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青談時政】香港是否需要借鑒內地監管機構的問詢函

【青談時政】香港是否需要借鑒內地監管機構的問詢函
圖:資料圖

文:李海欣

第一家同股不同權的公司小米集團-W(1810)終於在7月9日上市了,然而小米則因為中證監的84條問題,放棄了CDR同步上市。這84條問題反映了小米可能質素並不理想,例如違規經營、獲發大量B股與控制權的問題、未來盈利表現不穩定、直銷的真確性、公司定位為互聯網公司而非硬件公司是否準確、公司毛利率逐年大幅上升,但存貨餘額和應收賬款餘額也大幅上升等等,問題問在節眼上看得大快人心。

很多朋友對內地的監管印象只停在「漲停」及2016年2月驚心動魄的「熔斷機制」,覺得內地監管制度很兒戲,看在眼裡是個笑話。然而,中國內地交易所卻是有很多認真的地方,要是大家投資的公司是AH股,查閱披露易的通告時,會發現海外監管公告,有一些公司可能還會獲得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問詢函,這些問詢函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的網站同步發放,有時問得還很認真。

內地公司雅戈爾集團(600177)透過純粹的會計技巧,令原本收入大跌的公司,透過只需要增持一手中信股份(267)變成盈利大增,很多市場人士對這種會計方式表示嘩然,然而這卻是會計上允許的方法。換在香港的話,監管機構相信亦不會插手干預,就算干預,可能只是暗地裡詢問公司,除非發現有違規的地方,否則也不會公開批評,也不會把詢問了的問題發佈給公眾看。不過換在內地,上交所卻對雅戈爾集團發出監管工作函,督促雅戈爾集團放棄使用這種會計方式。

監管機構詢問了上市公司什麼,在香港作為大眾是不會知道的,除非有一方願意披露,但是監管機構對上市公司詢問的問題,卻是對大眾很有意義的投資資訊。目前香港股票市場的監管模式,大致上是「披露為本」,「披露為本」主要呈現在兩方面,分別是「利益」及「資訊」。從披露機制中可以看到,監管者的思維只眼於披露資料的一方,認為按規定披露了資料便完成責任,監管機構在過程中沒有任何責任。港交所(388)行政總裁李小加經常為此護航,認為投資者應當自行決定,當然筆者也很贊成,但香港的監管機構會否考慮學習內地,披露有水平的問詢函,讓大眾獲得更多資訊?

作者為香港青賢智匯成員,現職於上市公司投資及產品分析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李仕奇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