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黃舒明】後菜街時代

【黃舒明】後菜街時代
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被取消。資料圖

文:黃舒明

筆者作為取消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殺街」文件之其中一位提呈人,抱著為民請命之心上戰場,戰場上與幾位勇士一馬當先,無懼行先死先。戰車啟動之初,面對冷嘲熱諷,有人不敢上車跟車,但面對市民如雪片般的支持鼓舞,咬緊牙關,結果成功為旺角重光。作為區議員,成功為民解決了一件難於登天的社區問題,那份感動,真的要命,菜街正式取消當晚的一刻,百般滋味在心頭,實感覺自己與受影響的市民心臟同跳!

旺角重光戰役後,面對的是「後菜街時代」……

為數不少之菜街表演者,移往尖沙咀天星碼頭繼續載歌載舞,彷彿將「菜街」問題照版煮碗遷移到天星。傳媒廣泛報導多件因表演問題而出現之爭位爭執荒謬事件,令市民更加搖頭嘆息,心想:以後是否失去五支旗桿?失去一個浪漫又風涼水冷的等候點了?

【黃舒明】後菜街時代
表演者轉戰尖沙咀天星碼頭。資料圖

殺街後數天,筆者曾與同事前往視察,一檔兩檔三檔,「密質質」的排在一起爭位,我呆望著其中一位扮演死侍的表演者,心想如果你是真的Deadpool多好?至少,Deadpool行動,比政府部門處理問題,快一萬倍。

筆者很明白,表演者其實是需要場地供他們表演,而且有供就有求,有表演就有粉絲。只是筆者不滿,殺街以後的政府部門,怎麼好像還「未瞓醒」?

先是對於公共空間之問題,態度一頭霧水,執法多頭馬車。後是對於街頭表演之需求,明知需求深切,卻又無為而治。

先說對於公共空間之問題,當日「菜街」之所以演變為無法無天的黑歷史,歸根究底就是行人專用區沒有相應法例去監管專用區上之活動,致令有人利用灰色地帶任意妄為。可是,我們的天星碼頭不是行人專用區,普通街道實在必定有法例可依吧?現時部門不在火苗滋生時就快速滅火,難道又等火舞燎原?同時,既然部份市民認為政府需要增加表演空間,政府就應快速安排相應委員會作出研究,可惜筆者眼見最先肯回應相關問題之委員會人士,是海濱事務委員會主席,奈何此委員會,不主打藝術發展。

輪到面對街頭表演之需求問題,如果你翻查Google大神,你會見到多個新聞輿論,都已經紀錄了無論市民,抑或街頭表演者,都希望政府提供一些指引,要求政府去管去理。而好些部份之街頭表演者,某程度上亦接受,跟從指引或條例之監管去表演。事實上,佔領以後,社會其實已經難得有一件事,是廣泛香港市民都希望政府去管去理,要求聚焦去定立指引法例的。可惜面對如此訴求,莫說政府「捉到鹿脫唔到角」,就連與藝術有關之相屬委員會都「聲都唔聲」,這種態度,試問怎向市民大眾交代?

社區有Deadpool,議會有Deadpool,該管就得管,筆者期望特區政府能夠有氣有節去積極回應,這樣對街頭表演者、普通道路使用者抑或廣大市民,都來得公平。但願我們能盡快促使政府各部門盡快處理問題,結束「後菜街時代」,還市民五支旗桿……

作者為經民聯青委副主席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江純力

編輯:CK Li

編輯推薦

【黃舒明】3.11消失的選票 對2020有何啟示

3.11過後,有人歡喜有人愁,一眾政壇花生友聚頭飯局,話題也當然離不開3.11賽後檢討。「大家估計,九西不見了的四至五萬張選票去了哪裡?」低投票率,才是大家有興趣的議題。

2018-03-21 09:21

【黃舒明】細路仔玩泥沙?原來都唔容易

「細路仔玩泥沙」象徵做事求求其其,兒兒戲戲。我不知道這句粵語俗語創作的年代有多遙遠,但相信那個時代,小朋友都應該可以隨意地在住家附近玩泥沙,才能夠象徵那種隨手可得的「求求其其」

2018-01-22 18:06

【黃舒明】尊重生命,我們不是野人

世界天氣越來越反常,溫室效應嚴重,香港彷彿已沒有了春秋二季,兼有多年冬天溫度曾降至5度以下。至於禦寒衣物,傳統智慧首選動物皮毛。

2017-12-01 11:1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