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寒柏】為史檔說句公道話

【寒柏】為史檔說句公道話
大灣區建設。圖:資料圖

文:寒柏 

近日,以談中國歷史及香港集體回憶的知名facebook專頁《史檔》,趁書展推出了新書《史檔—區區有故講2:大灣區篇》。蘋果日報以「集體中伏」為題,批評史檔宣傳「大灣區」,還披露史檔原來屬「圈傳媒」旗下,與《港人講地》一樣,正是由「齊心基金會」經營。新書發佈會上,其中一名嘉賓更是梁振英先生。蘋果日報以「投共」為罪名,對其口誅筆伐。其專頁內亦多了不少打評、攻擊和侮辱性的留言。另一邊廂,《港人講地》裡亦有一些文章力挺《史檔》,逐點批評《蘋果日報》的謬誤。

筆者不認識《史檔》,也不是《港人講地》的支持者,亦對「大灣區」發展的潛力和對香港人的幫助存疑。任何跨區合作的方案,在實質操作上仍肯定是阻力重重,至少不是中短期可見成效。儘管如此,也要為《史檔》說一句公道話。

大家怎能算是中伏呢?

在此事發生之前,筆者甚至連《史檔》的facebook專頁也沒有太留意。但筆者喜愛中國歷史,所以亦知道《史檔》的存在。除了《史檔》之外,還有《歷史長河》和《舊時香港》等專頁,不少酷愛歷史或喜歡香港集體回憶的朋友也會在facebook分享,因此筆者雖然沒有「關注」這些專頁,但偶然仍可看得到它們的貼文。

個人認為,《蘋果日報》的第一點批評:「集體中伏!」著實有點奇怪。既然《蘋果》記者也認為,《史檔》一直沒有明示其政治立場,現在就算出書大力支持政府和「大灣區」,又算是什麼「忽然投共」呢?「中伏」又從何說起?

正如《蘋果》記者指出,早在一年多前的《史檔》招聘公告裡,已表明屬「圈傳媒」旗下,由「齊心基金會」經營,那麼,《史檔》是自行發表屬於「圈傳媒」,從沒有隱瞞其資金來源、身份及背景了。除非《史檔》亂說自己是《壹傳媒》旗下,卻實收《圈傳媒》的錢,否則大家怎能算是「中伏」呢?

筆者近日翻閱了《史檔》的貼文,內容確實以談論中國歷史和集體回憶為主,偶然也有涉及西史,行文和論點都只是說史而已,十分中性,正如記者所講,《史檔》確實沒有所謂的清晰政治立場。除非是《史檔》原本是「黃絲帶」,或表明「反共」,否則人家一開始既然沒有說明立場,你又如何「中伏」?

「大灣區」當然有歷史

值得大家注意的是,《史檔》出書細說「大灣區」裡各城市的歷史,仍談不上是支持「大灣區」。黃媒居然連說歷史也當成是罪,到底有什麼理據呢?《蘋果》稱,「大灣區」的歷史只有一年,《史檔》居然出書,毫無道理云云。

大家也清楚知道,於2017年3月召開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中央政府正式提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雖然至今只有一年多,但「大灣區」概念由來已久。一來,「大灣區」是參考其他國家數十年來的成功例子,並非首創。二來,早在十八年前,香港科技大學創校校長吳家瑋,已提出「港深灣區」的發展概念,即等同今時今日的「大灣區」。其後十多年來,亦有某些學者提出「大灣區」概念,就算是高科技業界,亦有不少權威人士提出過,即使是「大灣區」概念本身,好說也有近二十年歷史,又怎會是「無史可談」呢?

另外,正如不少《港人講地》發表的文章亦有提及,「大灣區」遍及深圳、廣州、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惠州、江門、澳門和香港等十一個城市群,廣東省的不同城市,各有各的歷史典故和發展歷程。不少城市更有至少數百年的繁華歷史。例如,在清朝盛世至中葉,廣州十三行是全國唯一開放,可做海外生意的商賈團體,廣州做全國的「獨市生意」,可謂富甲一方。其時,香港還未開埠。

數十年來的發展歷程當中,十一個城市裡,亦肯定有香港人的足印,出書介紹一下這十一個城市的歷史,又何罪之有?書中重點談及的是這十一個城市的歷史,並不是對「大灣區」的硬宣傳,《史檔》亦公開澄清了。傳媒和網民連新書也沒有細看的情況下,只看到「大灣區」三個字,便口誅筆伐,著實有違常理。

「齊心基金會」出資,便是有罪?

