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智經】復耕還是科創?香港鄉郊社區的新想像

【智經】復耕還是科創?香港鄉郊社區的新想像
圖:資料圖

文:智經研究中心

位於沙頭角邊陲的荔枝窩村,透過民間發起的復耕計劃注入生氣,重現早年農耕面貌後,位於西貢的滘西村及新界東北的鴨洲,亦有村民希望透過活化項目,復育鄉村。今年施政報告提及多項保育及發展鄉郊的措施,包括成立「鄉郊保育辦公室」以統籌保育鄉郊計劃、預留10億元進行保育及活化工程,以及逐步把計劃推展至其他偏遠鄉郊地區。隨着以上政策相繼出台,相信未來會有更多鄉郊發展計劃。

不過,未來的鄉郊發展計劃卻未必能跟隨荔枝窩模式。一直推動永續荔枝窩計劃的林超英亦承認,荔枝窩模式相對昂貴,難以應用在其他村落。事實上,除了有充足資金外,荔枝窩村的成功亦建基於不少特殊條件,例如,村民雖已離村,但數十年來一直花錢維修,令客家建築群得以完整保存;他們又長年繳付電力最低收費,令村內持續有電力供應。香港目前共有600多條鄉村,情況不盡相同,令荔枝窩村的活化過程,不見得能直接複製到其他鄉郊地方。

復耕非唯一途徑科技創新添可能

當提到「發展鄉郊」時,我們的第一印象可能是進行不同的復耕計劃,然而正因香港各處鄉村情況不一,重建鄉村就可能不只限於選擇復耕一途。不少外國的鄉郊政策,過往的確以農業為主,不過,隨着時代轉變,各國開始生出另一套鄉郊發展模式,為復耕以外帶來其他可能。

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歸納出成員國現在的鄉郊政策,指其大方向為識別和善用鄉郊地區的發展潛力,實際方法則從集中改善農業,逐漸變成為鄉村制定不同發展方案,並由政府資助為主,演變為用投資推動發展。

此外,全球化下,經濟增長較從前更加倚重知識,經濟型態開始以擁有、分配、生產和使用「知識」為重心,是為知識型經濟。這種新經濟型態,帶來了不少新的社會現象。與此同時,科技發展促使了居家企業、網路企業、遠端辦公室與電子通勤族的出現。這些現象都為鄉郊發展帶來新的可能。OECD提出,由於鄉郊地區能為居民提供舒適的高質生活,假如這些地區與市中心緊密連繫,相對就更有可能吸引如藝術家、設計師或軟件工程師等創意階層進駐,從而令該地區的鄉郊經濟更多元。

【智經】復耕還是科創?香港鄉郊社區的新想像

從農莊到知識型企業雲集的商業中心

以英國為例,當地數據顯示,居家企業在鄉郊地區較在城鎮更為普遍,它們的存在同時為社區帶來漣漪效應,令如雜貨店等行業亦能存活,成為鄉郊經濟的新動力,令鄉郊更生氣勃勃。

在一條位處國家公園及保育地區的村落裏,便有一個18世紀建成的農莊,被改造成商業中心Hathersage Hall Business Centre,讓知識型經濟的企業進駐。除了引入建築、設計、金融及市場營銷等行業的公司以外,更建成新辦公室作為初創公司的孵化器之用。

農莊主人表示,在英國,有太多建築物因為時代變遷而失去原來功能,要轉變為度假住宿的地方,而這些用途往往只能創造出低薪職位。為了令鄉村有更多業務發展,同時保留特色建築物,他將農莊改建成商業中心。他提到,商業中心為鄉郊社區引入不同行業,同時為社區創造高收入工作,加上租金帶來的持續穩定收入,都能惠及當區經濟。

有合適養份就能種出另一種花

當然,鄉郊社區要吸引到上文提及的創意產業工作者,亦必須有一定基建配套。英國Rural Coalition一份報告就提及,可持續鄉郊發展的其中一樣必備基建,是高速寬頻。高速寬頻除了是維持及擴展當區經濟的先決條件外,亦是滿足社交用途、提供教育及社區服務的重要元素。在這個沒有網絡等同與世隔絕的時代,香港施政報告中關於擴展光纖網絡至位於偏遠地區的鄉村,相信將會為日後保育和活化鄉郊提供良好的基礎。

