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鄧飛專欄】朝鮮核試與開放的猜想

【鄧飛專欄】朝鮮核試與開放的猜想
圖:資料圖

文:鄧飛

儘管不無疑點,但2017年仍然是朝鮮「先軍政策」震憾全球的一年。從9月3日據報導說成功試驗了一枚氫彈,到剛剛過去的11月29日成功發射了一枚彈道導彈,無論從殺傷力(核聚變的氫彈遠比核裂變的原子彈威力巨大),到遠程投射能力(據11月30日紐約時報評論員Max Fisher的說法,朝鮮的彈道導彈已經具備了打擊美國東海岸的能力),朝鮮已經成為一個難以逆轉的核武國家了。接下來的問題是,作為其鄰國的中國,又何以與之相處呢?

一個比較流行的觀點是,中國應該主動承諾向朝鮮提供核保護傘,從而換取朝鮮領導人放棄發展核武和彈道導彈。請思考得再精確一些!到底朝鮮領導人是需要核保護傘,還是需要個人安全的保護傘?

朝鮮領導人之所以需要核武和投射核武的能力,恐怕不是真的擔心美國會對朝鮮採取核打擊!從來都不是!他更多的是擔心美國對朝鮮採取非核武打擊,更準確地說,是擔心美國通過對朝鮮進行常規戰爭、特種戰爭等非核武戰爭手段,從而推翻朝鮮政權,一如以下先例:

——常規戰爭,一如伊拉克戰爭;

——特種戰爭,例如斬首行動;

——如果朝鮮進行改革開放,則採取顏色/花朵革命;

以上三種行動的組合,正是利比亞卡達菲所遭遇的,伊拉克的薩達姆則遭遇了頭兩種,兩人都是身死家滅政權倒。

這些都不是核打擊,但卻直接威脅其統治與身家性命。如果遭遇上了,中國所提供的核保護傘,會保護他嗎?中國在「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承諾下,會為了保住朝鮮政權和金氏的生命而對美國的非核打擊行動進行核打擊嗎?

【鄧飛專欄】朝鮮核試與開放的猜想
圖:資料圖

因此,所謂中國提供核保護傘,既不能搔著朝鮮領導人的癢處,也無助於保障中國的國家利益。

面對朝鮮成為核武國家這個難以逆轉的既定事實,中國的核心利益當然是必須保障周邊的和平環境,這既是保國安民應有之義,更是實現民族偉大復興,促進國家發展再上一個台階所需要具備的睦鄰環境之必要條件。

具體而言,有以下目標:

——阻止朝鮮半島爆發戰爭,從而防止戰爭變成殃及中國的危機,以及防止爆發核擴散生態危機和百萬難民北逃的人道危機;

——如果戰爭真的不幸爆發,除了盡力減低上述三項危機所帶來的實質損害之外,更要考慮戰後安排必須有利於中國,而不至於從旁出現一個不友好的新國家。

對於防止戰爭帶來三大危機這個目標來說,現在很多的評論意見都寄託在中、美、俄,再加上朝、日、韓的六方博弈上。說得通俗些,就是中國通過對其餘五方玩平衡術,從而減低戰爭爆發的機會。

然而,說句難聽些,這種俾斯麥式的平衡術更多只是滿足評論家們那種模仿歷史偉人行為所帶來的思考快感,不見得真的有效——

第一,平衡術能減低戰爭風險,但不能從概率上徹底消除風險,何況從過去金正恩上台以來進行了四次核試驗和十幾次彈道導彈發射試驗來看,戰爭的風險是在一直升高,而非降低。

第二,一直盛傳,如果中國切斷對朝鮮的油料供應,那麼朝鮮只剩下兩個選擇,要麼徹底崩盤,沒有油料燃料的軍隊,等同廢了武功,入侵行動變得容易多了;要麼對中國發動報復性打擊。這個傳聞某程度上從11月29日聯合國安理會緊急會議中,美國代表的怒吼發言中得到證實。該代表宣稱:“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三早上通電話,告知對方中國必須切斷對北韓的石油供應,此舉將是全球壓制國際賤民關鍵成果的一部分。”

