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gin Hotmob JS SDK Tag -->

橙新聞

【鄧飛】統獨矛盾掩蓋下的階層矛盾

香港版的獨統矛盾。圖:橙新聞

文:鄧飛

當前特首選舉日趨白熱化,參選人陸續提出自己的政綱或者參選理念。可以這麼說,所有的政綱或者施政理念,歸納起來就是兩大項:管治和發展。所謂管治,當前來說,最為要緊的當然是打擊港獨、自決這一類的極端政治,雖然香港與台灣問題區別非常大,但這裡姑且借用一個台灣政治用語:統獨矛盾。

所謂發展,不僅僅指發展經濟民生事業,更包括在發展的過程中,既要推動經濟向創意科技經濟的高層次的轉型,又要能夠促進社會分配更加公正,舒緩貧富懸殊,有利青年向上流動。

前一陣子港獨分子頻繁鬧出非常激進和極端的言行,以至於幾乎整個社會的關注焦點都集中在如何打擊港獨激進行為上了。同時,打擊港獨分離傾向,維護國家統一,這是任何一個當特首的人所不能迴避的大是大非政治責任,因此從中央到本地建制陣營,對未來特首提出打擊港獨、維護統一的政治要求,這是應有之大義,誰都迴避不得而必須認真對待。遲遲未見的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不可動搖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議」,自然成為媒體和各方政團、利益團體的持續關注焦點。

在這樣的媒體聚焦之下,管治問題中的統獨矛盾很有可能掩蓋了發展問題中的階層矛盾,使得各方政團和市民大眾有可能輕視了解決發展問題、舒緩階層矛盾的難度,或者說對於未來特區政府在解決發展問題和舒緩階層矛盾產生不是現實條件所能允許的期望。如果這個對發展的期望一下子達不到,失望的情緒就會反過來變成惡化管治問題的負能量。

讀者可能覺得我說得有點玄,好,這就舉幾個例子,說明發展問題中的階層矛盾是多麼的不易調和。先說強積金對衝問題,一方面是勞工階層無論左中右的工會團體,都強烈要求取消僱員強積金對衝,但另一方面工商團體幾乎全然不作讓步,堅持認為對衝機制是有其合理性。甚至認為,當初工商界已經在最低工資問題上讓了一次步了,在男性侍產假立法上又再讓了一步(儘管反對派工會並不收貨),現在同時面臨著標準工時和強積金對衝這兩個議題,怎麼都不可能再退讓。

曾俊華提出的公屋計劃被地產界喝倒彩。圖:橙新聞

勞工階層和工商界之間的階級矛盾,就這麼具體地擺在眼前,怎麼解決?就算真的靠所謂政府種子基金來支付,這也就變相成為納稅人先墊付基金本金,納稅人答應否?或者說,自命代表中產階級納稅人的立法會議員容易答應投下支持票否?更別說這筆基金在實際營運時,到底是否有足夠的收益來支付對衝,到底回報率是強積金式(管理費大於收益)?還是金管局式(2015年外匯基金回報率是負0.6%)?

再舉一例,曾俊華政綱提出要六成市民能夠住上公屋,被不少人尤其地產代理界人士喝倒彩,視之為「倒退」。好,那麼當初董建華特首提出八萬五建屋計劃以促進更多市民成為業主之時,為什麼大家又反對呢?住公屋,是倒退;做業主,又反對!怎麼辦?公屋政策與地產界(包括發展商、代理界和相關行業)之間的矛盾,有樓階層和無樓階層之間的矛盾(前者不想樓價跌,後者相反),如何協調?有兩層以上私人單位或者工商寫字樓鋪位出租的“食利階層”與租客階層利益又該如何調節?

不同範疇的利益矛盾我可以繼續舉例,可能有讀者認為:這是你杞人憂天,這些問題自然有各種經濟學家、專家和專業人士來計算解答。這正是問題所在!

第一,即使有各方專家提供解決方案,正常來說,應該是施政者在上任之前,已經做好政策研究的準備功課,然後在得到上任機會之後,馬上予以變成可落實的政策方案,而不是像香港自殖民地時代以來經久少變的管治模式:上任之後再和研究諮詢,然後才落實。

第二,在研究諮詢的過程中,攪局的又何止反對派議員和激進社運分子,在階層矛盾之下,同屬非反對派的團體和人士,面對大利大益之時的對撼用力,將不下於面對大是大非之時。

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本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鄧飛】推測與監測 ------ 對反對派在特選動向的研判(下)

【鄧飛】推測與監測 ------ 對反對派在特選動向的研判(下)

閒話休提,書接上一回,上回提到,推測和監測反對派在特選方面的動向要看兩條,第一條是密切留意反對派對如何使用326席選委提名和投票權的協商機制和幕後力量,這種「密切留意」是應該有條理、有系統地進行監測,...

2017-01-20 17:20
【鄧飛】推測與監測 ------ 對反對派在特選動向的研判(上)

【鄧飛】推測與監測 ------ 對反對派在特選動向的研判(上)

題目有點煞有介事,但自從反對派在十二月選舉委員會選舉取得326席以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反對派陣營將如何使用這326席選委的提名和投票上。筆者純粹秉持好奇心思,根據媒體公開報導的資料,姑妄言之。

2017-01-09 09:21
【鄧飛】為什麼要教香港本地歷史(下)——教什麼和怎麼教

【鄧飛】為什麼要教香港本地歷史(下)——教什麼和怎麼教

上一回談到,為什麼要在特區中國歷史教育中加入香港史內容。這一回接著談,那到底教什麼,以及應該怎麼教。

2017-01-04 16:46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