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鄧飛專欄】這次動亂不會摧毀伊朗的神權體制,但下一次會

【鄧飛專欄】這次動亂不會摧毀伊朗的神權體制,但下一次會
圖:資料圖

文:鄧飛

近期的伊朗危機,分析來、分析去,關鍵只有一個問題:到底這場動亂會不會摧毀神權政治體制?不回答這個問題,所有分析都等於廢話。筆者的觀點就如標題:這次不足以摧毀,但下一次會。

這可不是一個取巧的答案,而是有所依據,先說為什麼這次不會摧毀神權體制。筆者粗略地估算了大約幾十篇刊登在中英文媒體關於伊朗危機的評論文章,既有來自傳統大牌媒體的,也有來自網媒在國際時事評論方面的大V或者說KOL(Key Opinion Leaders)的評論,認為神權體制會倒台的,與認為不會因此而倒台的,居然數量不相上下,幾乎一樣。

這種情況比較少見,多數議題的正反觀點都有一個明顯的傾斜,或者說中英文媒體不盡相同。比如,對於這次朝鮮危機,中文媒體比較傾向戰爭打不起來,英文媒體則比較傾向打得起來。但伊朗危機則中英文媒體沒有明顯差別,正反觀點彼此都是旗鼓相當。說明伊朗危機是非常難以判斷其發展趨勢的。

之所以筆者支持神權體制不會因此而倒台的觀點,說到底的理由只有一條------事件發展的微觀邏輯鏈並未顯示有體制倒台的徵兆。所謂微觀邏輯鏈,是一種分析方法,聽上去有點花哨而唬人,但運用起來道理很簡單而合乎常識。常見的分析方法,無非是遠因或者說深層次遠因,近因和導火線之類。

伊朗危機的遠因當然包括:神權體制本身的落後性所引起的外部世界的敵意和制裁,國內經濟民生的困頓(徘徊在高通脹和高失業之間),政治上和宗教生活上的撕裂分化等。近因導火索就是現任總統魯哈尼改革政策引起的爭議和衝突等。

這些因素都是被媒體報導得很多的因素了,雖然符合實情,但這些因素卻與「導致神權體制倒台」這個終極結果(end state)之間,卻缺乏了最關鍵的一步------以什麼樣的方式終結神權體制?例如包括:

-示威訴求的針對性:示威人群以要求神權體制主事人下台、修改憲法以撤銷神權體制為不可讓步的訴求,而不是僅僅滿足於要求利益分配之類的小修小補;

-示威規模的壓倒性:支持這種訴求的示威人群佔壓倒性多數;

-示威行動的持續性:支持這種訴求的示威人群能夠持續示威下去,即使不一定訴諸暴力和武裝革命;

-示威力量的打擊力:示威活動所產生的政治力量有沒有使得神權體制變得鬆動起來,例如:神權體制的武裝力量,也就是革命衛隊拒絕鎮壓,甚至出現倒戈現象?神權體制的官員有沒有公開變節?最高領導人有沒有出現失蹤、或者外逃?

【鄧飛專欄】這次動亂不會摧毀伊朗的神權體制,但下一次會
圖:資料圖

根據所有媒體報導,上述各項,可以說一個都沒有發生!不錯,是有零星的示威聲音表示要宗教領袖「去死」,但不具備普遍性;不錯,示威的規模如果從城市蔓延範圍來說,比2009年那一次大,但總人數卻少很多!不錯,到今天示威活動也沒有平息下來,但也看不到任何有烏克蘭橙色革命、泰國紅衫黃衫軍等那種長期停留街頭的舉動;不錯,開頭伊朗軍警沒有採取行動,但最近幾天已經抓捕了上千人,伊朗最高宗教領袖會議法基赫的八十八名伊斯蘭法學家,一個都沒有外逃、失蹤或者變節,哈梅內伊更高調發出抨擊美國西方干預的演說。

所以,無論這次動亂被表述得怎麼高大上,宏觀分析再怎麼頭頭是道,從遠因、近因,與“神權體制倒台”這個終極結果之間,還是缺乏了直接的邏輯關聯和事物發展最關聯的步驟,簡單說,就是香港英語俗語講的「Jump step」(跳了步驟,源自數學運算,從題目到答案,中間跳了一些關鍵的解題計算步驟)了。

好了,回過頭來看另一個預測:為什麼說下一次動亂可能就真的會推翻神權體制呢?兩條理由,一是理論上的推敲,二是現實中的熱點。

所謂理論上的推敲,是根據著名的「托克維爾悖論」,根據托克維爾在其傳世名著<<舊制度與大革命>>中所言:

對於一個壞政府來說,最危險的時刻通常就是它開始改革的時刻……革命的發生並非總因為人們的處境越來越壞,最經常的情況是,一向毫無怨言、仿佛若無其事地忍受著最難以忍受的法律的人們,一旦法律的壓力減輕,他們就將它猛力拋棄。被革命摧毀的政權幾乎總是比它前面的那個政權要好些……被消除的流弊似乎更容易使人覺察到尚未被消除的那些流弊,於是人們情緒更加激烈。”

簡單講,就是嚴酷之下,不會革命,但改革鬆動了,反而既喚醒了革命意識(憎恨舊體制的意識)和提供了從事革命的空間。

然後再結合現實的熱點:伊朗總統魯哈尼正在進行結構性的經濟政策改革,既有對龐大的伊朗國有經濟進行一定程度的市場化、私有化改革,更有觸及由神權體制及其革命衛隊直接掌控的金融體系的改革,他的改革方案將在三月提交議會審議。

【鄧飛專欄】這次動亂不會摧毀伊朗的神權體制,但下一次會
圖:資料圖

這裡的關鍵,並不在於改革本身必然帶來的利益再分配的矛盾,以及在美國西方仍舊沒有鬆動的制裁下,每年減少五百億石油美元收入和忍受平均24%進口產品價格上升的輸入性通脹(美國前國務卿William Burns在2012年的報告),更重要的是神權體制因為改革而開始對控制變得鬆動起來了!

把理論和現實兩廂結合,很有可能下一次動亂爆發之時,就是神權體制走向倒台之日!別忘了,神權體制從來就不是什葉派回教徒的宗教傳統和伊朗政治的制度傳統去年12月28日最早的事物爆發地馬什哈德Mašhad,本身就是號稱伊斯蘭教的第二聖城。自九世紀以來,什葉派就是底層波斯民眾反抗上層阿拉伯統治者的宗教意識形態工具。這次示威發端於此,焉知不是當地宗教領袖所默許甚至鼓勵的呢?

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陳正偉 責編:吳志隆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鄧飛專欄】對於伊朗亂局 這幾點值得思考

跨年之際,伊朗忽然傳出爆發大規模示威的新聞,而且幾天之內迅速蔓延中西部大小城市,新聞熱點程度甚至超過了戰爭邊緣的朝鮮問題。

2018-01-03 19:38

【鄧飛專欄】朝韓靠攏未解朝美危局

元旦前後,朝鮮領袖金正恩忽然宣佈「完成核武建設大業」,並向韓國釋出善意,包括恢復南北方熱線電話,派出運動員參加韓國承辦的冬季奧運會等。無須熟習國際政治的人,都能看出金正恩意欲何為——當然是希望通過...

2018-01-04 18:04

【鄧飛專欄】中國歷史科將助學生理性認識國情

中國歷史科,今年又再成為教育和社會焦點議題。

2017-12-30 10:2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