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陳凱文】回歸前有何「天跌下來的民主」?

【陳凱文】回歸前有何「天跌下來的民主」?
圖:資料圖

文:陳凱文

前年的旺角騷亂案,本土民主連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被控兩項參與暴動罪,以及一項煽動暴動罪。陪審團經過三日商議過後,上周裁定梁天琦一項參與暴動罪,另一項參與暴動罪未達大比數裁決,煽動暴動罪則不成立。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蔡維邦求情時聲稱,梁天琦想改變香港民主路上大倒退,又形容自己那代人,享受從天掉下來的民主,面對九七前後的民主危機,則把爭取民主責任留給司徒華及李柱銘等前輩。

坦白說,這名大律師的言論,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否活在平行宇宙下的香港。

筆者大大話話在港活了幾十年,也曾在港英時代的香港居住,卻從沒享受過什麼「天跌下來的民主」。翻查歷史文獻,英國管治香港的155年裡,第一次出現「民選議席」是1888年的潔淨局(注:市政局的前身)選舉。可是,這場選舉並不是普選,只有在陪審員名單上和繳交差餉者有權投票,整個潔淨局只有兩名民選議員,其他都是官守議員。

直至1979年,這個負責地區文康及衛生的市政局,也只是給予少數人投票權。在當時的493萬人口裡,只有約44萬人符合選民資格,申請成為選民的人數,則只有三萬五千人。至於當時的立法局,一個「民選議席」都沒人,所有議員均是政府委任,更不要說當時的港督,肯定是由英國政府指派,並且必定由英國人擔任了。

香港首次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地區直選,是1982年的區議會選舉。然而,這個地區直選也不是「天跌下來」,也不是英國人突然良心發現,而是當時中英展開聯合談判,英國已明確知道要在1997年歸還香港,才着手推動政制改革。換句話說,一切不過是英國人「光榮撤退」的慣常手法,若是他們當日能夠成功爭取到「主權換治權」,所謂的「民主化」會否出現,還是未知之數。

到了1985年,立法局才有「民選議席」,24名議員分別由選舉團和功能組別選出。大家沒有看錯,泛民主派一直批評的功能組別選舉,其實是港英政府發明的。立法局首次引入地區直選議席,已是港英管治香港149年後的1991年,而且只有18席。當時立法局尚有17個議席由港督委任,三司則是當然官守議員。至於港督,則一直擔任立法局主席,直到末代港督彭定康提出的95政改,才有所改變。

說起彭定康的政改,大家只是記得中方批評他「三違反」,使到中英本來商量好的立法局議員「直通車」失效,大家卻似乎忽略了一個事實:彭定康提出的政改,民主成份其實不高。他雖取消了所有立法局的官守和委任議席,但他提出新增九個新的功能組別(「新九組」),功能組別選民的投票權力仍不等值。若「新九組」使到功能組別的選民增至270萬,是民主上的進步,回歸後引入5席「超級區議員」,也是民主上的進步了。

因此,香港在回歸之前,根本沒有蔡維邦口中的「天跌下來的民主」,立法局至英國撤退一刻,也不是普選產生,港督則一直英國政府指派,徹底的「英人治港」。另一方面,所謂的「香港民主路上大倒退」,也是讓人感到莫名奇妙。明明現時的立法會,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各佔一半議席,加上近300萬選民選出的5席「超級區議員」,民主成份比回歸前的任何時間也要高,究竟哪裡出現倒退?

至於特首,雖說不是普選產生,但是比起港督過去由英國指派,香港確實做到了《基本法》所規定的港人治港。更重要的是,若不是泛民為求爭取《基本法》沒賦予的所謂公民提名,因而否決了港府的政改方案,特首早已在2017年改由普選產生了。蔡維邦聲稱司徒華、李柱銘或一眾泛民在爭取民主,但是他們又實際上爭取過什麼?唯一的成果,不是他們跟中聯辦談判,最終引入5席「超級區議員」嘛?

政見不同,筆者可以理解,歷史事實卻不容捏造。為求表達一己政見,把港英時代的香港,說成享有什麼「天跌下來的民主」,回歸後的民主進步,硬要說成「大倒退」,便是篡改歷史也。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孫紹豪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陳凱文】解釋就是掩飾!許智峯應即時辭職

近日,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於立法會內,搶去了保安局女行政主任(EO)一部手機,逃入男廁達十分鐘,才把手機歸還給對方。許智峯在事後反咬一口,指他是因為不滿政府派人以「狗仔隊」方式監察議員行蹤,才會奪去...

2018-04-30 10:59

【陳凱文】戴耀廷播「獨」 中央可出手嘛?

日前,戴耀廷在台灣大談港獨,惹來了社會各界口誅筆伐。

2018-04-17 11:16

【陳凱文】戴耀廷是泛民的豬隊友

常言道,「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對手」,看着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便知道此言非虛。作為泛民主派的「文膽」和「大腦」,戴耀廷近年一直意圖指點江山,但是從客觀效果上來看,他的所作所為,更似是...

2018-04-06 09:0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