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當前的位置:港人自講 正文

陳弘毅:由「市民作主」還是由「泛民作主」?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陳弘毅:由「市民作主」還是由「泛民作主」?
圖片來源:法新社

【三之三,系列文章連載完畢】

我最近提出的特首普選方案的兩個要素,一個是提名委員會產生候選人的「兩階段」程序和「名單投票」制,另一個是市民普選時採用的建基於「由市民守尾門」原則的「白票機制」。本文介紹的是以上第二個要素。

如何處理或計算「白票」應成為香港特首普選制度設計的關鍵環節,這個構想來自「十八學者」的政改方案、我的同事楊艾文教授、新加坡的Shubhankar Dam教授和其他主張「由市民守尾門」的論者。在構思以下方案時,我也參考了一些其他國家和中國選舉法對於白票或NOTA (「None of the above」)票的處理方法。以下提出的方案的好處可綜合為三點:(1)讓市民守尾門;(2)給市民(除政制「原地踏步」以外的)多一個選擇;(3)由市民而不是由「泛民」決定政改是否「袋住先」,即是「由市民作主而非由泛民作主」。以下我先談具體方案(以下簡稱「尾門」方案),然後再談它背後的理據。

提名委員會產生兩名或三名特首候選人後,候選人進行競選活動,最後便是有資格參加普選的市民投票的階段。我的建議是,參照一些有白票或NOTA票制度的國家或地區的做法,在提供給選民的選票中,除印有各候選人的名字外,還加上一個選項,便是「我不投票給以上任何一位候選人」(None of the above)(以下簡稱NOTA票,也可稱為白票)。如果選舉的結果是,投NOTA票的選民的人數佔所有投票(包括投NOTA票和投給候選人的票)的選民的過半數,則選舉無效,需要稍後安排重選(即重頭來過,包括提委會進行推薦、提名等等活動)。

制度設計也須包括一些規則,去決定如果選舉有效(即過半數票是投給候選人的票而非NOTA票),如何決定誰是當選人——如是否採用湯家驊議員建議的「排序複選」制、趙心樹教授建議的「記分制」、「多訊制」或「博達制」(Borda count)、一些其他人士建議的「兩輪投票」制、以至「簡單多數」制等——但在此情況(即選舉有效的情況),在決定誰當選時,只計算投給候選人的票而不計算NOTA票。

如果選舉無效(因為過半數投票的選民投了NOTA票),由於再安排一次普選(包括提名)需要不少時間,可考慮在《基本法》附件一的修訂案中規定設立臨時特首制度(正如在1997年有臨時立法會的制度),臨時特首按照現有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的辦法,由原來提名特首的提委會選舉產生。至於臨時特首的任期(可考慮設定為兩年或三年),也應在有關修訂案中予以規定。如果在政改第二輪諮詢的過程中,香港社會人士對以上「臨時特首」的建議有所保留,則可考慮採用另一方案,就是如果普選無效(因為過半數投票的選民投了NOTA票),則由提名委員會按照現有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的辦法,選舉一位有五年正常任期的特首,下次普選在五年後才再舉行。這方案可總括為「如果普選無效,則原有政制『原地踏步』」。

陳弘毅:由「市民作主」還是由「泛民作主」?

以下讓我陳述這個方案背後的理據及其好處。首先是「讓市民守尾門」。人大「八三一」決定乃基於由「愛國愛港」人士主導的提委會「守前門」的考慮,從而避免在選民選出一個被認為與中央對抗的候選人時(即「中門」失守時),因中央拒絕任命該人為特首(即由中央「守尾門」)而出現李飛先生所云的「憲制危機」。但是,不少市民擔心,在「八三一」決定的框架下,提委會提名的候選人都只是中央屬意而非市民願意支持的人,因此選民便不會有「真正的選擇」。在上述「尾門方案」下,由全體選民通過投票來表示多數人是否滿意由提委會提名候選人的制度和提委會提出的候選人名單,這個方案會促使提委會盡力提名一些有機會爭取到較多選民支持的人為候選人;提名委員會的工作做得越好(即它能順應民意去進行其提名活動),投NOTA票的人便會越少,反之,投NOTA票的人便會越多。因此,選民便可通過NOTA票對提委會的工作行使監督權,從而促使提委會向市民負責。

第二,根據外國的一些理論,在選舉中通過投NOTA票去「說不」——去表達對於所有被提名的候選人的不滿或對於整個提名或選舉制度的不滿,是選民的民主投票權的一部分,應該在選舉制度設計中予以尊重。在香港的情況,NOTA票的功能更為重要,因為在「泛民」堅持要否決這次政改的情況下,通過上述「市民守尾門」方案很明顯是比「泛民」否決政改而導致政制「原地踏步」一個更好的選項。這個方案給香港選民除「原地踏步」外多一個選擇,就是先看看提名委員會的表現如何,如果提委會最後提名出不錯的候選人,那麼過半數的香港選民便很可能願意就提委會提名的候選人進行投票,從中選出特首,也即是所謂「袋住先」——即按照「八三一」決定實行香港的第一次特首普選,而非「原地踏步」。

第三,上述「尾門」方案也可解決香港當前面臨的一個難題:在支持和反對「袋住先」的民意旗鼓相當的情況下,我們的政制是否應原地踏步還是應通過政改方案。換句話說,如果有一部分市民願意「袋住先」、並希望在「八三一」決定的框架內行使其普選權,另一部分市民則堅決反對,兩者的矛盾如何解決,後者是否有權剝奪前者的普選權。雖然「泛民」在立法會有足夠的票去否決政改方案,但是我認為如果他們真正相信民主原理的話,他們應該考慮在立法會投票通過上述「尾門」方案(如果政府願意提出的話),從而給市民(除「原地踏步」以外的)多一個選擇。因為根據這個方案,最終是由選民通過投票來表示,大多數(過半數)投票的選民是否接受「袋住先」。這樣,才是真正民主地由「市民作主」而非由「泛民」「代市民作主」。

系列文章:尋求政改的一線希望(三之一)名單投票制較容易順利產生候選人(三之二)

文|陳弘毅
此文系作者為橙新聞獨家供稿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