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智經】協作機械人能拯救人類的工作機會?

【智經】協作機械人能拯救人類的工作機會?

文:智經研究中心

早前《自然》雜誌刊登文章,指人工智能系統AlphaGo Zero不用憑藉任何人類數據和指引,純由強化學習(reinforcement learning)自我訓練,就能在圍棋對奕中以100比0的絕對優勢撃敗前代系統AlphaGo。這戰果不但令圍棋高手柯潔慨嘆「人類太多餘」,也使人想到機器搶奪大量工作職位的浪潮,是否再次來臨。

但另一方面,近年潛力漸受重視的協作機械人(Cobot),卻標榜能輔助人類更有效率及安全地完成工作[3],不僅不會取代人類,更與人類相輔相成。兩類機器,兩種結局。機器與人類究竟是一場零和遊戲,還是合演一台好戲﹖

誕生初期不被看好近年潛力顯現

早在2000年,Cobot已被《華爾街日報》列為新詞,意指能夠幫助工人的機械人。惟其能力當時不被看好,直至2008年,仍有業界人士覺得它們只能用來妝點門面。的而且確,協作機械人不論在工作範圍、負荷、速度和準確度,均較傳統工業機械人有明顯限制,如聲稱為全球最強壯的協作機械人CR-35iA,所能負載的重量亦僅為35公斤,遠比不上負重動輒以數百公斤的傳統工業機械臂。

及至2015年,每年售出24萬台的製造業機械人當中,協作機械人仍僅佔5%,是機械人世界的「少數族裔」。不過Barclays Equity Research估計,由於協作機械人的成本,在2025年之前將持續按年下跌3至5%,故其市場佔有率將不斷提升,預計2025年的銷售額,將較2015年增加100倍。

成本太高,固然有礙協作機械人普及,但最重要的,還是它們能否協助人類提升生產力。雖然協作機械人的能力被部分人質疑,但據《彭博》報道,2000年時廠房仍沒有設置任何機械人的德國製造公司SEW-Eurodrive Inc.,在17年後的今天,即使其員工總數僅較當年增長6%,但零件生產規模卻已提升逾五倍,原因是公司為每名工人都配備上一具機械人,與之合作生產。

對立統一:自動化也有變化

單講提升生產規模,尚未足以彰顯協作機械人的存在價值,畢竟傳統工業機械人也有同樣功能。協作機械人的潛力受重視,是它們既能讓工序自動化,同時兼顧產品特色,修補了傳統工業機械人的缺陷。

以汽車製造為例,雖然大件組裝的過程可以自動化,但部分工序仍需要人手介入。現時全球產量最大的BMW Spartanburg工廠,每天出產1,400輛多功能運動型汽車,雖然車身焊接、鑽孔和塗漆等工序,可交由工業機械人獨立處理,但為了讓每一輛汽車都獨一無二,仍需要工人去添加音訊系統或進行內裝,並注意汽車的外觀、觸感、氣味甚至聲音。不過,人手介入並不排除機器輔助。有研究指出,隨着製造業界將更多組件外判製造,輔助工人的機械產品亦應運而生,這就是協作機械人的前身「智能輔助裝置」(Intelligent Assist Devices)。

各種輔助工人的機械產品面世,讓工業製造在大規模生產與貼近不同顧客獨特需要變得可望而可即。以德國工業機械人製造巨擘Kuka為例,其製作的iiwa機械人,就旨在協助人們完成人體難以達成的任務,並能不斷重複。當人機合一,緩和「個人化」產品和「大量生產」的矛盾,便有望完成傳統工業機械人的「不可能任務」。

【智經】協作機械人能拯救人類的工作機會?

用途不限於製造業

協作機械人的潛力,並不限於工業製造。Kuka便將算盤打到廣大消費市場,例如設計能夠輔助長者起居的個人助理機械人。在內地,亦有機械人生產商研究將塑膠應用在協作機械人生產中,期望讓它變得更輕、更靈活,應用在更多領域。

另外,傳統物流企業的運作方式,涉及大量的人手搬運工作,令從業員容易勞損,難以吸引新人入行。在這行業,協作機械人也被部分人視為救星,問題是如何將成本控制在中小企能夠負擔的範圍內。現時工業貿易署中小企業發展支援基金,有為提升香港中小企業整體或個別行業競爭力提供資助,資助項目包括額外人手、額外機器設備和其他直接費用,每項獲批項目最高可獲基金資助500萬元或該項目獲批經費的90%,或值得各界加以利用。

全球勞工短缺機械人不能全數取代

至於一般打工仔,更關心自然是個人飯碗。無疑,雖然協作機械人強調與人協作,不奪走人類的工作機會,但如果人機合作模式能有效提升生產規模,勞動市場是否真的不會受影響﹖去年起使用協作機械人的美國公司AMA Plastics便指出,一具24小時運作的協作機械人,成本只是真人的三分之一。若其提供的數據屬實,的確很難不令打工仔擔心。

但不能忽略的是,即使協作機械人會接手部分工作,但同一時間,它們也會創造新的人力需求。去年McKinsey發表報告,預計未來有六成職業中的工作內容,有三成會被自動化[23],但人機協作之下,人類的工作可能只是轉換了另一種形式。

以餐飲業為例,現時一些自動化流程,例如點餐機、讓顧客預先點餐的手機應用程式,雖看似會徹底地取代店員,但美國擁有2,000家專賣店的Panera Bread公司,卻指在訂餐流程數碼化之後,因為訂單數量、規模增加,以及要滿足個別客人要求,反而需要更多負責生產和控制品質的勞動力,公司員工成本佔銷售額比例,亦由自動化改革前的29.7%,增加至改革後的32.5%。

另據美國智庫Progressive Policy Institute計算,在2014年3月至2017年3月的四年間,電子商貿行業增加了27萬個職位,而同一時間,看似最受電子商貿衝擊的一般零售業,也增加了5.3萬個職位。再宏觀一點,有報道指,過去數年全球製造業皆沒有足夠的技術工人,預計到2025年仍有數百萬個職位空缺。當人力需求龐大,機械人究竟是取代人類還是為人類補位,答案並非一面倒的悲觀。

本文獲智經研究中心授權刊發,本文為作者觀點, 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陳正偉 責編:郭韻婷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