口商設置障礙,來保護美國市場。索納羅如希望與美國的外交政策保持一致,這意味著將巴西經濟發展的希望託付於美國,及將所有籌碼都押在一個變幻無常的美國總統和華盛頓外交政策機構,風險根本過大,尤其現時美國已對歐洲傳統盟友毫不客氣,對於在美眼中的「外人」巴西,命運更難以預測,也可能重滔覆轍——「成於美國、敗於美國」。

【國際觀】巴西:抗華或防華?
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巴西大使李金章會見索納羅,簽署《堅守多邊主義,凝聚合作共識》。來源:VEJA

其實索納羅也深知現時巴西經濟正經歷低潮,如果罔顧現時巴西的經濟穩定性,一意孤行採取反華政策,一定會影響經濟現況,只會損人害己,不利民情(索納羅試圖在選舉期間,宣布他將進行市場改革贏得經濟精英的支持),嚴重影響他日後在國家推行極具爭議的經濟、民生及政治改革政策,特別他的經濟改革政策、打貪和穩定治安工作需要一個穩定的經歷發展。

如反華及親美雙拳政策一致並行,巴西整國的未來去向及他本人的政治發展,應該是「兇多吉少」,小心「一失足成千古恨」。所謂:「中巴關係,經濟行頭,仍需向現實低頭」,反華工作短期內基本難以開展及實踐,現時只能在政府內閣的政策把關方面「防」華吧。

作者為基本法基金會研究員,及港大畢業同學會增補理事和政策小組成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K Li

編輯推薦

【國際觀】巴西,明日的軍政、極權、反左的世界

博爾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在2019年1月1日正式上位成為巴西總統,一方面反映當地人民對現時左派領導的不滿,另一方面顯示右翼興起,重新執政領導巴西。

2019-01-08 10:32

【國際觀】巴西,人民渴望軍政新時代

63歲的博爾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是前陸軍上尉,一直擔任里約熱內盧州的聯邦眾議員。他的軍事背景、種族主義、厭惡同性戀及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ness)的意見,被外界稱為「巴西特朗普」。但在經...

2019-01-04 17:51

【時事快評】2018對巴西很重要!世盃奪冠、總統選舉將有重大影響

巴西國際貿易研究所所長魯本斯·巴爾博薩(Rubens Barbosa)指出,今年的大選結果將決定巴西下一個十年的發展。

2018-05-18 19:50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