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吳桐山】不要敵意看待語言文字的演變

【吳桐山】不要敵意看待語言文字的演變
圖:資料圖

文:吳桐山

貴族學校哈羅香港國際學校計劃調整中文教學政策,改用簡體字教中文,引來一些香港本地家長不滿。哈羅的理由是充分的,要適應香港與內地融合的大勢所趨,畢竟學生將來要搵食,識簡體中文好一點。家長反對的理由也是充分的,畢竟這是重大改變,事前應該問問家長意見,香港家長希望子女傳承父母輩所使用的文字,亦很好理解。

哈羅已經說會在6月至8月諮詢家長,本人並非這件事的持份者,就留待學校和家長決定吧。但我想說的,是香港每次出現這些普粵之爭、繁簡之爭,就會被一些人政治化解讀,無限上綱。教育局2015年提出「普教中」,就被批評為「消滅粵語」。這種敵意,某種程度上令香港停滯不前。

嚴格來說,世界上每天都有語言消亡。我強調是「消亡」,「消亡」不同於「消滅」,並非有人刻意去「消滅」之,而是隨著經濟發展和社會融合,自自然然有些語言會少人用。當然,粵語在全球範圍仍有上億人使用,遠遠談不上「消亡」。一些人動輒將粵語講成行將滅亡,固然是誇大其詞;刻意將此說成是「消滅」,更是別有用心。

童年時代我生活在廣東農村,小時候的語言其實與今天的香港、廣州這些地方的語言有著不少區別,出到省城,人家一聽就知道你是鄉下仔。不過到現在,我已經不識講我的鄉下音。

早些年回鄉見到一些中學同學,他們話,現在比我們這代更年輕的一代,已經完全不認識當年的鄉下話,就講著跟廣州一樣的話,有人話都覺得幾可惜。但可惜又點呢?畢竟地區經濟在一體化,語言講到底是為了溝通、搵食,唔系為了講而講。

幾十年前大家活動範圍細,才會一處鄉村一處話,現在大家活動範圍咁大,自自然然就會講一種語言,講最強勢那種語言。但有點區別很明顯,沒有人覺得我們的鄉下話消失了是有人刻意「消滅」之。

經濟發展必然導致語言消亡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9年繪製了一個《全球瀕危語言分佈圖》,列出在全世界的6000多種語言中,大約2500種瀕臨滅絕,超過總數的三分之一。現時全球97%的人只是說著6000種當中4%的語言。語言學家預測,到了本世紀末,80%的語言都會消亡,也就是只剩下1200種。

什麼因素是最促使語言消失?英國《皇家學會生物學分會學報》的研究指,一個國家在經濟上越成功,它的語言就消失得越快。在世界上最發達的地區,例如北美洲、歐洲和澳大利亞,就是語言消失最嚴重的地區。

現時歐洲之所以只有著全球不到5%的語言,正正是因為那個地方經濟發展得早,大量語言一早消失了。劍橋大學的龍穀天野博士說,「當經濟發展,一種語言通常會主宰一個國家的政治和教育領域。人們被迫接受主導語言或冒著在經濟和政治方面被忽視的風險使用冷門語言。」

再次重申,粵語到今天依然是一種很強勢的語言,距離瀕危十萬八千里。我只是強調我們應該以正確的態度面對語言的改變:隨著經濟發展、地區融合,語言文字無時無刻都在演變,這不是誰在消滅誰,更不是誰的陰謀論,如果我們要以敵視的態度面對歷史的發展,我們只會得到被遺棄的結局。

保育一種語言,並不意味著要對抗主導語言,正如我們並不應為了保育粵語而拒絕英語和普通話一樣。一個人、一個家庭選擇用哪種語言文字學習,是個人自由,但無論如何選擇,都請不要帶著敵意看待其它語言文字,這種敵意才是對子女最大的蒙蔽。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江純力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陳勇】港鐵須多管齊下挽信心

破壞派即繞路而行,在高鐵草案「臨門一腳」的關鍵時刻,他們近日聯同「黃媒」大肆炒作高鐵試行、沙中線紅磡站工程等狀況,試圖削弱公眾對鐵路安全的信心。

2018-06-06 16:52

【來論】梁君彥剪布點解值得支持

立法會大會周三開始審議高鐵西九站「一地兩檢」條例草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宣佈只預留36小時審議整條草案,預計兩星期內可以完成審議。

2018-06-06 14:33

【林芷楓】失落心儀小學輸在起跑線上?

今年適逢龍年,適齡兒童較多,但整體滿意率仍然超過80%,情況不俗。然而,仍然有人失落心儀學位,有家長特意以高價租住九龍塘的樓房,卻仍沒有獲派心儀名校。有人心有不甘,清晨便到其他小學排隊叩門,希望可以獲...

2018-06-06 14:1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