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鄧飛】支持依法DQ自決式港獨主張者,才是最有效的選戰策略!

【鄧飛】支持依法DQ自決式港獨主張者,才是最有效的選戰策略!
本次補選中,選舉主任依法取消了幾個主張自決式「港獨」的參選人。圖:法新社

文:鄧飛

為什麼要支持依法DQ(Disqualify取消資格)自決式「港獨」主張者,從合憲合法和政治倫理的角度,許多法律專家和時事評論員已經分析了許多,本文不再贅言。本文的重點是,旗幟鮮明、理直氣壯地支持依法DQ自決式「港獨」主張,同時也是最為有效的選戰策略!前者強調的是法律正當性和政治原則性,我這裡強調的是選舉功用性,兩廂不誤,相得益彰!

自從選舉主任依法取消幾個主張自決式「港獨」的參選人以來,建制陣營就傳出一些憂慮之聲------

-- DQ打亂了原先的選戰部署,有些選區本來反對派陣營是同時有傳統泛民和自決式「港獨」候選人。本來他們會相互分薄票源的,現在一個被DQ了,分薄票源不再存在了,變成反對派和建制派一對一的局面,這是建制陣營一直認為是不利的佈局;

-- DQ很可能會推高投票率,根據過往經驗,這對建制選情是不利的;

-- DQ很可能把補選的主打議題轉變為政治性議題,使得無論是在各種選舉論壇上,還是媒體輿論上,都會把這次補選的議題焦點主要集中在諸如「自決算不算『港獨』」、「選舉主任的決定是否具備充足法律依據」之類,從而使建制候選人所最擅長的經濟民生議題和政綱失去發揮的機會。

應該大致是這些憂慮了吧。筆者認為,即使這些憂慮真的客觀存在,最有效的應對方法,恰恰不是迴避討論DQ,恰恰應該是更加旗幟鮮明、理直氣壯地表示支持DQ!同時,在各種選舉論壇上,建制候選人完全無須迴避政治性的議題,完全沒有必要對DQ一事迴避辯論,反而更加應該爭取主動,利用這個DQ之下的社會政治氣氛,直接追問反對派(別管他們是屬於傳統泛民,還是偷偷「過骨」的潛在自決派):「到底你是不是支持『港獨』,到底你是不是支持自決式『港獨』,到底你承不承認香港特區是中國的一部份!」

為什麼要這樣呢?

第一,DQ之後,真正陷入進退失據、遮遮掩掩而難以明確表述政治立場的,絕對不是建制陣營,而是反對陣營!看看「香港眾志」的反應:馬上把網頁上的自決政治主張迅速刪改,但同時幾個受訪頭目的口吻並不一致,有的自我澄清不是自決,有的說不知道為什麼改了。粵語有云:唔對嘴、唔連戲!這個跡象說明了什麼?說明了自決「港獨」派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局面------

--如果在DQ之後,仍舊明火執仗支持自決式「港獨」,等於永久放棄任何參選的機會,那麼對於任何一個政團來說,都是不可承受的,因為這將意味著從此與選舉絕緣,從此該政團的所有成員不可能在選舉事業上有任何發展機會,從此該政團沒有任何議員薪津來支持供養參選人和該政團,沒有任何「金主」會願意捐資給一個沒有任何政策影響力的政團。簡單來說,從會員發展到財物籌措,都會陷入絕路。因此,「香港眾志」的忽然修改綱領行為,以及反對派參選人改口否認自己支持自決,從這個角度來看,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恰恰是因為這種忽然改口,一眾支持自決式港獨的粉絲選民(無人可以否認他們的客觀存在,這是需要直面面對的)又會因此而冷了心!那些堅決抗拒整個中國統一性觀念、堅持自決式港獨甚至就是支持港獨的人,就是盼望這些反對派參選人能夠說出自決理念之類宣言和政綱。如果反對派候選人因為上面說到的原因而變得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那又如何能滿足這些粉絲的政治偏好?那還如何能做到集中反對派票源,推高投票率之類。

DQ之後,反對派面對局面變成「提自決就找死,不提自決就等死」。

既然如此,那麼建制陣營候選人就更應該加大對反對派候選人的擠兌壓力,旗幟鮮明、理直氣壯地在所有對陣場合,追問反對派候選人到底是不是支持自決式「港獨」,讓他們在這個兩難局面中更加困難!讓他們在這個進退失據的局面中失去氣場、胡言亂語!讓他們無法有效整合傳統泛民支持者和自決港獨支持者的票!

