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吳桐山】刁難《國歌法》迷失理智

【吳桐山】刁難《國歌法》迷失理智
圖:資料圖

文:吳桐山

《國歌條例草案》將於本月內提交立法會首讀。「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就《國歌法》進行本地立法本來就是應有之義,偏偏反對派對此諸多刁難,提出種種似是而非的反對和質疑意見。香港本來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地方,有爭論不是一件壞事,但近年香港令人擔心的一個趨勢,是真理不是越辯越明,而是被歪理充斥迷失理智。

反對派一直對《國歌法》的刁難,都集中在如何釐清各種情景,從而提出種種灰色地帶。但其實任何法律的立法,最重要是明確大原則和立法原意。《國歌法》的大原則是保護、尊重國家尊嚴,定罪的大原則是公開及故意貶損國歌,執法機關觀察到相關情況後,有足夠證據便會作出檢控,再交由法庭判決。沒錯,法律條文從來都是定原則,而不可能定細節,這不是《國歌法》的特例,而是任何法律都是如此。

回歸前香港制定的很多法律更是模糊,例如《刑事罪行條例》第160(1)條:「任何人在公眾地方或建築物的共用部分遊蕩,意圖犯可逮捕的罪行,即屬犯罪,可處罰款$10,000及監禁6個月」。第160(3)條,覺得你「在該處出現,導致他人合理地擔心本身的安全或利益」,都可以逮捕。這是所謂遊蕩罪。夠屈機嗎?如何界定我的出現會不會導致其他人擔心?他擔心也可能是他自己的問題啊?哪怕是嚴重的刑事罪行,例如謀殺還是誤殺,很多時都是一線之差,要由法官來判斷被告行為的意圖為何。

為什麼司法機關如此重要?法官要享受高薪厚職、地位尊崇?正正是因為每一宗犯罪都是複雜的,有著不同的背景、動機、行為,法官要傳召證人作供,控辯律師要繁複質問詰難,才能搞清楚整件事的性質。沒有一條法律可以如反對派刁難《國歌法》一般,將各種可能的違法情況羅列得一清二楚,明確列明如何就是違法,如何就是不違法。沒有人有能力寫出這樣的法律條文。反過來問,若法律條文要如此巨細無遺,還要司法機構幹什麼?這豈不是侵害司法?

因此只要立法的大原則是清晰的,司法機構自然會依據立法原意來判定有罪還是無罪。另一方面,法律的用意本來就在於起阻嚇作用。《國歌法》立法之後,一定會對過去的公開侮辱國歌的行為起到阻嚇作用。至於以後一旦發生例如噓國歌一類集體貶損國歌的行為,警方就可以根據搜集到的證據而作出檢控。有人又散播歪論說「這一定是選擇性執法」,這根本是妖言惑眾。

任何法律的執行都不可能沒有漏網之魚,哪怕是謀殺,都有殺人兇手逃之夭夭。違法「佔中」、「旺暴」,參與人數也多於事後被起訴的人數,那要視乎警方有否充分的證據去起訴某一個人。文明的法律體系是有所謂無罪推定原則,只有沒有足夠證據去入罪,那就是無罪。相反,在封建極權社會,如果有一群人聚集進行某種侮辱皇帝的行為,可能就不用搜集證據,全部株連九族,那就不是無罪推定原則了。

「一國兩制」之下,《國歌法》本地立法是必然之舉,根本無空間去討論做還是不做。爭論是可以的,但爭論的過程,不能失去基本的邏輯和常識,莫讓自己成為一個反智之人。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來論】若沒有「一國兩制」,反對派還能「又食又拎」嗎?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發表的講話,之所以受到香港社會熱議,除了因為講話闡釋了推進國家和平統一的重大政策主張之外,更是由於當中提及要探索「兩制」台灣方案。

2019-01-10 09:25

【來論】律政司功夫還須在法律以外

律政司功夫還須在法律以外?這也行!沒錯,律政司是要維護法治,以法治為依歸,必須知法懂法守法,但是,在今時今日的香港,這卻遠遠不夠,因為這個城市已日益政治化。

2019-01-08 17:28

【文兆基】大家讀懂「習五點」了嗎?

今年初,國家主席習近平趁着「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之際,針對兩岸問題發表講話,即坊間俗稱的「習五點」。

2019-01-09 17:4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