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陳凱文】香港法院無權挑戰人大決定

【陳凱文】香港法院無權挑戰人大決定
圖:資料圖

文:陳凱文

上年12月27日,人大常委會審批了國務院所提交的《高鐵西九龍站設立口岸實施「一地兩檢」的合作安排》(下稱《合作安排》),招來了在野泛民及部份法律界人士的非議。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接受訪問時質疑,人大常委對一地兩檢的決定並無憲制授權,又引述1999年的吳嘉玲案,時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在判詞中表明,「特區的法院有權檢視人大或者人大常委會的一些行為,是否與《基本法》相符」那麼,石永泰的言論又是否正確呢?

首先,《憲法》第31條的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這是全國人大可以設立香港特區,以及制定《基本法》的法理基礎。為此,全國人大在1990年分別通過《關於〈香港特區基本法〉的決定》和《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

由此可見,《憲法》大於《基本法》,同時是《基本法》的母法。石永泰的說法,顯然無視《憲法》也是香港憲制秩序的一部分。

其次,根據上面提及的《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區域圖由國務院另行公布」,即是全國人大已將香港特區行政區域和法域的劃定權,下放給國務院。因此,國務院絕對有權設置西九高鐵內地口岸區,並把口岸區劃出香港特區行政區域或法域之外。可是,由於內地口岸區涉及內地邊檢部門的設置,國務院於是根據《憲法》第89(2)條的規定,將《合作安排》的議案提交人大常委審批。由此可見,人大常委的决定,是有其憲制授權的。

至於石永泰一再強調的《基本法》第18(2)條,是指全國性法律若不列於〈附件三〉內,便不會在香港特區的行政區域或法域內實施。然而,在國務院呈交的《合作安排》中,內地口岸區已被劃出香港特區行政區域或法域之外,因而被視作處於內地,《基本法》第18(2)條亦自然並不適用。

退一步來說,即使人大常委的决定不符《基本法》,特區法院亦無權檢視或審查。根據《憲法》第57條,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它的常設機關是全國人大常委,而根據《基本法》第80條,香港特區各級法院是香港特區的司法機關,行使香港特區的審判權。從本質上而言,香港各級法院只是中國的地方法院,而全國人大常委則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常設委員會,哪有一個地方法院有權審查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之理?

另一方面,根據《憲法》第62 (11)條,只有全國人大才有權改變或者撤銷全國人大常務委不適當的決定。換句話說,只有全國人大才有權審視人大常委的决定是否符合《基本法》。即使石永泰拋出李國能在吳嘉玲案判詞內的言論,也只能說明他當日判錯案,因為《基本法》本身也無任何條文,授權特區的法院可以審視人大常委决定的合法性和合憲性。

誠然,終審法院的判詞雖然也算是香港特區的案例法,但是它的法律地位並不高於《基本法》,更不高於《憲法》,可見李國能當日的判詞,本身並無憲制基礎。石永泰應該明白,根據《基本法》第8條、第11條和第160條,香港的本地法律不能跟《基本法》抵觸,終審法院的判詞也不能例外。總之,全國人大常委決定的合法性和合憲性,只能由全國人大審核,香港各級法院只是中國的地方法院,不能越權。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陳正偉 責編:李仕奇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鄒平學】「一地兩檢」的權力來源和法律基礎需要全面審視

全國人大常委會日前通過了批准香港西九龍站「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的決定,香港大律師公會隨即發表聲明,措辭強硬,不僅強烈質疑有關決定的法律基礎,甚至指責此舉是「回歸後在香港特區落實執行基本法的最大倒退」...

2018-01-03 16:56

【夏仁諺】一地兩檢「搵嚟講」

屈穎妍評論《九個人的示威》,說出了我的心聲──「我沒寫過一地兩檢,因為一直覺得這是個「搵嚟講」的偽議題。你問人喜歡拖着行李過一次關還是過兩次關?」

2018-01-03 13:24

【譚倫】批評基本法違憲的大律師 其實都缺少憲法歷練

就人大常委會通過落實「一地两檢」的决定後,香港大律師公會連夜發表聲明,用詞嚴厲,差不多可說是「聲討」人大常委,稱其决定是「完全漠視及閹割基本法,嚴重冲擊一國两制及法治精神,是回歸後實施基本法的最大...

2017-12-30 15:1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