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律政司功夫還須在法律以外

【來論】律政司功夫還須在法律以外
資料圖

文:容雍

律政司功夫還須在法律以外?這也行!沒錯,律政司是要維護法治,以法治為依歸,必須知法懂法守法,但是,在今時今日的香港,這卻遠遠不夠,因為這個城市已日益政治化。

就以近日律政司拒絕起訴梁振英UGL案一事為例,律政司明明依法而行,卻竟蒙上破壞法治的惡名。明明是撥亂反正,卻遭反咬一口,說成是不按本子辦事,問題出在哪裏?就是法律以外的一些功夫。

律政司決定起訴重大案件前徵求外聘法律意見,源自梁愛詩時期的「胡仙案」,此後梁錦松案、許仕仁案、曾蔭權案均有徵求外聘意見,儼然成為一種慣例,可是卻非法律明文要求。如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在梁振英案上沒有徵求外聘意見,說不上犯法,也就不如坊間有人所言那樣有什麼不應該。

或許,有人說,特朗普也有權炒人,但他動輒炒人卻是不應該,以此來比照鄭若驊的行事。然而,特朗普動輒炒人,人們覺得不應該,是因為他炒的人沒有明顯過失卻被無理炒掉,這個舉動才有問題,如果是該炒的,又有什麼不對呢?與特朗普不同的是,鄭若驊不單有權不徵求外聘意見,而她的舉動更是維護律政司的「獨立性」,避免權力遭到不必要的削弱,這是對制度的保護。簡單一例,法官審曾蔭權、許仕仁,都沒有什麼顧忌,只須秉直判案就可,何嘗需要再找另一個法官提供意見?法官只有在案件涉及直屬親屬時,才須避席。同理,律政司決定案件須否起訴,又何須因涉案者有權有勢,而要尋求外聘法律意見?如果二者真的不同,又該聽誰的呢?更何況,制度中本已有司法覆核程序,有足夠的監督!與此同時,梁振英UGL案,海外及本港廉政公署都表示罪名不成立,或無從查證,也可見律政司決定不上訴是有其理據的。由此可見,從方方面面來看,律政司不徵求外聘意見下而決定不起訴梁振英UGL案,都是站得住腳的。可是,律政司還是要受到指責。那麼律政司欠缺了什麼呢?

《莊子。齊物論》有個朝三暮四的故事,養猴人口糧不夠,便跟猴子說,早上餵牠們三粒,晚上餵牠們四粒。猴子不幹,發起脾氣,養猴人卻沒有動怒,而是心平氣和地改口說,那麼早上餵四粒,晚上餵三粒,可以了吧。結果,竟然皆大歡喜,而事實上,養猴人所餵的果實數目是一樣的。在筆者看來,律政司欠缺的,就是這麼一種揣摩人意,依隨坊眾心理行事而又不悖正道的功夫。

當然,律政司還要建立威信。身家清白,讓人無可指責,也是很必要的。這其實是每位官員都必需的品質。如果官員有足夠的威信,就可抵得住各種政治上的攻訐,對政令的順利推行,也大有幫助。這些,就是我所說的,律政司功夫須在法律以外。

作者為資深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K Li

編輯推薦

【朱家健】其他國籍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香港的角色

最近有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因在公開場合表述失實而被垢病;另有部分政客認為,律政司在作出個別檢控決定前,須尋求獨立法律意見,而以英國御用大律師的法律意見亦為較合適的參考;坊間亦有指出,部分非中國籍...

2018-12-24 10:40

【來論】香港需要一個守護憲法和基本法的律政司司長

傳聞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將「掛冠求去」重返私人執業,若傳聞屬實,袁司長離職後,特區政府將需要在短時間內另覓良將填補律政司司長的空缺。

2017-11-24 10:1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