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夏仁諺】家國天下,締結協議從小實踐

【夏仁諺】家國天下,締結協議從小實踐
圖:資料圖

文:夏仁諺

2018年1月6日,歷史寫下了新的一頁,世界上第一條由十歲孩子草擬的條約生效了!

這條條約,名為「新屋條約」,規定了某家中一格舒服床位的使用原則──逢星期一至五由妹妹使用,逢星期六由姊姊使用,條約還備有細項,說明了各人對「白綠色枕頭」的使用權限,以及其他家中其他床位的使用細則。雖然條約沒有複雜的法律名詞,但圖案式表述以1、2、3、4、5、6和日配以文字表達一周七天某個家庭資源的使用權,也足夠清晰沒有含糊。或者如此說更為合適──條約上之符文運用體現了簡潔、經濟、實用和易懂原則,比專業界別條文更富人性。

該條約是家中有效法定條約,條約下方有齊家中四名成員的簽署──黎、爸、茶、櫻,代表四個個體出於自身的自由意志,共同擁護同一契約,既體現了個人自由,也體現了家國歸屬的集體意志。

個人自由雖然可貴,但成員們深明個體無法單獨生存,世上沒有人是孤島,大家也體會過不和之苦和哀,因此各人決定通過以契約彼此約束,各自放棄若干自由,借此表達彼此歸屬一家的共同意願,構築出一個全新的生活共同體。這條約實踐了自由,也實踐了約束。也許,自由與約束,本來就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表面看來是二律背反,實踐起來卻是對立統一。不明白的人,會認為這是神之惡作劇,明白的人對此甘之如飴。因此,評價這份條約為一個奇妙的契約,並不為過。再者,這契約立於「基督為我家之主」之名下(家中有此掛畫),因此也可算是一份有幾分神聖的契約。

這是哪家的事宜?這不重要啦!重要是,這個小故事讓人知道,小孩子也有能力與人締結契約,小孩子也能借助契約之力,憑自己的努力共同化解生活上的矛盾。

其實,以上講的,只是小故事後半部分較光輝的結果而已,前半部分還是挺黑暗的。

如果後半部故事,可以史稱「新屋條約」,前半部分就是「睡床之爭」,事件中有人「擅自」「進入」爭議領土,當另一人回到爭議領土,發現自己無法「進入」,爭議就開始了,其間的過程並不是太過光彩,雖然沒有流血,卻也流了不少眼淚。從世界歷史的維度來看,「睡床之爭」規模雖小,卻與歷史中許多「XX主權之爭」幾乎完全同構。

整個事件歷時約120分鐘,在其間約80分鐘之間,多方處於僵持狀態。至於素來負責主持公道的大人,正處於疲憊亟需睡眠的狀態,暫時無力執法。可是,孩子的爭持妨礙了大人貴重的睡眠,故此大人雖然無力執法,最終還是因為無法安睡而捲入了事件中心,令事件規模擴大。

任何僵持都無法永遠持續,必有限度,總會有人忍受不了,然後做出令人嚇一跳的突破性行動。

率先突破的是大人。大人生氣地離開自己的領地,把爭持中的小朋友們殺個措手不及。

大人離開,令局勢急轉直下。爭議領土立即失去原有的土地價值,「寶地」不再有寶,爭持不再具有意義。而且,大人離開,意味着小朋友失去了更寶貴的東西──大人的溫柔。

爭持雙方停止爭持。一人大哭,衝向價值最低的床位,另一人爬上更無價值的床位──雜物格。大家都很不開心……

至此為止,觀察者一直沒有作聲,只是默默地觀察着。但現在,他決定來到大哭那一位孩子身邊,如此說了:「彼此不願相讓,結果是大家都無法享有……」

「我不是退讓了才來到這邊嗎?…哇嗚…」幸好在嗚咽中,孩子還能說話。

「獨斷地讓出位置是不夠的,你還應該替所有人想好,安排一個所有人都接受的做法,然後請各人同意和實行,啊…也許這對你太難,能做到這種事的人,叫做『領袖』,世界上有領袖之才的人並不多……」觀察者曰。

其他人爭議着。大哭孩子忍不住衝往大廳,找來一張只有單頁面可用的環保紙,在上面開始畫着東西……再過十五分鐘,這張廢紙就要變成重要的「新屋條約」了!

隨後十來分鐘,家中四人進一步來回商議,快速地修訂了條約中一些細節。觀察者幫上一把,把條約遞給各人。很快,條約上填上了四個簽名,成為了有名的「新屋條約」。半小時後,事件已然平定,無人再在意兩小時前大家做了甚麼。當晚,「寶地」也按照條約上的條文,今晚讓某個小成員優先佔用……

翌日,大人和觀察者憶述事件:「很奇怪啊,小朋友不哭之後,晚上不停跟我講心事,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夏仁諺修文藝學,論文寫的卻是婦女史,半隻腳已然踩進了史學研究的門檻。現在再寫一篇家庭史,趣味盎然。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學研社研究院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陳正偉 責編:吳志隆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