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不能在選舉誤服糖衣毒藥

【來論】不能在選舉誤服糖衣毒藥
司馬文早前涉及僭建。圖:資料圖

文:王偉傑

在國慶酒會撐起一把黃雨傘、在上屆立法會最後關頭棄選並呼籲支持者轉投對手、在3‧11補選將自己塑造成臨危授命代表泛民報名參加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界)的功能界別選舉,司馬文的所作所為無疑對建測界較年輕的選民有一定的吸引力。然而,只要將這些行徑跟司馬文過往在政界的舉動聯繫起來,便不難發覺司馬文的每一步都是經過精密的盤算和步署,務求在隨風擺柳的政治立場下為自己撈盡每一分本錢,「政治變色龍」這個稱號實在當之無愧。

每逢立法會選舉前夕,泛民陣營總是熱衷於炒熱一些政治議題,司馬文代表泛民出選建測界自然也不會例外。他不斷強調今次界別選舉是讓市民表達對民主自由的核心價值,務求牽動較易受政治甜言蜜語影響的建測界選民,並企圖淡化他完全不屬於建測界的身份。情況跟糖衣毒藥一樣,色彩繽紛的糖衣總會令人忍不住口,但嚥下的毒藥卻會慢慢在體內發揮藥力,毒害身體各個機能,然後一步步帶人踏上黃泉。

倘若建測界的專業選民真的被司馬文成功轉移視線,誤以為功能界別的議席跟地區直選的議席沒有甚麼差異,萬一被選上的司馬文便會施展其蠱惑人心的本領,在議事廳內繼續以政治掛帥,跟他泛民的盟友肆無忌憚對特區政府推出的各項民生政策作無休止式的拉布,真正涉及建測界權益的議案便會通通被摒棄議事廳外,建測界的發展前景更會被逐步蠶食,屆時選民才興起何必當初之歎亦為時已晚。以泛民在今個財政年度拖垮財委會運作為例,因多項政府工程被拉布所累而生計深受影響的建築工人早已怨聲載道,跟這批建造業工人唇亡齒寒的建測界選民又豈能坐視不理?

此外,讓司馬文參選建測界的功能界別選舉根本就開了一個極壞先例,令其他的功能界別在下次立法會換屆選舉中打開了極大的缺口!一個聲稱擔任城市研究者15年的人竟可代表建測界發聲,那未一個醉心另類療法的自學者又是否有資格在議事廳擔當醫學界的喉舌?一位在律師樓奮鬥了15年、身經百戰的師爺又可否晉身成為法律界功能界別的議員?

在香港現存29個功能界別中,固然有對選民資格較為寬鬆的一般界別,亦有以專業資格篩選選民的專業界別,這跟不同界別在社會上的專業地位有密切關係。倘若建測界選民真的輕易便讓沒有該界別專業資格的人代表自己所屬專業走入議會,結果只會是在矮化所屬的專業。冀望建測界的專業選民在波濤詭譎的政治氣氛下仍能保持清醒的頭腦,切勿在所屬的功能界別選舉中誤服糖衣毒藥,才能令香港建測界的優勢持續發展下去。

作者為群策匯思理事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陳正偉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陸俊豪】沉默的專業人士,竟轟此人是「業界之恥」

立法會補選舉行在即,參選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補選的司馬文,是新聞焦點之一,但內容並非其政綱及行業往績,而是一連串涉及僭建、說謊的醜聞!難怪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也怒批司馬文是「業界之恥」,...

2018-03-10 12:12

【王偉傑】做個負責任的專業界別選民

在今個周日的3‧11立法會補選當中,功能界別的選舉跟其他地區直選的最大區別是功能界別往往是由不同行業的代表組成。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界)更是橫跨多個專業,選民必須是註冊的建築師、園境師、測...

2018-03-09 10:06

【鄧飛專欄】司馬文的「魚唔過塘唔肥」

在這次三一一補選中,如此多的參選人,本來政治變幻莫測,但「變色龍」的頭銜卻始終落在一個黨派色彩難以明確的候選人身上,這就是參選建築及測量界的司馬文先生。

2018-03-05 17:0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