那既然油料對於朝鮮是致命的,中國該不該「安撫」朝鮮而遂其所願?這與其說取決於決策者的意志和尊嚴,毋寧說是取決於反彈道導彈系統的技術成熟程度和戰鬥力形成與否。

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決策者,應該把國家安全和人民生命財產利益放置在保險係數極大化的基礎上來思考決策,而不是寄望於諸如什麼「勢力均衡」之類華而不實的走鋼絲似的外交平衡術。

雖然從理性決策的角度而言,朝鮮領導人沒理由反過來向中國發射導彈。一來中朝相爭,漁人得利;二來如果朝鮮崩盤,中國幾乎是唯一一個金三可以逃亡避難的國家。

【鄧飛專欄】朝鮮核試與開放的猜想
圖:資料圖

但是,歷史告訴我們,決策者並不總是依據理性原則來思考問題,或者更精確地說,決策者頂多是自以為在理性思考和決策。因此,恰如孫子所言:「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孫子。九變篇)也就是說,不要指望敵人不來進攻,而是倚仗自己有所準備,而敵人不可攻破!

那什麼是中國的「有以待、不可攻」的物質力量呢?2010年和2013年。中國兩次成功進行了陸基中段反彈道導彈試驗。10月9日,中國航天科技工業集團第二研究院發表了一篇表揚「張奕群研究室」的文章,文章透露出軍方可能已掌握反制彈道導彈的中段與末段技術,形成與美國薩德(THAAD,終端高空防禦導彈)相似的反彈道導彈技術體系。這個才是中國能夠得以有效處理朝鮮半島核問題和戰爭風險的真正實力後盾!

【鄧飛專欄】朝鮮核試與開放的猜想
圖:資料圖

當然,中國的反彈道導彈系統無論從預警和指揮控制等層面來看,尚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根據中國處理邊疆和鄰國戰爭問題的傳統智慧,從來都是「剿撫並用」。那麼套用到今天的朝鮮戰爭危機上,在針對東北亞的反彈道導彈系統形成全面覆蓋的戰鬥力之前,不妨以「撫」為主。萬一美國方面真的自行切斷朝鮮油料供應,甚至真的大打出手(這不是中國可以單方面通過外交平衡術加以制止的),那麼朝鮮自然也就沒有必要也沒有精力再反過來對華動武,那麼中國就要做好防止核污染生態危機和難民人道危機的準備工作了。以今天中國物流管理調度能力,處理這兩種危機雖然難度大,但不是做不到的。

最後,促使各方理智接受朝鮮已經成為核武國家這個事實,從而在這個基礎上誘導朝鮮發展經濟,開放國門,才是正途。一來有了自己掌控的核武,先軍政策相對於經濟發展的優先性已經放緩,朝鮮領導人總得要充實自己的國力。二來開放國門以發展經濟,中國挾其龐大的資金、技術和地緣便利,朝鮮固然難以拒絕中國。更重要的是,這才有機會自張成澤覆滅之後重新進入該國,重建掌控未來發展所必要的情報資訊和人際網絡!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陳正偉  責編:李仕奇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鄧飛專欄】港青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交流機會

最近幾天,有幸參與重慶市海外聯誼會舉辦的活動,認識了好多穿梭於內地和香港、澳門三地的朋友,聽他們分享這種穿梭工作和生活的經驗,頗有體會。

2017-11-23 15:53

【鄧飛專欄】怎麼看對國歌法本地立法的這五大爭論

11月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政務司長張建宗表示,港府會盡快展開本地立法程序,訂立本地的《國歌法》條例。因為內地和香港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法律制度,所以把本身屬於大陸...

2017-11-07 10:05

【鄧飛專欄】促進發展與人心回歸要高度結合

十月份是一個精彩的月份,既是世界矚目的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召開,又是香港特首推出第一份施政報告。前者,中央領導人著重提出了要牢牢掌握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深化內地與港澳的...

2017-10-24 17:45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