「蘋果」用了十分常見的「移花接木」之煽動方式,以「齊心基金會與梁振英先生關係密切」為藉口,把市民對梁振英先生的仇恨,成功轉移至《史檔》身上。以戰術上來看,多年以來,黃媒重點攻擊梁振英先生,成功煽動了市民對他的仇恨,再把這仇恨「移花接木」,實有「擴大戰果」之效。若讀者留心,亦不難發現,這是黃媒慣用的招式之一。

有人對所有相對親中,或其實只是「不反共」的媒體都很有保留。他們認為這些媒體如今雖然報道尚算客觀中肯,但當累積到一定的影響力之後,肯定會成為「中國政府的喉舌」云云。總的來說,他們認為得到梁振英先生支持,或由「齊心基金會」出資,本身已經是陰謀,本身已經是罪了。再直接一點說,既然是梁先生的人馬,現在就算沒有犯罪,將來也肯定會犯罪。

這種思維下,政治取態先行,若人家「不反共」,就算只是中肯的細說歷史,已等同有罪,著實非常偏頗。既然香港崇尚「言論自由」,任何政治取態的資本,只要在合法的情況下,皆可表達意見。為何有人會認為相對親中的團體,竟然反過來沒有發言權?難道世上只有「反共」才算是「言論自由」?莫非「黃絲帶」口中的「言論自由」,就只能說「反共」而罷黜百家?

如果連「圈傳媒」旗下的一個說歷史和香港集體回憶的專頁也容不下,又是否有違大家一直所追崇的「言論自由」呢?

壹傳媒與泛民的捐款醜聞,不是更嚇人嗎?

至少早在一年多前,《史檔》已開宗明義的說明屬「圈傳媒」旗下,是光明正大的,居然仍受到攻擊。相比起來,壹傳媒與泛民政客的捐款醜聞,不是更嚇人嗎?泛民政客收受利益搗亂香港,又刻意隱瞞,不是更可惡嗎?

據報道指,壹傳媒黎智英先生與泛民多個政黨過從甚深,於2014年一批密件裡顯示,黎智英先生為泛民的「最大金主」。他曾於2012年至2014年期間,向多個泛民政黨及個人秘密捐款超過4,000萬港元。部份捐款是透過曾任美國海軍情報工作的Mark Simon捐出。

其中,黎先生先後向四個泛民政黨捐出950萬港元,其後再分別向民主黨及公民黨捐出1,000萬港元及600萬港元。個人捐款方面,黎先生向香港教區前任教主陳日君捐款600萬港元,向陳方安生捐款350萬港元,並向李柱銘個人捐款30萬港元。此外,多名現任或前任立法會議員,包括梁國雄、梁家傑、陳淑莊、李卓人、涂謹申和佔中發起人朱耀銘等,都榜上有名。重點是,所有泛民立法會議員,居然從來沒有申報。

此外,書展裡尚有一本新書《何為證據:揭露香港亂象的幕後黑手》,作者披露鄭宇碩牽頭的「真普選聯盟」和「佔中運動」,皆有接受外國勢力捐款。簡單來說,即一場有一場的香港政治運動,皆有外國勢力的身影。「佔中」屬違法行為,為何泛民的信徒,又反而對這種「收錢犯法」的行為不置可否呢?

如果「齊心基金會」出資,搞一個專頁細說歷史,已經屬有罪;那麼,壹傳媒出資捐款給泛民政客,多年來有具體的行為及言論反政府,甚至乎反中央,而且多位泛民立法會議員,居然從來沒有申報,基本上是刻意隱瞞,難道如此行徑,卻反而有沒問題?

當壹傳媒也說要抓住「一帶一路」的機遇

壹傳媒對國家的長遠發展政策,例如「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等不停的批評和抹黑,連一個小小的「歷史專頁」也不放過。可是,於臺傳媒近來的一篇公布裡,卻有這樣的描寫:

「一帶一路倡議重新整頓服務及消費行業經濟,為傳媒行業掀開全新機遇。本集團已在各方面準備就緒,務求以一系列創新產品和服務抓住該等機遇,同時擴闊收入來源以及實現潛在內部及外部協同效益。」(英文原文是:“The rebalancing of the economy to the services and consumption sectors, along with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will open up new opportunities to the media industry. The Group is prepared on all fronts to seize these opportunities through a suite of innovative products and services, while diversifying revenue sources and realising and potential synergies internally and externally.”)

如此一來,一直反「一帶一路」和反「大灣區」的壹傳媒,卻反而認為「一帶一路」對其有利?到底他們是在騙讀者呢?還是在騙投資者呢?

作者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一言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寒柏】傳媒筆下的「夜蒲」真理

本年五月二十六日,泰國尖竹汶府發生了一單兇案。

2018-06-08 14:5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