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來論】到庭撐煲呔何罪之有?

【來論】到庭撐煲呔何罪之有?
圖:資料圖

文:容雍

高等法院法官陳慶偉在訟費判詞中狠批曾蔭權走後門,為影響陪審團,安排公關找來多位名人到庭支持。輿論多對陳官判詞不以為然,只因他的說法於情於理於法均有不合。

要說有名人到法庭撐場會否影響陪審團觀感,這是無庸置疑的,其作用恰像求情信一樣。一個受到德高望重的名人支持的被告,與一個眾叛親離的被告相比,哪個更易獲得陪審團好感,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不過,本港司法體系似乎也不抗拒這種以人情影響判決的做法,不然,被告就不能訴諸求情信這個渠道了。

求情信正是要由熟悉被告的人為其呈請,證明其品格,以求減刑,這類信件若爭取到德高望眾的人士撰寫,自然會加分。但是,法官收到求情信時,又會不會棄之不顧以免影響判決?常言道,法律講求鐵面無私,公平公義,不容因個人好惡而左右判決,但同時法律又不外乎人情,求情信正是使法庭兼顧到人情,使公義與人情間的矛盾協調統一起來。

法庭設立座位供公眾旁聽,無可避免會構成人情的成分,使被告的親友可到場支持,旁聽者的身份地位亦無可避免間接影響陪審團的觀感,但這種影響亦在可以接受的範圍,恰如求情信。更何況,到底對被告來說箇中的影響是好是壞有時也很難說,以陳官為例,或許會感到反感,對被告更為不利。如果前來支持的恰是令陪審員討厭的名人,豈不又令被告失分?

再說,法庭對於有關問題也有提防,例如曾蔭權案中,就有陪審員因與被告支持者陶傑打招呼,表示是他的粉絲,而被取消陪審員資格。現在陳官的走後門之說,是否意味公眾席應予取消?還是說法官要引入新的法例監管?

至於陳官說曾蔭權安排公關找多位名人到場支持,實情到底如何,則有待查究。黃仁龍已發聲明,表示自己到場純粹出於個人意願,並非公關安排。

陳官的說法是否純憑揣測呢?如果如是,則恐過於武斷,與法官形象不合,難免引起人們懷疑他的判決是否公正、有沒有出現偏頗。再退一萬步來說,即使是公關安排名人到場支持曾蔭權,但如果當中不涉利益交易,又是否還有甚麼問題呢?

又如一些案件,有人組織示威者到法庭外示威,也不見得有甚麼問題,如果曾蔭權的公關安排名人到庭旁聽,手法相對已溫和得多了。當然,也並無證明顯示曾蔭權的公關確有這樣做。

人誰無過,也難免因過失而陷於困境,難得的是親朋不離不棄,在遭難的日子中給予堅定的支持,這正是人間有情、患難見真情,也被許多人視作人生中最值得珍視的東西。

黃仁龍表示到庭是希望給予被告及他太太鼓勵和精神上的支持,曾俊華表示很高興看到有人願為遭遇困難的朋友伸出援手,並相信這是普世價值。二人的行動和話語都說出人們的心聲,不管對曾蔭權的觀感如何,又豈會反對他們到庭支持曾蔭權?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吳志隆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