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青談時政】誰傷害了我們的孩子?

【青談時政】誰傷害了我們的孩子?
圖:資料圖

文:賴家智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指出2017年10至19歲的求助個案有104宗,較2015年上升逾23%;主要問題是來自家長,包括與家長有矛盾及見到父母衝突而情緒受困擾,其次才是學業問題。

在香港,孩子是已經無可選擇地活在一個充滿比較和競爭的環境中。當然,背景比較好的家庭,才有條件去給孩子額外的養份;相對條件不足的家庭只能把教育放在學校和老師上。根據樂施會2015年的「香港貧窮狀況報告」指出,香港在職貧窮戶高達18萬,父母學歷低,無法進行教育孩子的工作,但仍希望孩子能學業有成,加上持續工作,結果就是溝通少,矛盾多,成為一種惡性循環。

近年,我們聽到很多「怪獸家長」的行徑,這些家長除了不斷催谷孩子外,也把學業的重擔加諸在學校和老師身上,學校和老師同時面對社會各界和家長的壓力,也就唯有「狂操」學生。可見家長與學校環環相扣,受傷害的就是學生。

為人父母甚艱難

綜觀而言,家長們其實面對以下情況:

朋輩比較:除了孩子會有成績、運動、品德的比較,家長也在無時無刻面對身邊朋輩的比較。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充滿比較的社會,很多人就拿著自己的孩子去招搖過市。面對這樣的環境,家長的壓力可想而知。

現實環境:香港是一個物質掛帥的城市,大部分家長的想法中,只有知識才能改變孩子的未來,好的幼兒園才能上好的小學,好的小學才能有好的中學和大學,把孩子一生的成就都寄託在那稚嫩的時光中,真的是「三歲定八十」。

傳統觀念:望子成龍是每個家長的期許,壓力是必然,如非專業性的科目,在社會的印象就是沒有未來,所以我們看到大學有神科,這些神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預期畢業後很賺錢。這個思想也影響著下一代。加上香港的教育只有學習如何獲得贏,卻沒有學習如何面對輸,令孩子無法面對失敗,抗壓力顯然不足。

家長教育和家校合作強化各方互信

筆者與台灣的教師好友談及相關教育議題,其實兩地亦有類近的情況,然而,他們亦有一些處理應對的方法。

首先,必須從根本教育家長。教育不是服務性行業,老師的角色不是為家長去服務他們的小孩,可能因為香港的補習社林立,這種針對考試模式的教學,令家長覺得老師就是讓孩子獲得高分的工具。家長和老師應是合作伙伴的角色,因為這個對等的關係,才能互相尊重,為學童建構和諧理性的學習環境,由心為孩子的健康成長作考慮。

另外,教師不單單是傳遞知識的角色,更是與學生接觸的的重要前線,為孩子提供知識以外的幫助和輔導,所以台灣部分教師會要求同學寫日記,從日記中察覺學生是否有異樣的情況,及早發現和預防。部分學校亦會安排不同的活動,讓學生能接觸更多不同的事物,開拓他們的眼光,也藉著活動排解學習壓力。

教育當局也要強化學校和家長的互信,避免政策的原意被扭曲,定時檢討政策的情況和效用,多聽取學校、民間智庫和社區組織的意見,不要閉門造車,只有將政策透明地展示出來,才能減少社會大眾的疑慮,真正改善香港的教育現況。

教育需要長遠的規劃,「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最多只能減輕眼前的痛楚,我們都曾經歷過求學階段,將心比心,為孩子的提供更適切的學習環境!

作者為禮仁教育創辦人、明匯智庫總監助理、青賢智匯理事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一言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青談時政】香港是否需要借鑒內地監管機構的問詢函

第一家同股不同權的公司小米集團-W (1810)終於在七月九日上市了,然而小米則因為中證監的84條問題,放棄了CDR同步上市。這84條問題反映了小米可能質素並不理想,例如違規經營、獲發大量B股與控制權的問題、未來盈...

2018-07-11 11:3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