第二,所謂「一對一」格局會對建制不利,以及「投票率越高,對建制越不利」這類迷思。先說前者,這個「一對一恐懼症」的來源,主要來自2007年9月11日港島區立法會補選的歷史經驗,雙方都幾乎出到了吃奶的力氣來做選舉動員,那次陳方安生以超過十七萬票壓倒性勝利,這個動員力度與勝敗結果,讓雙方都印象深刻,幾成定律式的心態。筆者只想問一句:今天在三個地區選區和一個功能組別的兩方候選人的對比,無論是名氣資歷,從政經歷、乃至彼此淵源等,有沒有當年陳太對陣葉太那麼尖銳?有沒有那麼多超過了是次選舉本身意義的歷史糾纏?一次事件所產生的總結,不一定就是一種鐵定規律!打破這種「一對一恐懼症」,請從這一次補選開始!

至於「投票率越高,對建制越不利」的迷思,既是一種缺乏自信的表現,也沒有對客觀情況作出客觀分析。以全港來說,建制和反對派(包括傳統和自決)的鐵票或者說鐵杆粉絲,比例大致相若(但不同選區不一定完全相若,有些選區反對派可能更多,有些則不然),大家都在催谷鐵票出來投票,同時爭取中間票支持。所謂「投票率越高,對建制越不利」,等於說:建制鐵票動員程度不如反對派動員程度,更兼中間票更容易流向反對派。

先說動員程度,這個沒有什麼好討論的了,加大力度以及向鐵粉們宣示這次補選的重要性吧。

再說中間票流失,這可能是建制陣營最大的心理憂慮------擔心DQ會引起中間票的普遍反感,從而進行「報復性投票」,就算明明不支持反對派候選人,但為了讓建制候選人敗選,寧可故意投給反對派。

有沒有這種可能?有,但不是不可克服------

首先,反對派在上述支持不支持自決式「港獨」方面,已經進退失據,要整合傳統泛民支持票和自決「港獨」支持票,是很不容易的。換言之,鐵票不容易鞏固,而建制陣營完全不存在這個問題,只要動員足夠,鐵票就是實打實。

其次,我還是那句話,建制候選人只須理直氣壯、旗幟鮮明地支持DQ自決「港獨」,理直氣壯、鮮明地反對任何形式的「港獨」,就已經是最有效的應對策略:

--切勿對DQ和反自決式「港獨」這類話題吞吞吐吐,反而顯得好像建制派於理有虧那樣,這會自損氣場與自信,變相向整個社會輿情和中間選民展現出一幅好像是建制做錯了一樣,三軍可奪氣,將軍可奪心,這是大忌!

--對於「報復性投票」,對於那些本來就傾向反對派或者並不介意自決式「港獨」的「中間偏右」票,就不要寄望太多的幻想了。反而要力爭那些厭惡爭拗、對經濟民生有所期望的政治冷感、關注經濟的真正意義的中間選民。再猛烈抨擊反對派自決式「港獨」立場之後,建制候選人的經濟民生議題長處,要儘量發揮出來,要把社會的關注焦點,重新從虛妄而內耗的政治爭拗,拉回發展經濟、蕙裕民生上。

讓香港「去政治爭拗、返經濟發展」,不僅是選戰策略,更是各個崗位的從政者共同努力的大方向!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李仕奇    責編:吳志隆

編輯:CK Li

編輯推薦

【鄧飛】回歸「The economy, stupid」?看特朗普首份國情咨文

「The economy, stupid,這是(拼)經濟,笨蛋!」這是一句源於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美國政治口號,講者是克林頓參選1992年美國總統時的政治策略師James Carville。

2018-02-01 12:28

【鄧飛專欄】二十三條立法的彩排

30日是三月立法會補選提名截止報名,除了一名「香港眾志」的成員被選舉主任DQ(取消參選資格)之外,所有報名的參選人都被選舉主任確認有資格參與三月的立法會補選。現在社會上有兩個議題引起關注。

2018-01-30 11:0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