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國際觀】巴西,明日的軍政、極權、反左的世界

【國際觀】巴西,明日的軍政、極權、反左的世界
2018年,軍隊取替熱內盧警察保安工作,打擊當地罪案問題。圖:AP

文:陸子瑋

博爾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在2019年1月1日正式上位成為巴西總統,一方面反映當地人民對現時左派領導的不滿,另一方面顯示右翼興起,重新執政領導巴西。

索納羅正式上任前,不少分析已指出索納羅會再次令巴西變回極權政府,尤其他本人早已表明他欣賞60至80年代,統治巴西的軍政獨裁政權。上任後,他的內閣名單反映他建立軍政的第一步,將過去已退役的將令安排在國家關鍵位置,分別是(一)國防部長、(二)機關保安部長、(三)科學,技術,創新和通信部長、(四)基礎設施部長及(五)政府政務長。

【國際觀】巴西,明日的軍政、極權、反左的世界

他大力發展軍政府,一方面是大力提升政府改革的執行力,另一方面是透過增加軍方的政治參與度,為未來「大改革」打好基礎。值得注意的是,巴西軍方在近年發展出擔任地區治安的角色及政策,就以過去5年為例,在2014年的國際足聯俱樂部世界盃(FIFA)、2015年寨卡病毒疫情控制、2016年奧林匹克運動會、2017年聖埃斯皮裡圖州警察罷工及2018年約熱內盧保安,有別於一般民主國家做法,各類大型社會治安行動是由軍方控制,傳統司法部門(警察等等)實質只是小角色。換言之,在近年的巴西的政治生態下,軍方高度參與社會治安行動,也成社會治安的主力軍,「誰得軍心,誰得天下」。

從歷史長河及近年各國的經歷民生顯示,當政府需要重整經濟架構,尤其減去民生福利政策時,容易引起國內大規模的反對聲音,例如:2018年的法國「黃背心」、希臘示威新緊縮法案等等。事實上,在巴西歷史60年代末,軍政府推行緊縮政府時,都出現大量國內的反對聲音(尤其左派陣營人士),當時軍政府為穩固自身權力,控制社會輿論,軍警聯合監管治安,鎮壓反對聲音,同時消滅左派勢力。

【國際觀】巴西,明日的軍政、極權、反左的世界
60年代至80年代,暴力鎮壓國內聲音為常態。圖:The Brazilian Report

在不久的將來,索納羅將會推行大量巴西經濟改革政策(尤其是政府緊縮法案),減去社會福利(擺脫社會主義),消滅政治正確聲音(反同志、歧視黑人、保持傳統觀念),這類政策將會引起大規模的社會反對示威活動。本人相信,他現將不同軍隊將令安排到國防、國家內部安全及政府政務方面,一邊透過增加軍方在政府內閣的影響力,另一邊吸納更多軍方支持,是政治策略的需要。因為一方面能夠有政府體系裡大幅提升行政機關及社會治安的政治影響力,為日後收緊個人自由、國會及司法權力打好基礎,另一方面在社會層面上穩定巴西的公共治安權,確保新政策在社區暢通無阻。

至於左派的命運,現論索納羅是否會藉著軍方支持及大選的熱潮,消滅左派勢力,還是言之尚早。不過,他曾為軍政府殺害反對者的行為辯護,並多次強調他「支持獨裁統治」。但是,隨著大選結果揭曉,索納羅也受到不少外界批評他的「獨裁崇拜」,可能促使向支持者表示他是捍衛憲法的「民主衛士」。不過捍衛什麼的「憲法」及「民主」,是否成為「軍政獨裁民主衛士」,仍有待觀察。值得注意的是,從他對軍政府的崇拜及政策實行、對左派政權的憎恨(可從他對委內瑞拉的批評反映)、大選的熱潮、軍方的支持及巴西軍警權力的各個因素總結而推測,巴西國內的左派人士自求多福吧。

作者為基本法基金會研究員,及港大畢業同學會增補理事和政策小組成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國際觀】巴西,人民渴望軍政新時代

63歲的博爾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是前陸軍上尉,一直擔任里約熱內盧州的聯邦眾議員。他的軍事背景、種族主義、厭惡同性戀及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ness)的意見,被外界稱為「巴西特朗普」。但在經...

2019-01-04 17:51

【國際觀】黃背心社運,歐洲的「Facebook革命」

「黃背心運動」(Mouvement des gilets jaunes),開始時主要抗議馬克龍政府為了推廣使用環保汽車和潔淨能源,推出提高柴油稅和汽油稅政策,在11月17日,示威人數達到28萬人。

2018-12-27 16:2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