不同鄉郊地區情況各異,擁有相異的發展方向亦是可以預計的事。引入知識型企業到鄉郊的做法,或許不符合我們印象中的活化,但至少開拓了我們對鄉郊地區潛力的想像,值得深思及討論。

公私營合作居民有份

除了發展方向,發展的合作模式亦有多種選擇。香港的永續荔枝窩計劃是一個跨界別項目,在得到商界支持,加上學界、民間組織及政府的參與,才能令計劃成功。公私營合作的模式,可以不限於具規模的組織,更可以包括當地居民。

荔枝窩村的活化計劃亦包括村民有份組成的社企。今年城規會有條件通過,將荔枝窩村內12間村屋改作度假屋用途的申請,提供客家文化體驗課程。計劃初期由香港鄉郊基金統籌,長遠目標會交由村民與獨立人士組成的社企「暖窩」接手。儘管近日的反對聲音可能為計劃帶來變數,然而這種由村民接手的經營方法,仍不失為一個可行方案。

居民在參與活化鄉郊方面,可以擔當很多不同角色,亦可以提供其他不同服務。在日本島根縣的吉田村,地方政府為了振興吉田村經濟,跟當地私營公司和居民注資成立了公司,聘請了數十位員工,提供農業、農產品加工業、運輸業、旅遊業等服務之餘,亦主力外銷當地農產品。

除了以振興地區經濟為目標的私營公司,日本的偏遠鄉郊地區亦出現了社區農業企業(Community Farming Enterprises),以建立可持續的農村社區為目標,既是自負盈虧的牟利公司,同時亦是社區的社會服務提供者。社區農業企業主要是協助因人口高齡化而勞動力不足的農業社區進行耕作,同時服務當地長者。

同樣是日本島根縣,只有100戶、290位居民的出雲市東村,因為人口高齡化,當地進行耕作的59戶中,只有2戶能全職務農。有見及此,東村村民委員會經商討及審議,在2003年成立了社區農業企業Green Work,以租借和委託形式,協助管理村內九成農田。Green Work透過整合農田和運用農業機械,大大提升了農場的經營效率,並將大米、蔬菜及羊毛製品外銷,成功發展成農業企業。

Green Work藉着聘請全職員工,為東村帶來新人口,振興社區,亦為當區長者處理生活上的差事,例如協助他們購買生活用品,從而保持獨立生活。與此同時,Green Work又與居民及鄰舍組織舉辦不同的社區活動,凝聚社區。

長遠而言,鄉郊持續發展更需自給自足,上述提到,以出租地方供企業使用、發展農業企業提高農作物收成、以至成立公司協助外銷自家製農產品等,都是可供參考的開源之法。要發展鄉郊,絕不能只靠一方之力。有心人及村民的合作、專業人士的協助,以及多元化的資金來源,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

本文獲智經研究中心授權刊發,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陳正偉 責編:郭韻婷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智經】協作機械人能拯救人類的工作機會?

早前《自然》雜誌刊登文章,指人工智能系統AlphaGo Zero不用憑藉任何人類數據和指引,純由強化學習(reinforcement learning)自我訓練,就能在圍棋對奕中以100比0的絕對優勢撃敗前代系統AlphaGo。這戰果不但令圍棋...

2017-11-30 10:38

【智經】發展精英體育 香港可以點做?

香港運動員近年成績彪炳,早前在第五屆亞洲室內暨武術運動會便奪得平港隊歷屆紀錄的35面獎牌,較上屆的17面超出逾倍。除了屢獲佳績的「牛下車神」李慧詩、桌球好手傅家俊外,吳家鋒、歐鎧淳及楊文蔚等人也有優異...

2017-11-23 11:10

【智經】馬路上的半杯水──太少車位還是太多車?

在香港繁華鬧市中,泊滿的停車場外大排長龍,又或私家車不斷徘徊找尋泊車位,都屬常見情況。

2017-11-16 11:30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